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5263章 重现血色夜(6000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单纯天真是深层世界最不需要的东西,所以那个恨意就把你留在了这里。”

    “地面上的孤儿院里充斥着恶臭和怨恨,所有孩子都心怀恶意,保育员是面无表情的怪物,屋子里堆满了垃圾,大家天天玩着杀人游戏;但地下却宛如天堂,记忆中所有正常美好的东西都被藏在了这里,围绕在你的身边。”

    “你应该是他的寄托。”

    韩非看着眼前的白房子,这一刻他想到了自己,血红色的记忆囚禁在脑海深处的孤儿院当中,他能够回想起来的所有东西都很正常。

    “所有的美好?”男孩的声音从白房子里传出,他并不认同韩非的看法:“假如你的世界里只剩下你自己一个人,就算周围都是美好的事物,但你真的会感到快乐吗?”

    韩非感觉男孩这句话就是说他,将心比心,韩非自己现在就处于和小男孩差不多的情况。

    他脑海中关于童年的记忆说不上美好,但也觉得算不上糟糕,可为了找到真相,他依旧选择朝着黑暗迈进。

    虚假的美好终究只是镜花水月,就好像孤儿院墙壁上的那些画,虽然看着很美,但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想法了。”韩非蹲在白房子前面:“你希望有人能够找到你,现在我找到了你;你希望自己可以见到外面真正的世界,我也可以帮你。我做这些更多的是想要告诉你,我们不是敌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才应该是最好的朋友。”

    白房子里的小孩半天没有回话,他似乎是在思考韩非说的那些东西。

    “原本应该拥有幸福童年生活的人,在他们的所谓‘培养’下逐渐扭曲自闭。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孤独一人呆在白房子当中,就是因为他们。”韩非知道小白鞋曾经是孤儿院的孩子后,对这孩子的敌意就没有那么大了,当然最主要原因还是整形医院三个恨意联手他根本打不过,所以想要分化对手。

    “我的悲剧是因为他们?”

    “对,走出来吧,不要再把自己关进画布里,外面的世界有真正的风景,我可以带你一起去看。”韩非看着眼前的白房子,他不知道男孩此时的表情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没有骗眼前这个男孩,如果对方愿意从封闭中走出,那他会很乐意带着男孩去找黑夜里真正的光亮。

    男生没有回话,过去了很长时间,直到墙壁上突然出现裂痕,十指的尖叫声在屋内可以清楚听到,这时男孩自己才做出了决定。

    “这孤儿院是我最后依托,如果离开这里,所有的黑暗都会灌入我的身体,再也没有虚假的念头可以蒙蔽我的双眼,我会看到这世界最真实、最恐怖的一面……”男孩的声音在颤抖:“要从这里离开吗?”

    “你是愿意被囚禁在人工制作的天堂里,还是愿意摆脱束缚,跟我一起去看看地狱尽头有什么。我不敢保证你一定能获得救赎,但我知道你留在这里永远也无法获得救赎。”韩非不断的劝说着,在他和男孩对话的时候,洁白的墙皮开始脱落,建筑也晃动了几下。

    被困在画里的十指似乎又开始疯狂反抗了。

    “我看见你以后,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我应该成为你。”男孩的声音跟之前比出现了一丝变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想要离开这里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掉除我之外的所有人,这里的每一个孩子、每一位老师、每一条生命都是我的一部分,他们都是我的杂念,所有人都共同拥有一个编号——024。只有将他们全部杀掉,我所有的意识才会回归身体,拥有离开这所孤儿院的可能。”

    “杀死所有人你才能离开?”韩非愣了一下。

    “这地下只有我一个人,他们只是我逸散出的杂念。这是唯一的办法,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就是这么做的,他后来消失在了一片血红色的夜晚当中。”男孩的声音天真无邪:“你是觉得残忍吗?可那些杂念有的跟恶意融合成为了只晓得杀戮的怪物,有的被恨意污染变成了恶毒的疯子,如果不管他们,那以后他们会杀掉更多的人。”

    “我没有觉得残忍,只是觉得这些事情……”韩非只要去思考这些东西,脑海当中的记忆就会被一点点染红。

    他以前似乎做过这样的决定,小男孩嘴里那个消失在血色夜晚的人,好像说的就是他。

    仅仅光是听男孩说出这些,韩非的内心就已经无法平静,狂笑声不时会在耳边出现,那血红色的记忆碎片正一点点撬动整片记忆的海洋。

    “不是你让我选择离开的吗?”听到男孩的反问,韩非沉默了。

    他看着眼前的白房子,看着四周纯白色的墙壁和干净整洁的建筑,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他似乎就像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童年的自己。

    “你准备怎么做?”

    “我会让妈妈杀死他们,在我被关进地下的时候,只有妈妈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它才是我唯一的亲人,永远都会是爱我的人。”男孩的话音刚落,韩非就听见了皮肤被刺穿的瘆人声音。

    他扭头看去,那个破破烂烂的布偶撕开了自己肚皮,在一堆发黑的棉花里面藏着一把刀和一颗纯白色的心脏。

    它没有任何犹豫刺穿了小男孩的胸口,男孩直到最后还抱着布偶,在被杀害之时,他脸上还带着一丝解脱:“妈妈……”

    小男孩身上的血落在了白房子上,纯白色的房子上绽放出了第一朵血花,与此同时,布偶身体里那颗纯白色的心脏上也多了一丝血色。

    韩非仍旧站在堆满房间的屋子里,布偶则拿着那把尖刀跑了出去。

    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白房子上多出了一朵朵血花,男孩似乎是准备把白房子染红。

    这一切就和韩非记忆中看到的画面一样,那种记忆和现实重叠在一起的感觉让他恍惚。

    他脑海深处的血色孤儿院和面前这个024号孤儿院一起晃动着,狂笑声对韩非造成的影响越来越大了。

    “这就是血色夜?”

    走出房间,韩非注视着四周,原本纯白色的走廊上已经满是血污,血迹在明亮的地板上流淌,美好的假象被刺破。

    “别追我!你这个怪物!不要过来!”

    韩非跟着布偶向前,他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孩子摔倒在地,布偶拿着尖刀一点点靠近。

    那个小孩在地上爬动,他抓起身边的一切东西砸向布偶。

    可那些东西无法对布偶造成任何伤害,那个布偶早已伤痕累累,它习惯了所有的痛苦。

    “怪物!滚开!”

    男孩大声的叫喊,满脸的恐惧,那一声声怪物传入了韩非的耳中,传入了正在慢慢被染红的孤儿院当中。

    “怪物?”

    血色孤儿院里的韩非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笑的好像嘴角都要被扯裂。

    随着他的疯狂大笑,束缚着血色孤儿院的记忆锁链再次绷紧。

    布偶在那一声声怪物当中靠近,它没有丝毫犹豫,将尖刀刺入男孩身体。

    白色的外衣被染红,白色的鞋子浸泡在了血水当中,有一朵血花在白色的孤儿院上绽放,好像迎风晃动的红色彼岸花。

    从血污上走过,布偶拍打着娱乐室的门,它慢慢失去了耐心,用尖刀砸碎了门上玻璃。

    破破烂烂的身体,包裹着那颗慢慢变红的心脏,布偶拿着刀爬进了娱乐室里。

    “不要伤害这些孩子!”

    保育员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她抓住娱乐室内的木马,紧盯着的布偶。

    孩子们都在哭,保育员也无比的害怕。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没有伤害你!我们并不想杀死你!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是意外,不要冲动,不要再往前走了!”

    保育员刺耳的声音和韩非脑海中的某个声音重叠在了一起,尖锐带着哭腔,还参杂着害怕。

    太像了,现在这发生的一切,韩非似乎都经历过。

    脑海深处的记忆锁链哗哗作响,血色孤儿院里的韩非和娱乐室里的布偶一起向前走去。

    他们的眼中没有同情和怜悯,胸口白色的心脏在被慢慢染红。

    “嘭!”

    血色孤儿院里的韩非伸手抓住了孤儿院的大门,娱乐室里的布偶扬起了手中的尖刀。

    “你们快跑!”

    保育员让那几个孤儿赶紧跑,她举起那木马玩具,费力的朝着布偶挥动。

    尖刀不断砍在木马的肚子上,那一道道狰狞的刻痕仿佛直接印在了韩非眼睛当中。

    他记忆当中有过这些!他记忆里孤儿院娱乐室的木马玩具肚子上就是布满了刀痕!

    木屑纷飞,保育员只坚持了一小会,就被尖刀杀害,她的血流到了木马身上,渗入了那一道道伤痕当中。

    韩非的手不受控制的抬起,他伸向那木马玩具,不知道是想要阻止布偶继续杀戮,还是想要去抓住那跟记忆中几乎一致的木马。

    无一例外,所有被看到的孩子全部成为了尸体,那一张张脸映入韩非眼中,他的瞳孔不断颤抖,他脑海深处的狂笑声也仿佛海浪般一遍遍冲撞着他的理智。

    最开始回想起来的那两段记忆只是让韩非感到痛苦,现在这些场景唤醒的则是他脑海深处的绝望。

    孤儿院里所有小孩和老师全都是024号的杂念,他想要离开这里,重新获得自己身体的控制,就要把杂念全部杀死。

    “难道当初的我也是这样?”

    一个人生来便拥有各种情绪,可被囚禁在血色孤儿院当中的狂笑却只会笑,他为了走出囚笼,是不是也杀死了其他的所有情绪?

    “我的人格偏向于治愈系,当情绪被摧残之后,有概率会慢慢恢复,难道当初的试验就是让我一遍遍杀死自己的情绪?”

    “我丢失了笑容,血色孤儿院里的男人却除了笑什么都不会,我们……”韩非想要理智的去思考,但他的脑海已经被狂笑声占据。

    血色孤儿院里的人影抓着大门,韩非看到的场景似乎深深刺激到了他,他想要出来!

    在玩《完美人生》之前,韩非根本想不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随着脑海中的记忆逐渐被染红,他的坚韧如铁的意志开始动摇。

    狂笑声在耳边响起,韩非甚至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他脑海中的每一片记忆都好像要变成红色!

    看着地上的一具具尸体,每一个孤儿被杀死之后,他们的脸都会变得模糊,他们衣服上的编号也会慢慢消失。

    也许是错觉,韩非眼中那些孩子的尸体开始变得和他越来越像,受到脑海中血红色记忆的影响,韩非甚至觉得现在被屠杀的不是024号的杂念,而是不断年龄段的他。

    “救救我们!我们不想死!帮帮我们好吗?”地下孤儿院里最后剩下的那个孩子跑到了韩非跟前,他满脸惊恐,脸上全是泪水。

    看到那孩子无助绝望的样子,韩非下意识的伸出了手,他要把那孩子护在身后。

    没有什么原因和理由,他只是遵从自己的本性想要这么去做,可是他的手臂只抬到了一半就无法再落下。

    狂笑声充斥在耳边,那歇斯底里的笑声中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绝望,韩非的行为也受到了影响。

    强压着狂笑声,当韩非终于抓住那孤儿的时候,尖刀已经穿透了对方的身体。

    血液从心口流出,那个孩子直勾勾的看着韩非,他睁大的眼睛中满是韩非最熟悉的情绪——绝望。

    这一次韩非看的无比清楚,男孩的体温在慢慢下降,他的脸变得和韩非越来越像。

    眼前的尸体成为了一面镜子,映照着韩非遗忘的过去。

    他在尸体的脸上看到了被杀死的自己,也许那只是一道杂念,但他确实拥有自己的情绪。

    血液溅落到了韩非的身上,温热、粘稠,流动的血液明明散发着生命的气息,可每当看见它时,却总会有死亡发生。

    韩非无意识的抱住了那具尸体,他看向四周。

    血色孤儿院里的狂笑和韩非的视线重合,当白色孤儿院被彻底染红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场景变得一致。

    “嘭!”

    流淌的鲜血滴落在了草地上,血污模糊了画出的青草。

    随着杀戮不断进行,孤儿院的墙壁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裂痕,被关进画里的十指看到了机会,他伸手撕下了身上的一张张人脸,将那些还在求饶的脸颊塞进恨意的黑火当中。

    “等我出去,你们全都要死!”

    黑火燃烧,正面墙壁上的画都被扭曲,十指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他一步步从画中走出。

    杀意和恨意交织在一起,十指用黑火开路,他四周的画已经完全变了形状,那每一笔油画都成为了一根细细的命绳,它们全部缠绕在十指的身上,想要逼着十指回到画中。

    “从医院赶到这里还要不少时间吧?你已经没机会了。”

    十指将自己的双臂伸入黑火当中,他似乎是用自身来供养黑火。

    燃烧恨意的火焰变得更加热烈,在火焰燃烧到极致的时候,十指让那团黑火直接炸开!

    孤注一掷,黑火瞬间破坏掉了墙壁上虚构的美好,地下孤儿院也露出了自己真实的样子。

    一条条裂缝在墙壁上蔓延,白色的墙壁被染红,到处都是血污,头顶上散开的黑火和带着恶臭的血液不断洒落,仿佛是黑色的花朵在血雨中凋零。

    “血色夜!”

    看着眼前的一切,韩非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原本不曾有过的记忆画面,一张张陌生的人脸浮现,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惨死当场。

    韩非无法站稳身体,他仅存的理智想到了一句话——只有最绝望的人才能拥有黑盒。

    脑海彻底被血红色吞没,那一直被压在脑海最深处的血色孤儿院正慢慢浮现。

    韩非的善魂、恶魂和童年记忆拼命拖拽着三条锁链,他们支撑着韩非自己的人格,善意让韩非懂得爱和宽容,恶意让韩非杀伐果断不会被人伤害,童年仅存的记忆则教会了韩非要去努力追求幸福和光亮。

    以前这三道残魂可以帮韩非压住脑海深处的狂笑,但在这一天,当韩非眼前出现了类似血色夜的场景时,他埋藏在脑海最深处的记忆被触动。

    一直以来靠遗忘来回避的绝望,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

    “韩非!”

    灵坛被打开,一道道鬼影簇拥在韩非的身边,那些冰冷恐怖的鬼,看向韩非的目光却满是担忧。

    “原来你们几个也在这里。”十指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感知四周,当他确定周围没有其他恨意之后,他重新睁开的眼眸之中布满了杀意。

    “我劝你最好还是赶紧离开。”李灾冲着冷冷的盯着十指:“你在百货商场受了重伤,恨意散去大半;逃到这里之后,身上的恨意又被孤儿院吸取,再加上刚才你为了离开油画,强行消耗了全部恨意黑火。失去了恨意黑火的你和顶级怨念没什么区别。”

    十指现在的状态非常差,但恨意毕竟还是恨意,李灾想要让十指知难而退,可他还是低估了十指的阴险和恶毒。

    “你说的很对,短时间无法点燃恨意黑火的我确实和厉害点的怨念没什么区别,但就算这样,我杀死你们几个也没有任何问题。”十指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他望向房间深处那快要被完全染红的纸房子:“我要把你们全部吃掉。”

    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十指身上的两张人脸缓缓破碎,他肩膀那里长出了两条极不协调的手臂。

    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十指身上残存的人脸印记全部开始消融,他的身上开始长出越来越多的东西。

    那些肢体几乎将他包裹成了一个肉球,看着无比怪异。

    “我会把你们几个的脸印在胸口上,让你们永生永世不得解脱!”

    十指的身体在胀大,他的心口的黑火几乎已经熄灭,但是残存的一丝恨意仍会对怨念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死楼业主们不管怎么攻击都很难伤到十指的要害,但只要被十指碰到,灵魂就会被撕扯下来一大片。

    更糟糕的是十指的恢复能力极强,他将撕扯下的灵魂碎片直接放进嘴中,用来恢复自身遭受的创伤。

    “拦住他!”

    所有的邻居自发将韩非护在了最后面,李灾和哭首先用自己的能力开始影响十指,但怨念和恨意之间隔着一道鸿沟,他们的天赋很难对十指奏效。

    “徐琴,你先带韩非回去,他状态很不对劲!”

    邻居们几乎是用身体为韩非拼杀出了一条路,可十指早就看出韩非才是核心,他本身对韩非有种特殊的恨。

    不管是在神龛世界,还是在深层世界里,韩非都曾破坏过他的好事,如果说现场只能杀死一个人的话,那十指一定会选择韩非。

    “占据你的身体,应该还有机会拿回神龛!”十指庞大的身躯冲向韩非,他把自己仅剩的恨意隐藏在了某一条手臂上,只要他全力攻击,普通怨念直接会魂飞魄散,连一击都挡不住。

    眼看十指冲来,徐琴一把推开了韩非,她手中的餐刀上涌出最怨毒的诅咒。

    “让开!”

    十指身上的手臂纠缠在一起抓向徐琴,其中包藏着恨意的手臂直接握住了徐琴的餐刀。

    诅咒无法立刻伤害到恨意,徐琴被重重砸倒在地。

    隐含着诅咒的血液让徐琴的嘴唇变得更加鲜红,她盯着十指的身体,将一把把餐刀刺入身体。

    “我还真想尝一尝恨意的味道。”

    诅咒如同最诡异的花纹,顺着流淌的鲜血,在徐琴全身各处浮现。

    当最后一把餐刀刺入的时候,徐琴的理智彻底被诅咒吞没,数百种不同的诅咒交织在她的身上,这一刻十指也不得不回头。

    “带韩非先走!”

    徐琴的声音在地下孤儿院里响起,邻居们的呼喊也不断传入耳中,韩非站立在血雨当中,这被染红的孤儿院和记忆中的血色夜无比的相似,但却又有一些不同。

    那个绝望的夜晚里,他只有自己一个人,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但在这个夜晚,还有无数的人在等着他。

    狂笑声在脑海中响起,韩非的嘴角也开始慢慢上扬,他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何杀戮,但他现在很清楚自己杀戮的意义。

    血色记忆仿佛浪潮,不断将他吞没,他拼尽全力挣扎,偶尔清醒时看到的却是身体被餐刀刺穿的徐琴,不在乎魂飞魄散冲在最前面的萤龙,还有把绝望当做武器的哭。

    “那个血色的夜晚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韩非在大量血色记忆和绝望的冲击之下,做出了一个选择。

    脑海深处拼命抓住记忆锁链的恶之魂心领神会,他满是邪气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

    “既然大家都是一样的灵魂为什么要被束缚呢?”

    在韩非的示意下,恶之魂松开了握紧记忆锁链的手。

    善魂和童年记忆瞬间被锁链震飞,韩非的脑海化为了一片血海。

    疯狂到极致的笑声从韩非脑海中传出,那站立在孤儿院里的血色人影看向了某个地方,他的脸慢慢变得清晰。

    同一时间,韩非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夸张的笑容,他的眼睛再睁开时,目光中已经没有了善良和温柔,也没有了痛苦和绝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