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番外】 超越预期2的重量与大小【4200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在绪方他们仍留在奥羽地区的锦野町欢度新年时所发生的故事——

    ……

    ……

    锦野町,绪方他们所住的旅店——

    “所以你要怎么处理这几件旧衣服?”绪方问。

    “我也正在思考呢……”阿町轻叹了口气。

    绪方与阿町二人身前的榻榻米上,摆放着3件叠得整整齐齐的和服。

    这是阿町的旧衣服。

    或许是因为在最近的这段时间,身体几乎每日都会得到充分刺激的缘故,今年已经19岁的阿町竟迎来了身体的再次成长。

    身高没有变化,倒是某些地方的肉变多了些。

    现在是大冬天,和服底下本就要塞很多件衣服,在身体某些地方的肉变多后,就让和服有些“不堪重负”了。

    前些日,绪方明显地感受到阿町穿衣服变得困难了许多。

    每次穿衣服时,阿町都得做深吸气——不是收缩腹部,而是收缩胸腔。

    一边奋力收缩胸腔,一边奋力将自己塞进和服之中。

    每天穿衣服都如此费力,这也让阿町感到了厌烦,所以她与绪方约好了趁着新年没啥事可干,一起去买几件新的衣服。

    新衣的购置相当顺利,绪方他们现在也不差钱,很快便买来了优质的新衣。

    不过在此之后,却出现了一个新的小问题:这些旧衣服该如何处理?

    此时此刻,绪方他们俩就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不如典当掉如何?”绪方提议。

    “我这几件破衣服又不是什么多名贵的好物,而且也被我穿得这么旧了。拿去典当铺典当,人家多半不会要的啦。”阿町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揉捏着自己的右肩。

    绪方瞥了眼阿町她那只正揉捏自己肩膀的手:“怎么了?肩膀不舒服吗?”

    “也算是不舒服吧……这也是我的老毛病了……”阿町的脸颊因尴尬而微微泛红起来,“从15岁开始,我的肩膀就常常会发酸。”

    “本来都已经习惯了。但最近这段时间,肩膀比以前更加容易发酸了……”

    阿町的后半句话都在讲什么,绪方已经没有仔细再听了。

    他的全副身心都放在了阿町刚才所说的“15岁”这个数字上面。

    绪方下意识地扫了眼阿町的熊。

    “真是不得了的资质呢。”绪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说。

    “嗯?你刚在说什么啊?”

    “我刚才说——女孩子也很不容易呢。”绪方撒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

    “是啊……”阿町长出一口气,“更要命的是——这发酸的肩膀只能忍着,没有办法缓解这种酸痛感……”

    说到这,阿町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阿町这副挂着惆怅之色的面容,让绪方看得有些于心不忍。

    ——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阿町呢?

    这个念头刚从绪方的脑海中蹦出,他便陡然感到有道闪电从他的脑海中划过——他突然想起来了。

    “对啊……”绪方低声嘟囔着。

    他想起来了——在前世,有种衣物,说不定能缓解阿町的这种“症状”。

    “阿町。”绪方正色道,“你的这3件旧衣服可以给我吗?”

    “……你要干什么?”阿町朝绪方投去古怪的视线。

    “不要用这种视线看着我!不会对你的衣服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只是想用你的这些旧衣服来裁一件新衣而已。”

    “新衣?你还会做衣服吗?”

    “不会做衣服。但我要做的那种新衣,结构很简单,我这种门外汉应该也做得出来。”

    “你要做什么新衣啊?”

    “这个就容我保密了。等做好了再告诉你。”

    “反正这些旧衣服我也不要了,你要拿来做什么新衣的话,那就拿去用吧。不过——不要拿我的衣服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哦……之前还留在江户的时候,我听说江户前段时间曾出过一个很爱偷拿其他女人的衣服来穿的……”

    阿町的话还没说完,绪方便立即将其打断:

    “我才不会做这种事情!”

    ……

    ……

    翌日,清晨——

    “嗯嗯嗯……”因要做某些事情,所以从昨夜开始就不着片缕的阿町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自床铺上缓缓坐起身。

    还未来得及穿上衣服,便听到身旁传来绪方他那带着些许激动之色的声音:

    “阿町!你醒得正好!快试穿一下这衣服吧!”

    “欸?”阿町一脸迷茫地看向绪方。

    不知何时起床的绪方,正用双手提着一块桃红色的……布?

    阿町一眼就认出了绪方手中的这块“布”是从她的那件已经不穿了的桃红色和服那裁下来的。

    阿町所穿的和服,颜色一直都很朴素,她已经不穿的这3件旧衣服,颜色分别为桃红色、鹅黄色与浅绿色。

    “这块布就是你昨天跟我所说的新衣吗?”阿町瞪圆双眼。

    “没错。但你别小看这衣服。”绪方正色道,“这衣服说不定能缓解你那肩膀总是发酸的‘症状’。”

    如果有现代人士在场,对于绪方手中的这块“布”,一定会相当眼熟吧。

    这块“布”正是现代女性外出时上身必穿的某种衣物。

    昨日晚上,阿町因某些事情而累得早早睡去后,绪方就偷偷起身开始用阿町的那几件旧衣服,根据脑海中前世的记忆来裁剪这新衣。

    绪方原以为这种衣服的布料如此稀少,裁剪起来一定很容易,但在真的拿起剪刀后,绪方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一刻,绪方真正地感受到裁缝也是一种极不容易的职业……

    好在——一直忙活到天亮、在阿町都已起床时,绪方终于顺利地裁好了这件新衣。

    “这块‘布’就是衣服?而且还能让我的肩膀不再那么容易发酸?”阿町用狐疑的目光扫了绪方手中的衣物,“这要怎么穿啊?”

    绪方言简意赅地向阿町解说了这衣服的穿戴方法。

    在绪方的话音落下后,阿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起来。

    这种衣服的穿戴方法,对阿町这种土生土长的江户时代的女性来说,实在是过于难以想象了点。

    她用古怪的目光上下打量了绪方数遍后,幽幽道:“这种衣服是你自己设计出来的吗?还是别人告诉你的?”

    “这是我之前脱藩、四处流浪时,从某名浪人口中听说到的衣物。”绪方不假思索地说道,“那名浪人是个兰学家,他说这种衣物在南蛮的国家非常普遍,是一种穿戴后,对女性的那个地方有着相当多好处的衣物。”

    绪方搬出了他惯用的借口“这是我之前四处流浪时所听说到的”。

    这借口好用到几乎万能,能适用于任何“突然提出什么奇思妙想”的场合。别人想证伪都无处下手。

    出于对绪方的信赖,在听到绪方的这借口后,阿町眼中的狐疑之色稍稍散去了些。

    在又打量了绪方和他手中的那块“布”几遍后,阿町用力地摇了摇头:“不要,我不穿。感觉这种衣服穿着会很难受。”

    对这种衣物的陌生感与未知感,让阿町本能地拒绝着穿戴。

    “试一下吧。”绪方劝道,“说不定并不会感觉难受呢。刚好你现在也没有穿衣服。”

    绪方苦苦劝说着阿町——他为了裁剪这衣服,近半个晚上没睡,光是为了慰劳这苦劳,不让这苦劳付水东流,绪方都有充足的动力来劝阿町穿这衣服。

    终于——在绪方的苦苦劝说下,阿町服软了。

    “知道了……”阿町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那我就试穿一下吧……”

    她从绪方的手中接过这衣服,然后用略显笨拙的手法,在绪方的指导下穿上这衣服。

    绪方他们的房间中有暖炉,所以不用担心现在什么衣服也没穿的阿町会冻着。

    因为绪方的能力有限,他本就不是什么专业的裁缝,而他所能用的工具与素材也只有剪刀与阿町的那几件已经不穿了的旧衣服,所以自然没法再现现代的那种有挂钩来挂住带子的版本。

    绪方手头的这件,全靠打蝴蝶结来将带子绑住。

    所以绪方亲手裁出的这衣服,相比起内衣,反倒更像是在现代大名鼎鼎的三点式泳衣。

    因为是初次穿戴这种衣物,所以阿町足足花了近5分钟才终于将其穿上。

    待阿町穿好这衣服后,绪方迅速后退了数步、与阿町拉开距离,然后认真地打量着现在的阿町。

    在迅速地打量了数遍后——

    “哇哦……”

    绪方下意识地发出低低的感慨声。

    打个形象点的比喻的话……就像是一滩原本平铺在地上的水,都被汇聚到了一个桶里。

    阿町的那个部位本就非常地显眼,在穿上这衣服后,衬得更加地显眼了。

    “布料未免也太少了吧……”阿町扯了扯布片,“你该不会故意裁剪得这么小的吧?”

    绪方连忙把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

    “没有的事。我是有好好裁剪的,我只是估错大小了而已……”

    绪方这次没有撒谎。

    因为是初次裁剪这种衣服,没有什么惊讶,所以绪方也不知道要裁剪成什么大小才比较合适。

    不论是裁太大还是裁太小,穿戴起来都会极不舒服,所以绪方在裁剪时,是思虑再三后才开始动刀。

    他以为这样的大小应该足够了——然而现在呈现在绪方眼前的景象证明了那道真理: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

    过小的布片仅包覆住了南半球,北半球大片的肌肤仍暴露在空气之下。

    现在看上去,反而更像是泳衣了……而且还是那种异常大胆的泳衣。

    “这玩意真的能缓解我肩膀的酸痛吗?”阿町摸了摸那2条已经深陷进她肩膀皮肉中的系带。

    “欸?有这衣服帮你托住,不会感觉轻松一点吗?”绪方惊讶地反问。

    “的确是有被托住的感觉啦,但感觉力度不够啊,完全没托起来,而且你看——肩膀处的系带你裁得未免太细了吧?这2条系带都将我的肩膀勒出条痕了,我现在感觉我的肩膀更痛了……”

    “这样啊……那我之后好好改进一下吧……”

    “不用改进了。就算你改进了,我也不会再穿这衣服了。”

    “为什么?我改进后,穿起来应该就没那么难受了。”

    “不是穿起来难不难受的问题。是穿了这衣服后,再穿吴服就会显得我很丑。”

    “什么意思?”绪方一脸迷茫。

    “看来你是完全不懂这方面的知识啊……”阿町轻叹了口气,然后微红着脸,伸出手指戳了戳柔软的某处,“你看——穿了这衣服后,我这里不是显得更突出了吗?”

    “这样不好吗?”绪方下意识地反问。

    “当然不好了。”阿町没好气地道,“这样一来,穿上吴服后这里就更鼓了,衬得整件衣服都走样了。”

    绪方面露了然之色。

    他恍然大悟了。

    他想起来——江户时代的审美是很奇怪的。

    在江户时代,隐隐之中有着股“贫尊巨卑”的风气。

    因为在这个时代,人们普遍认为那里太有营养的话,穿起和服时,会把和服撑得太鼓、太丑。

    所以一些那里很有营养的女性在穿和服前,往往会用布将那个部位紧紧束住。

    阿町因为嫌麻烦、嫌累,所以平常都不会特地将那里束起来。

    “我觉得你穿上这衣服,再穿吴服的话,能显得更好看耶”绪方说。

    “才不要。”阿町白了绪方一眼。

    说罢,阿町又抬手揉了揉被那2条细细的系带给勒得发疼的双肩。

    揉了几下后,阿町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瞪圆双眼,转头看着自己的左肩。

    “怎么了?”绪方问。

    “这系带被你剪得细过头了……我感觉……我左肩的系带好像要断……”

    阿町的话刚说完,便听到一道“嘣”的细响。

    这道细响,是系带“不堪重负”后,彻底解放出来的声音。

    细小的系带,承受了太久它难以承受的重量,阿町左肩的系带应声而断,随后整件衣物轻飘飘地掉落在地上……

    绪方和阿町都将视线集中在这件如落叶般轻飘飘掉在地上的这件衣服。

    ——真是惊人的大小与重量呢……

    看着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的这件衣服,绪方差点将心中所想的这句话给脱口而出。

    至于阿町——在看到这衣服的系带被巨大的重量给压断后,先是一怔,随后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接着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什么也不知道一样,默默地将身子缩回进被窝之中,转了下身子,将后背冲着绪方。

    ……

    ……

    事后,绪方劝了阿町好久,她都不愿再穿这衣服。

    ……

    ……

    番外·《超越预期的重量与大小》——完。

    *******

    *******

    抱着本章说不定会没了的觉悟写出了本章,作者君别无可求,只想求点月票!(豹头痛哭.jpg)

    只恨我不会画画啊……我若是会画画的话,一定要将本番外画成很顶的插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