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酒剑四方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南漓章边关动蝉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南漓中人上下皆知,退回个百十载,贴近齐陵与颐章处的边关,向来由上八家侍卫轮流把守,虽不说是兵马雄壮,但也可说得上是城台铁甲连绵,颇具威势。可如今天下太平得紧,守备自然是比以往松散些,大多委托下八家中守卫前往边关驻守,至于上八家中人,则是赋闲下来。

    南漓虽地界极广,却是并无天子,由上下八家共一十六家,携领南漓万民,千百载前便有此端倪,只是近百年来才确立下这十六家的姓氏。年马冯陈等八姓为上八家,王方易华等八姓并称为下八家,各家家主一同议政主事,这些年来,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并无天灾人祸,或是国策推行不顺,横征暴敛更是闻所未闻;加之南漓极秀,泉溪湖沼,烟雨蒙山,故而使得南漓这些年来,往往为文人所喜,虽说地皮过潮易中湿气,依旧是瑕不掩瑜。

    时候一长,南漓反倒是文风渐渐兴盛,行走于山水之间,村镇城池外头,无意瞥见位挽起裤脚四处闲逛插秧盗花的年轻男子,兴许便是位能舞文墨,胸有千秋的文士,只因怠倦俗世,故而寄情南漓山水,不再踏足官场。

    “南漓多杏雨,日夜纷纷,总使断魂。”

    此话乃是当初一位在齐陵久负盛名的老书圣所云,按说达官显贵,甚喜擅书者,更休说这位老书圣曾写下过西十万山碑文,笔力壮阔,更是引得无数好之者效仿,仅碑文拓本,在坊市间少说也能卖上百两银钱。可就是这么位衣食无忧,声明赫赫的书法名家,却是于垂暮笔力最纯熟时,远走南漓,留下这么一句辞世句便撒手人寰,墓散乡野。

    故而除却南漓多愁肠文士一讲外,还有世间落魄人皆往南漓这么一说。

    边关外二三里处,一辆车帐急行,驾车马夫将掌中鞭抡圆,近乎半点不停削于马尾处,马匹吃痛,更是将四蹄扬起,如箭也一般直冲南漓边关。

    “此处是何地界。”车帐之中,传来声嘶哑问询,帐中人似已然是油尽灯枯,虽已然使出八九分气力,话语声亦是低微得很。

    “客爷莫急,还需不消一炷香功夫,咱便可踏足南漓疆域,眼下正巧是下八家侍卫驻守,欲要入城,要比平常快上不少。”车夫头也不回,只请抡鞭打马急行,就连这句话语也叫车帐颠簸得断断续续,听不甚分明。

    车帐中人一身方士打扮,衣衫破损,面门青黄,数十成百粒汗珠自额角鬓间滚落,车帐颠簸一分,汗浆便多出一分。从齐陵边关最近处城池而来,不过短短两日行程,这位方士浑身已是浸透数次,双膝之上,形同落梅残红,洒落车帐。

    方士瞅着车帐外起伏不定的茫茫旷野,低低骂道,“晦气,小爷晃荡了四国,就连中州也走过一趟,却不想能在小庙碰上大佛,这一剑吃得,当真是后患无穷。”随后方士从肩上布包之中,取出枚莹白如玉的珠子,咬牙将其放于膝上,疼得眼角一阵跳动。

    “天杀的胖子。”

    说来也是怪异得紧,那珠玉沿髌边游动一阵,竟然将周遭血水一并消了个干净,原本通透如玉的那枚珠子,通体也是生出几道浅淡赤纹,随后脱开方士指尖,自行回返到布包之中。

    年轻方士合上双目,将惨白唇角抿住,昏昏睡去。

    自那日府上剑光大起,他便由信步江湖的名门之徒,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且不说境界倒退数成,就连双足及地,都只是奢求而已;往常可点水腾林的独到身法,唯余两根破烂竹杖强撑。除此之外,事出不久后,齐陵整座江湖便传出信来,府上下至家丁,上至残存军甲,皆是不留活口,曾有人瞧见大片军甲调动,自齐陵京城浩浩荡荡而出,直奔府上而来。

    即便方士师门天下称绝,可就依自家师父的脾气,恐怕方士死在荒郊野岭,也只怪他能耐不济,想要师尊出手护短,他宁可去信天子同醉汉同乘一舟。故而这数月以来,年轻人虽数次遇险,却从未正经出手,毕竟双膝已然叫人废去,若是不借助身法脱身,单凭如今跌落至所剩无几的修为硬撼兵卒,定时凶多吉少。

    百日有余,从仙家弟子沦落为丧家之犬,若说心头并无恨意,自然是虚言,方士睡梦之中叫钻心苦楚惊醒之时,当真是恨不得从那身宽体胖的剑客身上咬下两块血肉,咬碎一口坚牙,却只得强忍痛楚。至于那从小公子手中赚来的银两,哪里还胆敢明目张胆使出,只得分成数块散碎银两,用些饭食,躲避官府盘查。

    好在落难时节市集之中有位穷困潦倒的落魄老叟,承了两壶烈酒,些许碎银的好处,将双腿废去的方士搬到自个儿破庐之中藏下,这才险之又险地避开官府与兵甲搜查,随后辗转百里,临近齐陵边关,找寻着一架鬼市之中雇来的车帐,这才得以脱身。

    迷迷蒙蒙之间,车帐已停。

    “客爷,金柳城已到,不如先行歇息一阵,再南下不迟。”车夫勒住缰绳,朝车帐后说道,听闻车厢之中并无动静,于是又是笑言,“我说客爷,您出银钱,小的自然是要卖些力气,不过既然是人,一路奔行得辛苦,总要歇息一阵吧。”

    车帐之中依旧寂静无声。

    “同个将死之人废话作甚,正是齐陵与南漓交界的地界,压根也无半个人影,守军更是常年不见人影,既然兄弟钓来头肥鱼,拿了包裹银钱,尸首弃置荒野就是,无需多言。”

    车帐本是停于荒郊野岭,此刻却是无端走出数道人影,为首一人丝毫也无半点忌讳,狞笑开口,将掌中刀朝车帐之中轻轻一伸。

    五掌宽窄的车厢壁上硬木,竟是被这汉子一刀贯透,血水迸溅。

    可随即车帐之中,便有人打了个呵欠,“我说这破车漏风撒气,原来是这么回事。”

    在这冬雪纷纷的凛冽时节,却有蝉鸣声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