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月光家的剑圣

第42章 风影的4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河野,岩隐精英上忍,主要负责的,便是守卫国土东方的安全,更确切一些的说,就是防备云隐。

    尽管四大国同时对木叶宣战,但无论是哪个国家,显然都不敢真的倾巢而出,围攻木叶。

    能够抽调其他方向的一些兵力,就已经是一种十分冒险的行为了。

    这也是木叶面对四大国围攻,还能做到游刃有余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就拿岩隐来说,河野手下从开战以来就没有被抽调过任何一个忍者前往前线,西方负责防备砂隐的忍者部队,同样如此,岩隐依靠的,只是本就用来防备木叶的南线边境忍者部队,以及村子中的部分忍者。

    而看着东明那边打的如火如荼,河野心中无疑还是十分羡慕的。

    战争虽然意味着死亡,代表着残酷,但作为忍者,尤其是作为指挥官的河野,显然更看重战争带来的其他东西。

    例如战功,例如荣誉,例如声望。

    不仅河野如此,他手下的中忍、上忍们同样如此,甚至内心中比他还要热烈。

    毕竟相比起已经能够参加决策,基本上已经升无可升的河野,中忍们渴望通过战争中的任务和战功,胜任上忍,上忍们则希望能更进一步,参与到决策之中,而不是一直都只能作为在一旁跪着听从命令的“打工人”。

    不过,当河野收到了大野木送来的消息之后,他心中原本对东明的羡慕,瞬间便消失无踪了。

    三代目雷影亲自率领精锐云隐忍者潜入土之国。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河野自然心知肚明。

    尤其是在大野木命令他先将人放进来,而其他忍者已经向着这边赶来,准备包饺子的情况下。

    只是,虽然心中兴奋不已,但他却也更清楚,如何才能让三代目雷影不怀疑,安心的率领云隐忍者进入土之国,是这一次任务的重中之重,如果他要是演砸了,那整个计划立刻就会陷入失败。

    。。。

    “通知第一、第二两个大队,两天秤大人的命令,立刻随我前往草之国支援。”

    将脸上的兴奋、期待等神色勉强压下,换上了一副凝重神色的河野,叫来了传令兵。

    人多嘴杂,最好的办法,显然就是让手下这些人真的相信,他们这一次确实是要去支援草之国前线的。

    “河野大人,难道那边真的撑不住了?”

    得到命令后第一、第二大队长官,一边令副手集合属下,一边亲自跑来向河野询问。

    为了做到尽可能的保密,除开河野之外,哪怕是同样作为指挥官的两名上忍大队长都不知道真正的情况。

    “木叶狡诈,事先在神无毗桥上安置了上百张起爆符,战争开始之后,派出那个该死的月光岚悄然靠近后,将桥炸断,木叶趁机进攻,损失惨重。”

    河野面对两人急切的询问,演技倒是很不错,脸色凝重的仿佛能够挤出水来,说道月光岚这个在岩隐忍者中知名度很高的对手的时候,更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不过,河野脸上的咬牙切齿,倒很可能并不是装的。

    毕竟在事后调查处结果,以及后来木叶为了打击敌人士气,鼓舞己方士气的目的,将月光岚炸桥行动四处宣扬的时候,整个岩隐对于月光岚,都带着一股恨不能将他撕碎、嚼烂、生吞活剥的仇恨。

    “又是那个能隐身的月光岚吗?!”

    “暗部不是早就已经有能够识破隐身的手段了吗?为何还会被那个月光岚隐身靠近,把桥炸断?”

    “好了,这种问题你们还是等到到了草之国,向东明手下那些废物询问吧。”

    担心自己继续再说下去,很可能会露馅儿的河野,面对两个“好奇宝宝”,脸色不善的直接赶人。

    。。。

    在河野率领手下装模作样的向着草之国赶的时候,三代目雷影率领的精锐云隐忍者队伍也已经到了土之国边境。

    “艾大人,河野亲自率领两支大队,共五百名忍者在不久之前刚刚离开。”

    擅长侦查的特别上忍们,也很快就发现河野率领大量忍者离开。

    “看来,岩隐这一次确实是吃了不小的亏,以至于大野木那个老家伙都不得不开始抽调这些在边境驻守的忍者部队了。”

    不疑有他的雷影,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喜出望外。

    “一次离开了五百忍者,而且连主将都离开了,他们的守备必定会有纰漏。”

    于是原本还打算硬碰硬发动突袭的他,立刻决定改变计划。

    “全面侦查,寻找漏洞,绕过他们,潜入土之国腹地。”

    “是!”

    其他云隐忍者自然也十分认同雷影这个临时更改过的计划。

    毕竟,就算现在趁着敌人实力薄弱能够取得大胜,但无疑也会打草惊蛇,还不如索性绕过对方,进入土之国腹地后再骤然爆发。

    至于这样会不会包饺子,以对方如今不过只剩下一个大队,两百余名忍者的实力,想要拦下他们这一百多精锐,无疑是痴人说梦。

    更何况,在他们身后,已经集结完毕的又一支忍者大军马上就要赶来,扩大战果了,这两百余名岩隐忍者与其想要阻击他们,倒还不如先想想怎么在数倍的云隐忍者的进攻下活下来更现实。

    但心中无比自信的雷影和云隐忍者们却不知道,河野率领着的五百忍者,只是赶了半天路之后,便绕了一个大圈,沿着泷之国的边境,去包抄他们的后路去了。

    他们更不知道,在岩隐村,在草之国,数量更多的岩隐忍者,同样正在星夜兼程的向着他们直扑而来,势要将他们尽数留在土之国境内。

    而他们赖以仰仗的间谍,虽然无比焦急的想要将消息送出来,通知他们立刻撤退,但面对已经完全封闭起来,决不允许任何人外出的岩隐村,却是无能为力。

    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彻底张开。

    留待他们的,不是鱼死,便是网破的残酷结局。

    。。。

    相较于岩隐及时察觉云隐的动向,而且还顺势布下了天罗地网的迅速反应,同时成为了盟友偷袭目标的砂隐,显然就有些太过迟钝了。

    不过,这倒也不能完全怪砂隐。

    一方面,木叶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在战争打响,其他方向双方都是僵持的情况下,砂隐是第一个反被木叶推到国土内的村子,迫于无奈之下,三代目风影都不得不亲自抵达前线,稳住战局。

    另一方面,这也是因为雾隐孤悬海外的情况下,砂隐难以及时把握雾隐动向的缘故。

    毕竟相比起大地,在茫茫大海上,别说是想要跟踪了,就是想要及时发现敌人,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特别是在雾隐忍者大都擅长水遁忍术的情况下。

    除开这两点因素之外,另外一个令砂隐反应如此迟钝的因素,则完全是因为砂隐自己的贪婪了。

    在旗木朔茂主动将战线退出沙漠后,哪怕是三代目风影亲至,面对旗木朔茂率领的暗部精锐部队也讨不到什么太大的便宜。

    而眼见木叶这边实在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砂隐便又将目光放到了已经纠缠了数年的老对手——雨隐的身上。

    于是,本就没有防备的砂隐,又被雨隐牵扯了好一部分精力。

    直到海边的消息传到砂隐村,砂隐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竟然被盟友雾隐背刺了。

    一时间,愤怒、惊慌等等情绪瞬间笼罩了砂隐。

    更糟糕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主心骨的风影还不在村子里,而是在前线与木叶对峙。

    唯一庆幸的是,千代和海老藏这两个德高望重的长老还在村子里。

    于是深知时间紧急的二人,一边立刻通知风影,一边组织人手,准备将雾隐重新赶下海。

    短暂的混乱之后,千代和海老藏亲自带队,叶仓、蝎等在雨之国战场上磨练过的新人为骨干,立刻前往救援。

    而直到千代等人已经出发,在前线的风影才终于知道雾隐背刺的事实。

    不过,在看到了村子传来的消息后,他却没有露出太多的愤怒,眼神之中有的,只有失望。

    继而在将信交给罗砂,并在罗砂飞速的看完,面露震惊与愤怒的时候,声音有些疲累的开口问道。

    “罗砂,你认为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呢?”

    虽然经历过当初在雨之国差点被诬陷为叛徒的事件,但三代目风影对这个事实弟子显然还是信任和看重的。

    “自然是坚决反击,将雾隐赶下海。”

    面对询问的罗砂,回答的倒是没有什么纰漏。

    但这显然无法让风影感到满意。

    “除了这个呢?”

    罗砂悄悄瞄了一眼风影的脸色后,不免陷入了困惑。

    但很快,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禁骤变。

    “风影大人的意思是,”

    罗砂小心翼翼的一边看着风影的脸色,一边小声说道。

    “与木叶停战?”

    虽然说得是停战,但显然二人都明白,这就是祈和,就是变相的向木叶认输。

    “不仅仅只是停战。”

    风影对罗砂的回答略感满意,但却也并非完全满意。

    “最好还是与木叶再次结盟。”

    听到风影的话已经有所猜测的罗砂,在听到风影口中真的说出“结盟”二字后,还是忍不住面露惊异。

    “毕竟,如今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不是吗?”

    但风影显然并非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了认真的思索。

    或许,早在雾隐偷袭这件事发生之前他心中就已经仔细想过与木叶停战,乃至是结盟这件事了。

    只不过是缺乏一个合适的,足以令砂隐忍者们信服的理由,才一直没有宣之于口。

    而如今雾隐恰好给了他一个十分合适的理由。

    “雾隐偷袭我们在先,我们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自保。”

    明白风影想法的罗砂,立刻赞同了风影的这个想法,而且还替风影说出了这么做的理由。

    尽管风影心中或许早就有了这种念头,但显然,由风影提出这种明显带着认输意味的提议是十分不利的。

    “是啊,雾隐背弃盟约,偷袭我们在先,为了自保,我们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见罗砂如此上道,风影自然是十分欣慰。

    “如今木叶虽然看起来强势依旧,但战争打了这么久,木叶肯定也早就已经赶到疲惫不堪了。”

    紧跟着,风影又再次说起了作为对手的木叶。

    毕竟他们想要祈和,甚至是结盟的话,总不能只是一厢情愿,还必须要作为对手的木叶也同意。

    “你带着我的这封亲笔信,立刻去见旗木朔茂。”

    说着,风影从忍具包中掏出一个信封,交给罗砂。

    而看到这封信,罗砂心中愈发肯定了,风影早就有了停战的念头。

    “是。”

    恭敬的接过信,罗砂便想要离开。

    “在与旗木朔茂见面的时候,不妨提一下雾隐的偷袭。”

    但风影接下来的话,让罗砂立刻再次转过身来,一脸惊疑的看着他。

    毕竟这样自爆如今的困境,木叶万一觉得有利可图,趁势发起强攻怎么办?

    “木叶如今没有这份实力,”

    知道他心中想法的风影,却一脸笃定的摇了摇头。

    “否则,当初旗木朔茂就不会退回去了。我们如今仅仅只是腹背受敌就已经如此慌张了,以一敌四的木叶,如今也只不过是在硬撑罢了。”

    “可这样的话,万一木叶趁机狮子大张口的话。。。”

    罗砂想到自己刚刚看到那封信时,自己心中的那种慌张,倒是对风影的话能够理解,但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将这件事告知木叶。

    “你还是不懂。”

    风影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不过还是十分认真的,详细的为他分析道。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木叶相信,我们是真的想要和他们停战,而且,对于如今以一敌四,举目望去都是敌人的木叶,他们最需要的,不是其他的,恰恰是一个有足够分量的盟友,为此,他们又怎么可能会为了区区一点财货就将最最需要的盟友往外推呢?”

    “属下明白了。”

    罗砂这才恍然大悟,连忙一脸敬服的躬身回答道。

    “那便去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