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影横秋

第四百六十三章:李代桃三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何必呢?”燕希玄难得语重心长,“你我之间本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所有分歧只在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上,各退一步,求同存异,不比打打杀杀要好?”

    灵隽并不吃这一套,“你需要的不是各退一步,而是我服从于你。”

    “你不是服从于我,只是服从于正确的选择。”

    “你等于正确么?那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燕希玄语塞。

    如他这种人,一旦认定了什么就很难改变,灵隽无意纠正他的观念,但更不可能为他改变自己,相比于燕希玄,她竟然更像是个和平主义者。

    嘴炮既然没有作用,燕希玄也就不废话了,直接掀了底牌:“有七绝圣尊之前闹的那一出,恐怕你也猜到你是我的第二元神,既然好好的合作你不答应,那便也怪不得我了。”

    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冰冷血气迅速蔓延而开,感知中的世界迅速被鲜血渲染成一片沉沉暮色,由内而发的疲倦如潮水般层层堆叠,淹没过灵隽的神志与感知,再次将她压入无尽的黑暗。

    玄明剑的怨煞,青神木的怨煞之血……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不过是蓄谋已久的安排。

    在七绝圣尊炼化三生镜之前,灵隽并不知道神器与第二元神之间的关系;此事发生之后,她又一直忙于进入上界,即便猜出什么,也没时间来准备后手,再加上燕希玄早为今时今日做了准备,交易走了灵隽的剑胎元神,此时她竟是几无反抗之力。

    燕希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我已经放弃了所有……”

    不仅是他所有的,还有其他人所有的,走到这一步他也如那时候的七绝圣尊一样,再没有回头路可走。

    既然无法回头,那不更应该一条路走到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么?

    燕希玄自嘲地笑了笑,不再纠结这些小问题,继续踏上寻找异界之物的道路。

    的效果正在下降,这意味着他的行踪将不会如之前那么隐秘,想要如初来之时一般在绝密之地也能来去自如,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甚至于他现在连个稍微大点儿的城镇都不能靠近,否则立刻会被发现。

    太玄神朝的文明形态颇为奇特,一方面,他们追求个体极限,试图超越自我,符合最常见的修真者设定;另一方面,他们又类似于小说中常描绘的机械族、智能生命——正因此,他们才能构建如山海界这样的小世界试验场,运行无数年都很少出bug,还能氪金修炼。

    在战争之时,他们既能充分发挥个体战力,关键时刻还能实现万物互通,征调所有人的“智(脑)慧(子)”共同研究对敌谋略,调取所有人的修为集合于一人或少数几人身上以提升战斗力上限等,在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之间反复横跳。

    对全世界通缉犯燕希玄而言,这种奇特的文明最麻烦的一点就在于——只要被一个人发现了他的行踪,那所有人就都发现了,而且他们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赶到现场抓捕他。

    一路上遇见了许多危险,好几次都险些被发现,但赶在镜花水月彻底失效前,燕希玄还是幸运地来到了神陨之地——那个可怕的异界之物的藏身之所。

    “神陨之地”中的“神”自然不是指那异界之物,而是太玄神朝的某几代帝王。在太玄神朝世界可以被称作“真神”的他们陨落于镇压异界之物的战争,尸骨无存,这片地区也因神战余波、封印阵法及那个杀不死的异界之物,成为整个太玄神朝人所共知的不可言说之地。

    以上是燕希玄这一路以来收集到的消息。

    几乎所有人谈起与异界之物的战争,表述起来都显得模糊不清,甚至各说各的,就显得很奇怪,最关键的是什么重要内容都没有。

    异界之物究竟是什么?

    它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

    封印异界之物的大阵是否快要失效了?

    ……

    这些统统都不知道。

    “以太玄神朝的文明形态以及异界之物的可怕,当初那场战争必定是全民参与,全民参与就意味着万物意识共通,所有秘密都应该不是秘密……”燕希玄思索着,“或许在战争结束之后,与此相关的一部分记忆被封印了?”

    封印万物记忆并不容易,而且也似乎毫无必要——让所有人都能认识到异界之物的究极恐怖,不是更能激发斗志么?

    燕希玄觉得,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不太体面的秘密。

    太玄神朝的普通人对神陨之地十分畏惧,方圆数万里之内都不见人烟;但太玄神朝“官方”却不能因惧怕而远离,不时刻监管的话,也许异界之物会悄悄破开封印重临人世,也许有人想不开去破坏封印拉所有人一起去死。

    镜花水月已经失效,面对来往不停的巡逻队伍,燕希玄一时间也没有很好的办法潜入——只要被一个人发现,无论他杀不杀得了对方,都是死路一条。

    难道要用掉底牌了么?

    燕希玄当然是不愿意的,连异界之物的面都没见到就把底牌用光,万一谈判不成,他焉有活路?

    可是……

    正当他纠结不已之时,一个嘶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灵魂深处:“你……想和我合作?”

    燕希玄曾经听过许多难听的声音,但无论鬼哭狼嚎还是邪灵密语比起现在这个都是远远不如,它仿佛来自幽冥地狱,集合了世上所有罪恶,只需一个音节便让人灵魂战栗,如见恶魔。

    他还没来得及从莫可名状的恐怖之中清醒,便又听见了恶魔的低语:“噢……合作……你还带来一个不错的剑修。”

    燕希玄一怔,旋即便意识到——对方读取了他的思维。

    这是最不利的情况,他的所有计划、预设好的底线、讨价还价的筹码都被对方了解得一清二楚,谈判已毫无必要。

    有求于人总是难免委屈,区别只在于低头、屈膝还是匍匐,燕希玄无可奈何,却也只能接受这种不对等下的屈辱,“是的,合作,你得到整个太玄神朝,我只需要山海界。”

    “一个无趣的低等造物,于我无用。”它的语气中带着不屑,“合作达成,来封印核心,带我离开。”

    燕希玄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顺利,这都有些不像邪物的作风……

    “如果你要求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反悔,等事成之后吃掉山海界,把你折磨得生不如死。”

    燕希玄:“……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哼!我要那种低等造物无用,吃了都嫌消化不良。”

    燕希玄猜测,大概在这个异界之物眼中,太玄神朝这样的天然世界是美味的,而山海界是太玄神朝造出来的,是“低等造物”,就很难吃,所以它才根本不在乎。

    不在乎最好,难吃也是保命之法!

    “按这个路线进来,那些卑贱的蝼蚁发现不了你。”

    它话音刚落,燕希玄脑中就出现了整个神陨之地的俯视图,一条弯弯曲曲的血线从他脚下延伸到封印深处。

    虽然与这个邪物达成了交易,但燕希玄也没有完全信任对方,按照它给的路线前行之时他始终保持着警惕,唯恐对方只是在戏耍他。

    异界之物冷笑一声,没再说话。

    而直到燕希玄避开守塔人的感应踏入神陨之地核心的封印塔,见到被镇压其中的异界之物时,他才相信了异界之物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没有玩他。

    塔中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恐怖弥漫于每个角落,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加深——或许那对于异界之物而言只是很微小的变化,但直面恐怖的燕希玄却只感觉心理压力每时每刻都在飙升,他甚至产生了一些幻觉,关于不愿面对的过往的幻觉。

    真是糟糕透顶,他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什么克系神话生物了。

    但凡那个守塔人敢鼓起勇气进入封印塔一次,也能立刻知道这情况有多不对劲了。

    “我在神陨之地边缘之时你都能与我交流,看来这封印阵也是名存实亡了。”燕希玄勉强提起精神。

    它:“用这个世界的拙劣手段来对付我,可笑。”

    燕希玄倒是不觉得太玄神朝可笑,这应该是位面科技树的区别,他们恐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虽然我早晚也能离开封印阵,但总要花点时间,你来得正好。”异界之物并不介意让燕希玄知道他的作用,拥有绝对力量的人不屑于纠结那点三瓜两枣的利益得失,“准备为我解封吧。”

    燕希玄:“……好,我该怎么做?”

    虽然一切都很顺利,但在绝大多数事情上都习惯于占据上风的他不可避免地感到一丝憋屈……

    异界之物不会在意他的情绪,它冷漠道:“把你带来的人放出来吧。”

    燕希玄心中一跳,他知道异界之物对剑修与对其他修行者不一样,但这种不一样似乎也太明显了一点……它需要灵隽?为什么?

    没等他纠结完,异界之物就毫不做作地给出了答案:“虽然也有别的办法能让我现在就离开封印,但封印力量犹在,我仍会受其所限,不过……若是有东西能代替我被封印,那解脱出来的我就不再有什么顾忌了。”

    李代桃僵!

    燕希玄悟了,几乎是同一瞬间,他产生了一个想法:“你是剑修?”

    或者什么与剑修有关的东西?

    异界之物没搭理他,而是又一次催促:“把人放出来。”

    燕希玄犹豫一瞬——当然不是在意灵隽的性命,而是想到灵隽是他的第二元神,被用来李代桃僵会否牵连到他?

    那也只能先行斩断与她的联系了……

    没有等异界之物第三次催促,燕希玄就斩断了与灵隽的联系,麻溜地将她取了出来。

    失去镇压,灵隽的灵魂立刻苏醒,但此时异界之物也已经行动起来,她的意志再一次被打散,陷入沉睡之中。

    “很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剑道之灵……”异界之物低语,“虽然有人为点化,算不得纯粹天然,但于我而言倒最是合适……”

    这一次它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去,燕希玄自然什么也听不见,但在灵隽消失的那一瞬间,他隐约有种感觉——他似乎错过了什么……

    收走灵隽之后,封印塔内的恐怖气息消散一空,异界之物的存在感瞬间清零,有阳光自塔外照来,驱散持续了数十上百万年的黑暗,燕希玄竟感觉到了些许暖意。

    但紧接着他心中一寒——不对,封印塔位于神陨之地地下深渊之中,哪来的阳光?

    果然,再细细一感应,燕希玄便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阳光,而是一只……一只巨大的眼睛发出来的光!

    眼睛从塔门前掠过,守塔人已不知所踪,估计不是被吃了就是被杀了。

    须臾,整座封印塔动荡起来,燕希玄站在塔底看着四面脚下亮起的阵法纹路,这是一个无比繁复的大阵,但它可能仅仅只是封印大阵中最普通的一层,因为核心封印应该已经转移到灵隽身上去了!

    整座封印塔被一只巨手拔地而起,深渊地火的昏暗光芒围拢而来,燕希玄仰头看去,眼前是一个高逾千丈的巨人,它的面容、形态与人类相似,又有些微不同,像是幻想作品中的机器人,恐怖谷效应使其看起来比狰狞凶残的怪物更加令人不适,但最让燕希玄惊悚的却是这个巨人眉心的一道徽记……

    那分明是太玄神朝皇族的徽记!

    一瞬间,燕希玄心里被各种阴谋论填满,难道他被骗了?这其实只是太玄神朝为了抓捕他而设下的陷阱?

    是了,难怪一切都这么顺利,难怪它还要走了灵隽……

    “你在想什么鬼东西?”熟悉的声音传来,异界之物冷笑,“我会和那些蝼蚁合作?”

    “呃……”

    燕希玄恢复了几分理智,有皇族徽记也不代表现在就是太玄神朝的人,也许这个异界之物前身是太玄神朝皇族后来反叛了呢?这种剧情不也是很合理的嘛!

    巨人冷冷看了他一眼,像是在看一个傻x,不耐烦地将他提起扔到肩膀上,“饿了这么多年,先去吃顿好的。”

    燕希玄:“……”

    啊这,听起来是个很朴素的愿望,但一想到它的食物是什么,就……算了,你开心就好,反正倒霉的也不是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