.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第九关

第一百六十六第章 冒充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宋越让钱芊雪安心待在这里。

    他则再次返回那座小镇附近,耐心蛰伏起来。

    数日后。

    通过仔细观察,宋越发现这座小镇依然很安静。

    看来为了保命的白桐没有撒谎,这里的防御力量的确是很弱。

    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那座法阵了。

    只要解决掉那座法阵,自己应该可以把人成功救出去。

    但他并未轻举妄动,又等了十几天。

    小镇这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宋越丢出一个纳米级高清摄像机,对着这里。

    一脸严肃的对着镜头说道:“我叫张三,今天要干一件大事!”

    “我的兄弟小陈,陈珏,是三松古教外门弟子,为三松古教兢兢业业努力付出,到头却换来一盆脏水泼在身上,被三松古教外门长老白明山迫害,关押在白家镇上的地牢当中。”

    “为了营救他,我特意录下这段视频为证,如果有一天我死了,那就是死在三松古教的人手上!请我的朋友将这段画面散播出去,让人看清楚三松古教的真实面目。”

    “我抓了白明山的孙子,胁迫他带我来到此处,并从他口中逼问出一个天大秘密!”

    “这秘密让我有些恐惧,想不到三松古教不仅擅长内斗,还喜欢用这种方式来威逼他人加入……或许是加入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一人做事一人当,如今为了营救我兄弟,不得已冒充他人……这个人名叫宋越,据白明山的孙子白桐说,宋越还参加过洛城酒会。”

    “三松古教这边怀疑人家是s级武道天才,在陷害陈珏的同时,将给陈珏工作的宋越父亲一起绑架了!所以根据我的推测,他们应该是想逼迫一个s级的天才加入。”

    “这很无耻!”

    “当然,我的行为也谈不上高尚。”

    “但我为了救出我兄弟,只能出此下策。”

    “之前我曾去过一次那个地牢,结果没能成功。”

    “这次我要冒充宋越,麻痹对方,届时找机会救人!”

    “如果我成功了,等到彻底安全之后,这段视频也将会被放出来,还人家宋越一个清白。”

    “我虽然也不算什么好人,但很讲义气!”

    “不会像三松古教那样,未达目的不择手段。”

    “为了证明我的这段话,我会让白明山的孙子白桐待会也出镜。”

    “为了表达我对宋越的歉意,我会将他父亲一起救出来,送回到人间,当然之后会不会被三松古教这种无耻的大势力继续追杀,那就不是我能干预的事情了。”

    “只能祝他们好运吧!”

    “最后再对那个叫宋越的年轻朋友说一句,对不起了,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救出我的兄弟。”

    说完这些,宋越再次把白桐拎出来。

    白桐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因为他看见了那座小镇!

    这已经不是近在咫尺,而是回到了家门口!

    什么叫有家难回?

    这就是!

    他一脸麻木的看着宋越:“前辈,您到底想做什么?”

    “我要救小陈!”

    宋越一脸坚决。

    白桐裂开了。

    感动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从前他不信这世上有肝胆相照的兄弟情,如今他彻底信了。

    心说陈珏那个普普通通的家伙何德何能?

    竟能交到这样一个朋友,太他么令人羡慕了!

    “那宋越长什么样子?”

    宋越看着白桐,一脸认真问道。

    白桐嘴角抽搐着,开启了随身的高科技装置,投影出一张非常清晰的照片。

    照片上的年轻人极为英俊,连宋越自己见了,都忍不住暗赞一声:这小子真帅!

    他也是这么说的:“这么帅气的年轻人,我第一次见!”

    白桐嘴角抽了抽,有点不服气,不过这种时候他也不敢争辩什么,一脸诚恳的道:“这是我认识的宋越,至于是不是我爷爷他们要找的那个……我不敢保证。”

    白桐为了活下去,也算是彻底豁出去了。

    宋越点点头,道:“那就是他了。”

    说完,他开始拿出一些化妆盒,各式各样的易容工具。

    就当着白桐的面,开始化妆、易容。

    白桐目光呆滞的看着他,问道:“前辈,您要装成宋越的模样?”

    “对,你爷爷不是要找他吗?那陷阱不也是给他设下的吗?我不扮作他的模样,怎么能骗过你爷爷,救出小陈?”

    宋越一边化妆,一边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对一名强大的修行者来说,控制面部肌肉和身体胖瘦高矮,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于是宋越就在镜头之下,一镜到底,完成了前面那段自白以及后面边跟白桐沟通边化妆的全过程。

    到最后,宋越成功易容成自己的样子。

    虽然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瑕疵,但即便是白桐,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前辈的化妆易容本事相当不错。

    很像了!

    “你爷爷从来没见过宋越,对吧?”

    最后,宋越还一脸认真的问白桐。

    白桐生无可恋的摇头,他并不清楚纳米级高清摄像机的存在,忍不住吐槽道:“您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宋越一脸认真:“只要骗过你爷爷就够了,我就一定有机会救出小陈!”

    白桐想不出这位死心眼又肝胆相照的中年大叔要怎么救人。

    只能苦笑着道:“祝你好运。”

    宋越点点头:“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说完,再次将白桐封印,丢回通天碑空间内。

    对着摄像机镜头说道:“我会成功的!”

    随后,关闭摄像机。

    然后宋越认真制作了一个视频,联系到依然留在洛城尚未返回修行界的颜玉真。

    求她帮忙,让这些视频散播出去。

    颜玉真在看过这些视频之后,差点笑死,同时也忍不住有些担心,问宋越要不要帮忙。

    在宋越明确表示自己就可以之后,颜玉真当即答应下来,让宋越放心,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洛城的各种渠道,也是很硬的!

    做完这一切,宋越终于再次踏入小镇。

    一脸平静,轻车熟路的来到那个院子,里面连人都没换,那是那两位。

    只是这次没有一个看片一个打瞌睡,两人都很警觉,见宋越进来,顿时怒喝着冲上来。

    但眨眼间就被宋越再次制住,依旧没杀,因为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那个仗义的中年人!

    封印之后,丢在一旁。

    下到地牢之后,同样停在地牢门口,站在那里半晌没动。

    只是这一次,空气中那道神念也没有传来。

    陈珏和宋青峰一些人被封印在那里,依然是遍体鳞伤,看得宋越心中一阵难过。

    他对着空气,淡淡说道:“身为三松古教的前辈,这样戏耍一名年轻晚辈有意思吗?”

    “晚辈何德何能,要劳动前辈如此大费周章……有什么事儿,您派人打个招呼,晚辈自会登门拜访,堂堂古教,竟然用绑架威胁这种手段,不嫌下作吗?”

    “哈哈哈!”

    那道神念顿时冒出来,情绪很丰富,笑着说道:“有点意思,跟你师父完全不一样。”

    “你师父当年若有你这种觉悟,也不会吃那么大亏了。”

    宋越道:“我师父是我师父,我是我,难道你们三松古教还搞株连九族这一套?”

    “当然不会!”

    空气中的神念波动很平静,道:“外界对三松古教有颇多误解,实际真实的三松古教远非你们想的那样。”

    宋越挑了挑眉梢:“哦?愿闻其详。”

    “你可以试着换位思考一下,倘若我们真像传言中那样,与魔族勾结,打压年轻天骄,行事不择手段,当年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师父?那样岂不是干脆利落?”

    宋越心说你们害怕舆论爆炸!

    嘴上道:“那你们现在这是要做什么?打压同门,以同门为饵,引我前来,又在地牢设下一座法阵,这手段……似乎不怎么光彩,有失你们大教风范吧?”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半晌,那道神念再次传来,道:“陈珏贪腐,你父亲也受到了牵连,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很难说他们谁是无辜的。”

    “正好有大人物要见你,想跟你聊聊。”

    “身为陆圣夫的弟子,正常的邀请,你肯定不会来,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宋越笑道:“这就是你们三松古教的风格吧?抓住我,然后用我来威胁我师父。”

    “不,这是个误会,”空气中那道神念很平和,“你师父的确很厉害,堪称千年来最顶尖的天之骄子,但对整个三松古教来说,他根本算不上什么,对付他,还不需要用这种手段。”

    “这个小陷阱,是我自作主张设下的,目的也不过是想考验一下你的成色。”

    “若你直接被擒住,呵呵,那就说明你没传说中那么优秀,而我,依然会直接带你去见那位大人。”

    “如今你没有中招,说明你足够优秀!”

    “所以我现在光明正大站出来,给你讲清楚原因,然后邀请你去见那位大人。”

    “你这么聪明,应该可以猜想出来,你的优秀程度,将会决定你日后的高度!年轻人,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宋越面无表情,心说我可曲妮马蒂吧!

    到现在还搁着忽悠爷?

    个老阴比!

    那道神念继续说道:“最后很坦诚的讲一句,想要见你那位大人,真的只是想要见你,和你师父没关系。”

    “你大可以放心,见完之后,自会放你离去。”

    宋越心中呵呵冷笑,三松古教什么德性,之前通天碑聊天群里那场骂战已经让人看得很清楚了,不需要再去了解。

    这就是一座整体风格偏向负面的古教。

    不能说里面完全没好人,这种结论有些过于武断,但整体来说,三松古教的高层里,好人肯定不多。

    否则师父又怎么会有当年那场遭遇?

    另外,且不说之前洛城战场上跟魔族做交易的到底是不是他们,就说眼下,把他父亲抓起来关在地牢里,又设下阴人的法阵,等着他自投罗网……这种手段,咋看都不像是好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鬼鬼祟祟,阴险狡诈!

    宋越说道:“要我去见人,可以。”

    “把这里的法阵撤掉,放了我父亲和陈珏这些人,我可以跟你走。”

    “你先跟着我去见那位大人,回头你回来的时候,我会让你带着你父亲离开,至于陈珏,他是三松古教的罪人,必须要接受惩罚。”

    宋越顿时有些激动,大声道:“陈珏你得放,我父亲你也必须放,让他们在这受折磨,我却跑去见个不认识的人,您觉得这合适吗?”

    “合适不合适,也只能这样,在你见完那位大人之前,我不可能撤去这里的法阵。”

    “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否则也不会和你费这么多口舌。”

    空气中这道神念波动依旧很平和,似乎真的没有任何恶意。

    宋越心中冷笑,没恶意?是没办法有恶意吧!

    真要那么厉害,为何不干脆现身把他给镇压?

    这一次他在跟对方交流过程中,始终在与玉虚通天碑里的青铜神树进行沟通。

    同时运行天尊精神法,一点点悄然试探着。

    对方只是神念锁定在这里,因为重伤,很难动用太强的法力。

    他的这种小动作,白明山果然没有察觉到。

    宋越不知道青铜神树能否破掉这座法阵。

    尽量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是师父从小就教他的。

    除非是山穷水尽,没有了退路,否则任何时候,都应该做好充足的准备。

    与神树大爷的沟通,就是宋越的准备。

    经过他不懈的沟通与解析,青铜神树终于给出相对清晰的反馈——可以破阵!

    那还犹豫什么?

    宋越当场祭出神树,先杀对方这道神念!

    青铜神树悬在宋越头顶,有神光绽放出来。

    轰!

    一股宏大气息散发。

    树上那只神鸟发出啾啾叫声。

    空气中原本平和的神念传来一声凄厉惨叫。

    刹那间就被杀死!

    接着有大量神秘气息顺着青铜神树喷薄而出,宛若一轮红日,绽放出瑞彩千条!

    将地牢空气中漂浮着的规则能量搅得一团糟。

    肉眼看不见的规则能量在交织,在崩塌,在迅速的瓦解。

    这座法阵来不及被激活,就被青铜神树释放出的法则能量彻底干掉。

    所有能量源,被从源头掐断。

    这座手法极为高明的法阵,尚未出生,就死去了。

    宋越脸色有些苍白,虽然不是全力催动,精神力依旧在瞬间被抽走大半。

    此时的地牢里,彻底安静下来。

    宋越大步冲进去,将父亲和陈珏等人直接救起,送进玉虚通天碑。

    随后凌空跃起,开启身上来自天越星最顶级的高科技反重力装置,眨眼间便飞上高天。

    钻进一架飞碟当中。

    一声咆哮,从下方安静的小镇传来。

    恐怖的能量波动从小镇冲天而起,化成一把上百米长的利剑,将虚空都给切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追上来,斩向这架飞碟。

    眼看着刚刚飞起的飞碟就要被这道能量凝结的利剑给斩中,宋越从里面一跃而出,催动剑经,挥起长剑,一剑横扫下去。

    空气中传来一声剧烈爆炸。

    两股能量狠狠撞击在一起,产生的爆炸威力,让那片天空都变得扭曲起来。

    随后飞碟出现在宋越脚下,驮着他再次高速远遁。

    那座小镇一栋宅子里,一名面容苍老,瘫在床上的枯瘦老者怒目圆睁,一口鲜血喷出来,咆哮道:“气死我了!”

    接着便大声咳嗽起来,整个人面容枯槁,气色衰败到极致。

    白明山本以为这次肯定万无一失。

    这么多天的耐心等待,终于将那宋越成功引来。

    结果对方居然跟先前那神秘中年修士一样,也成功避开地牢里的法阵,没有上当。

    那座法阵可是教内阵法大家亲手布置的,居然接二连三被人识破……

    这年轻人远比那神秘中年修士凶悍,简直胆大包天,不有分说便悍然出手,不知用的什么强大法器,绞杀了他的那道神念,成功破掉那座法阵后,将人救走逃之夭夭。

    这对白明山来说,是无法容忍的重大失误。

    可他寿元将至,又在前段时间受了严重道伤,根本无力追击。

    原本这次是他能够活命的大好机会,只要能够完成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白家不但可以接过浴火星火精矿石的开采、管辖权,他还可以得到一株脱壳大药和一些炼制好的顶级丹药!

    即便不能成功活出第二世,延续几十上百年的寿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样他就有很多时间,可以从容布置,让白家在他化道之后,依旧保证繁荣。

    可这一切,被这年轻人无情给毁掉。

    这小畜生……太贼了!

    做事情干脆果断,手段……也足够多!

    竟然有能力破去那座他费劲心力才布下的法阵。

    气得他差点原地爆炸。

    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为了不引起对方警觉,他之前就已经遣散小镇那些中坚力量。

    让整座小镇变得非常普通,像个普通的居民区。

    按照之前掌握的资料,就算那些人在,十有八九也拦不住这年轻人,只能徒增伤亡。

    三松古教是高手如云,可白家真正的强者却并不多。

    白明山也不想让这件事再经过第三方之手。

    想要功劳,就必须得冒一些险。

    结果如今只能眼看着宋越带人逃之夭夭,不仅如此,他的亲孙子白桐还在对方手中!

    这他么,简直就是赔了孙子又折兵。

    回头还不知要怎么面对想见宋越那位大人。

    白明山气得七窍生烟,立即联系人,去追击宋越。

    不过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有点回过神来,心说不对呀!

    自己的孙子,不是应该在那中年人手上吗?

    那这个宋越……这个宋越……是真的吗?

    白明山当即被这个猜测给吓到。

    他是快要老死了,但脑子却并没有糊涂。

    很快便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尤其他刚刚全力一击,对方……用的是剑!

    而根据他掌握的资料,那宋越……用的是刀!

    再一回想刚刚在地牢里面双方的对话,感觉哪哪都是破绽。

    可惜自己竟然没能察觉到。

    尤其当他说陈珏得治罪的时候,对方突然变得有些激动……

    还有对方绞杀他神念以及破阵的手段……仔细想想,怎么可能是一个武道修行者所能拥有的?

    “啊!”

    “该死!”

    白明山气得仰天咆哮。

    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竖子敢尔!”

    “欺人太甚!”

    活了这么多年的老神仙,竟然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果然是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不行!

    决不能说救人的不是宋越!

    因为一旦这么说,就等于他这边的布局出了巨大漏洞,上面不仅不会原谅他,连带着整个家族都要跟着遭殃。

    所以,救走陈珏那些人的,必须是宋越!

    也只能是他!

    至少这样,他还可以打一打同情牌。

    不是他不努力,是那小子太厉害了,堪比古教圣子!

    对,就这样!

    白明山吞服大把丹药,让自己冷静下来,待气息平顺之后,开始拿出九关世界特殊的通讯器,跟人联系起来。

    这个时候宋越早已经和钱芊雪汇合,驾驶飞碟破空而去。

    临走之前,将白桐直接丢在城外那片荒野上,能不能尽快被人发现,就看他运气了。

    在境界提升上来之后,钱芊雪驾驶飞碟的能力也跟着提上来,此时此刻,飞碟以极高的速度,宛若一道流光,在浩瀚的九关世界飞行。

    很快两人便来到刻有阵纹印记的地方,在这里,宋越给颜玉真发了条消息过去。

    然后进入通天碑,直接回到人间。

    星舰里,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宋越看着一脸求知欲的钱芊雪,笑了笑:“回头慢慢跟你讲。”

    随后迅速将父亲宋青峰和陈珏这群人放出来,钱芊雪上前帮着解开他们身上的封印。

    还好,封印这些人的手段并不算高明,钱芊雪可以解开。

    当宋青峰清醒过来,看见儿子的瞬间,这位相貌英俊长相也很年轻的曾经九关世家子弟,眼圈有些红,心中更是百感交集。

    和陈珏被抓的那一刻起,他就感觉自己完了。

    别人不清楚三松古教是什么地方,出身九关世界的他却是再清楚不过。

    里面尽是一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

    对方既然将陈珏他们这群人给控制住,就几乎没有翻盘机会。

    只是那时候宋青峰还完全没有把这件事往儿子和夫子身上去想。

    夫子的事情都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了。

    宋越又只是一个普通的人间年轻人,谁会去关注?

    结果被抓到这间地牢,他是最后一个被封印的,当时出手封印他的人跟他说了一席话,直接让他有些傻眼。

    这才知道,陈珏竟是被他给连累的。

    这群人抓他们主要目的居然是因为宋越!

    之所以会跟他说这些,是希望他能乖乖听话好好配合,回头宋越来到这里之后,能劝说一下,让宋越弃暗投明……

    真是见鬼了!

    我老儿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影响力了?

    连三松古教都想招纳他?

    世人都望子成龙,宋青峰也不例外,希望自己的三个孩子都能很优秀。

    但和其他那些出身九关大族的人不同,他更希望自己几个孩子能在人间平安健康的活着。

    什么修行界,什么九关世界,去那种鬼地方做什么?

    可惜命运无常,三个孩子当中,两个大的还好,都没怎么往修行这条路去奔,最小的宋越,从小也完全没能展现出任何修行天赋。

    当年宋越在杭城被修行学院拒绝的时候,宋青峰表面很沉重,其实心里是很高兴的。

    虽然夫子说宋越身体里有一股神秘能量,但不能修炼就是不能修炼,有啥都没用。

    喜欢习武,那就学去好了!

    左右也是天生好动,精力过剩的熊孩子,习武就当强身健体了。

    十余年间,宋越虽然成了一名天赋卓绝的年轻宗师武夫,但在宋青峰这种真正见过大能的人眼里,也就那么回事。

    他和长子宋超辛苦赚钱,确实是为了培养宋越,但他想培养的,是一个可以纵横人间的高手。

    这样就行了!

    就足够了!

    不需要更强了!

    到时候宋越成为一名年轻的武道大宗师,宋家这个家族在人间也就算是彻底站稳脚跟了。

    将来三个孩子都结了婚,他跟萧眉就可以轻松自在的周游世界,然后含饴弄孙,开开心心过完这一生,不留任何遗憾。

    这才叫人过的日子。

    宋青峰少年时代也曾有过远大志向,可自从离开家族,离开九关世界之后,曾经的那些理想早已经烟消云散。

    如今人到中年,最大心愿就是一家人能够平安幸福。

    前段时间他就听宋超说起宋越,说小不点现在了不得,威震八方。

    就连修行界下凡的人,都不是他对手。

    不清楚家里啥情况的宋超很为这个弟弟自豪。

    当时宋青峰还觉得有些好笑,感觉这个时代各种传言都夸张的很。

    屁大个小明星就敢说自己是顶流;会一点糊口的手艺,出去就是老师;能讲几句没啥营养的俏皮话,出门也能冒充一下艺术家。

    简直太浮夸了!

    不是他怀疑儿子的天赋,只是一个年轻的武道修行者,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去?

    屡次重挫修行界来人?

    太扯了!

    来的估计都是一些连聚丹都不到的小喽啰吧?

    直到经历这次的事情之后,又从被人封印的浑噩中醒来,一眼看见宋越,宋青峰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心里五味杂陈。

    儿子优秀是好事儿,可优秀到这地步……太危险了!

    宋越看着父亲,也是百感交集。

    “爸,对不起,让您受苦了,咱现在就回家,不在这破地方待了。”

    随后陈珏一群人都解开封印清醒过来。

    发现自己竟然被救出来,一个个都有点懵。

    他们都以为这次必死无疑。

    直到现在陈珏依然认为是他连累了众人。

    看见宋越,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惊讶问道:“怎么会是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