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春上锦绣娇

第二百六十二章 佳偶天天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崇光将人送出府外,再回来时,瞧见靠在前厅台阶上,不知从哪儿摸了壶酒,正自灌着的李子恒,上去拍了拍他的头。

    “别碰我!”

    李子恒已然有了些醉意,刚才不过痛快一回,这会儿热闹过去,又想到自己那再成不了的亲事,只觉得灰心至极。

    “怎么在这儿喝上了,进去坐一时,回头哥哥陪你喝。”

    赵崇光笑着劝了句。

    倒是这会儿,明容同晏闻从外头进来。

    赵崇光招呼了一句,“来了?”

    明容嗯了一声,拉着晏闻往里走。

    四皇子打发走林大人,自己却不急着离开,说是想见一对新人,当面表示敬贺。

    晏闻似乎不太乐意,可到底是郡王派人过来,明容还是将他拉了过来。

    两人自然瞧见一脸衰样的李子恒,也知道发生了何事,不免互相递了个眼色。

    经过李子恒身边时,晏闻还特意停下来看了他一眼,和明容一块,跟在了赵崇光的后头。

    李子恒开始似乎没有察觉,不知为何,突然一激灵,梗着脖子往后头瞧。

    明容正好也在回头,和李子恒视线对上,不由叹了口气。

    就明容这一下,李子恒心里开始翻江倒海,干脆醒着脖子,往里头瞅去。

    这会儿新人上前见过礼,李建成自然说了堆恭贺之言,随后打量着晏闻,“郡王眼光极好,得遇如此佳婿,二位郎才女貌,果然佳偶天成。”

    今日是她出嫁,虽略有些匆忙,可到底身边是所喜之人,听到祝福,明容笑得娇羞。

    此时四皇子在瞧晏闻,明容也在看他。

    说来面前这位是李氏王朝的贵胄,风姿已称卓尔不凡,然而晏闻站到她跟前,两相一比,明容暗自以为,还是她这位夫君更有气度些。

    脑子里蓦地蹦出“夫君”二字,明容脸更是红了。

    女婿得和四皇子夸奖,郡王笑得无比开怀,捋着长须,忍不住自卖自夸,“这孩子从小饱读诗书,经史子集倒背如流,难得还擅长刀剑。下官夫妇最满意的,便是他性格沉稳,为人谦逊。有什么事情,与小女有商有量,倒是教人极放心。”

    明容歪头听着,郡王前头那些倒也不差,只是“有商有量”……

    晏闻突然说要成亲,都没有事先知会过明容,搞得她措手不及。

    李建成连连点头,“崇光也说过,晏公子能文能武,在用兵之上极有见解,崇光交给他管的一支新军营,百日之内竟练成了精兵。他日若是得空,本王很想亲自去见一见。”

    “在下才疏之人,岳父与妻兄过奖了。”

    晏闻回得不卑不亢,并没有半点见到上位者的拘束。

    李建成倒是多瞧了晏闻几眼。

    不只是赵崇光,便是成王,也曾在李建成面前举荐这位晏秀才。

    成王更是夸张,说晏闻乃不世出之高材,眼光精准,处事果决,若能延揽到身边,对四皇子定会大有裨益。

    李建成当然起了好奇,曾让赵崇光将人带来看看,但似乎晏闻颇有几分高傲,屡屡拒绝。于是李建成便作罢了。

    四皇子素有礼贤下士之名,才干卓绝之人数不胜数,还真不在乎一个小秀才。

    倒是今日见了,李建成嘴上虽是客套,可心中倒也承认,单从气度,这位倒有几分不同寻常。

    “倒是常听崇光提到晏公子,却总是缘吝一面,”

    李建成客套之后,便直截了当,只为试试这位深浅,“崇光说,晏公子曾指,朝中如今已有外族细作渗入,你只是猜测,还是已有实据?”

    “真有细作?”

    容将军吃了一惊,看了晏闻半天,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老容多次请战,却总被斥回。”

    李建成朝着容将军笑道:“将军稍安勿躁,听听晏闻兄如何说。”

    一时众人都瞧向晏闻,只想听他回应。

    “如今最关键之事,不是有没有这种人,而是朝中有识之士,可有人愿意挺身而出,除正去邪。若根本不以为忤,有无细作……又有何重要?”

    “若是本王容不得作祟之人呢?”

    “有心者,何事不能成?”

    李建成终于有了兴趣,“晏公子胸有成竹?”

    晏闻摇头,“胸有在竹者,该是殿下。”

    明容正瞧着晏闻,有人在后面扯了她一下,回头看时,原来是李子恒。

    两人对视片刻,趁着众人人已然聊得入港,没有注意到这边,明容便同李子恒一块走了出去。

    李子恒颇有几分诡异,一直把明容带到了正院外头,倒像是要避着人说话。

    其实明容清楚,李子恒所为的,无非是明容。

    “她不想跟我成亲,你肯定知道。”

    李子恒开门见山。

    方才在里头,李子恒又是心不在焉,他管不了什么细作,得把自个儿的难先解了。连晏闻都有老婆,没道理堂堂成王世子竟是被未婚妻给甩了,他这脸往哪儿搁。

    这会把明容提溜出来,只因为李子恒差不多将希望,全寄托在了她身上。

    明容反问,“知道又如何?”

    虽然看得出李子恒诚意,说实话,李子恒配不上容颜。

    李子恒叉着腰,“今日若不是我机警,你这会儿指不定进宫当公主了。你们倒洞房花烛,我却成了孤魂野鬼,哪有这样的道理。”

    明容被气笑了,李子恒之意,他若不痛快,大家伙都得跟着?

    “你得帮我?”

    “帮不了!”

    “忘恩负义。”

    “你与容颜之间的事,与我们这些外人无关。难不成我去容将军府,帮你把人捆出来,逼她跟你成亲?”

    “你若不帮,咱们就恩断义绝!”

    话说得这么狠,也是李子恒没了别的办法。

    明容拿眼瞧瞧李子恒,“你说,我怎么帮?”

    李子恒被问住,脸挂得竟是老长,“我若自己能解决,何来问你。”

    看得出李子恒真没了辙,明容叹了口气,“当年我爹出事,世子一路相帮,我到现在还感激不尽。日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只要你开口,我自不会推辞。”

    “然后呢?”

    李子恒听出明容的意思,死瞪着她,“今日我便用得着你。”

    明容是真为难了,“容颜是我来上京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姐妹。她这人大气爽朗,还特别爱笑,笑起了教人如沐春风。我想看她开心地笑一辈子,笑到鸡皮鹤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