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江湖唯一玩家

第二百四十九一章 最后一味药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黑玉断续膏用不了多久,就将配制成功,乔渊的心情很是不错。

    只是她的内功武学如今都没有什么突破,终究还要再等段日子。

    闲来无事,也在烟雨庄宅了许久,乔渊便牵了匹马出门,去苏州城溜达溜达。

    有时候埋头造车效果不一定就好,兴许出去走走能有些新收获,这也是前日去找九宫老人唠嗑的时候,九宫给的一些提点。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走走,黑玉断续膏成功在即,她又不能远行,想来想去也就苏州城溜达溜达。

    高兴的话住一天,也可以当天就回来。

    驾马前往苏州城,乔渊还有些感叹,最初她在烟雨庄骑上马的时候,还只能勉强小碎步向前呢,到如今已是熟练无比。

    一眨眼,也来了这个世界好长一段日子了。

    快马奔驰在管道之上,间或路过几辆神风帮或者盐帮的商队,有几人认识她,都会招手打声招呼。

    现在她和盐帮也没什么矛盾了,若她还如当初那般弱小,与盐帮的矛盾可没那么容易消解,不像如今,盐帮那还敢和自己结怨。

    乔渊行了一路,先去到了寒山寺上了柱香。

    她不信佛,不过既然路过,进来走一遭也没什么。

    寒山寺香火旺盛,香客络绎不绝,看着还挺热闹,寺中满是檀香,也有烟雾缭绕。

    烟气实在太重,熏得乔渊眼睛难受,她便也没在寒山寺多待,出了寺门,见到边上竹林中有一座亭子,抱着入亭看看风景的想法,走了过去。

    亭子中也坐了不少登山休息的香客,空气中除了竹叶青香,隐隐也还带着檀香味道。

    乔渊站在亭子外的大石头上,眺望竹林风景,看了会,注意力倒是被站在亭外竹林边的一位男子吸引了过去。

    那名男子身着绿衣白袍,衣袂还带着金边,看着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约莫有个三十来岁。

    就是眉宇间有几分喜色,又带着几分焦虑,目光眺望着西北方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偶尔路边停留之时,乔渊也会旁观的注意一下路人,好奇他们行往何处,目的为何。

    她现在就有些好奇那男子在等待什么。

    不过她也就是心底猜测一下,终究只是陌路之人,自然不会冒昧的上去问。

    看上两眼,乔渊就准备收回视线,一直盯着人看也是不礼貌的举动。

    只是那男子感官似乎也敏锐的很,感知到了她的视线,转过了头来,与乔渊对视。

    见状,乔渊微微点头示意,便跳下石头,去寒山寺外牵了马,便往山下行去了。

    倒是那男子多看了乔渊两眼,更多是在看乔渊背上的紫影蔽日伞,这样的兵器,在中原武林并不常见。

    不过随着乔渊的远去,男子也收回了目光。

    乔渊说是要来苏州,却也没进城,而是留在了城外,驾马去到了一片枫林。

    苏州城外枫晚林,在游戏里也挺有名气,毕竟是个风景不错的地方。

    如今正值秋季,这一大片风铃,远远望去一片红艳如火,让她忍不住驻足。

    勒马将之拴在了树干上,乔渊漫步在枫林之中,不时有红色的枫叶飘落枝头,一片落叶落在乔渊的头上,她抬手轻轻将之拂下。

    地上也铺满了落叶,同样是火红一片。

    乔渊飞身而起,立在一株看着挺高的枫树之上,上身探出了树冠,远望而去,能依稀见到远处小山上寒山寺的轮廓。

    靠坐在树枝上,乔渊静静沉思。

    她一有空闲便是研究内功武学,企图再有突破,哪怕是现在也忍不住要点开武学面板看上一眼,可其实现在的她已经不弱,是不是也该让自己有所放松。

    太过急迫,效果也不是很好。

    还不如以前在移花宫的时候,乔渊偶尔也会休息一下,四处走走,或者被逼着练字,其实也算是休息。

    她倒是许久没练字了,很难得,才会在去找九宫的时候,算是休息下来,没有想着内功武学。

    还跟九宫老人学了下围棋呢,就是静不下心,水平也相当臭,反而是她教会了九宫老人下五子棋。

    想必九宫老人也看出了她那莫名的急迫感,才有此提点。

    翻身落到下一截树枝上,乔渊干脆躺了下来,双臂枕在脑后,闭目假寐,她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在繁茂枫叶的遮掩之下,就算有人从这里路过,不仔细一点的查看,都不知道这枫林之中,有棵树上睡着一个人。

    当然这里,来的人也不多就是了,枫林有那么大,就算有那么三两人路过,也不会走到乔渊这里。

    乔渊真正睡着前,心里头还在想,等她睡醒了,树上拴着的那匹马会不会被人牵走,她都丢过好几匹马了。

    不过才睡了两个时辰,乔渊就被惊醒了。

    她本身早已锻炼出了足够的警觉性,不远处的打斗声音传来,她当即便醒了过来。

    侧目望去,就见是一伙人且战且退,还有一伙人在后头追杀。

    看不出来什么身份,也没见有什么交谈,毕竟死战的时候谁有工夫瞎比比,都是忙着拼命。

    不知是因为什么引来这场追杀,也不知道谁是谁非,乔渊也懒得跑去惹什么是非,便继续隐在树上。

    就是那伙人跌跌撞撞的就往自己这边跑过来了,乔渊无奈的叹口气,还好她为了休息将紫影刀抱在怀里的,此时手已经握在刀鞘上,若是有人发现自己可及时抽刀应对。

    乔渊浑身也紧绷起来,做到了随时暴起出手的准备。

    这些人实力看起来不如自己,但总数不少呢,也没差到哪里去。

    也不忘仔细观察了一番,最前头被追杀的那批人,中间围着一个人,那人怀里还护着个包裹。

    看着像是因为宝物引起的争斗,这种事儿更不好掺和,她这会要是被发现,搞不好以为自己也是来夺宝的。

    乔渊就只能等着,期望他们没有发现自己。

    只是随着更后面追杀得到那些人冲上来,这些人的队伍也维持不下去,很快便被冲散,变成了一场混战。

    不过这样也好,没人顾得上抬头看一看头顶。

    乔渊所在的树底下,就有两人在那对战,还有一刀子砍在了树干上,窸窸窣窣落下去不少枫叶,乔渊身上也盖了好几片。

    她现在依旧不动弹,只是静静的注视这他们,这时候真有人抬头看一眼,保不准要吓一跳。

    “兄弟们撑住,石先生马上会来支援我们!”这时终于有人喊了一嗓子,是护宝的那一队。

    闻言乔渊挑了下眉头,石先生?总让她想到与移花宫有那么一丢丢关系的某人。

    不过想想也不会那么巧,况且那人要什么东西,也不需要这些人去获取吧,这帮人看着就是江湖草莽,武学路数都乱七八糟的,耍什么的都有。

    没人注意到自己,乔渊依旧默默围观。

    只是那个被护着的包裹,在混战中被打落下来,包裹散开,露出了里头的一个玉盒。

    拿玉盒装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不凡啊。

    乔渊看了一眼,游戏面板给她显示出了一条信息,乔渊双眼立即就瞪大了。

    难得见到这么一条信息,显示的是个装着药材的盒子,还把药材名字都显示出来了。

    多么熟悉的一个药材名字,这不就是黑玉断续膏中她们未能找到的那一味药材。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开什么玩笑,她怎么不太敢相信,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呢,莫不成其实自己还没睡醒?

    当然虽然这么想,乔渊可不会傻乎乎的掐自己一把,感觉下疼不疼验证是否是在梦中。

    是现实还是梦,乔渊还是分得清的。

    虽说抢东西有些不道义,但那味药材近在眼前,不上去抢?

    她忍不住啊!穆神医也不敢保证他配置出来的替代品好不好使,能够得到这位药材,黑玉断续膏的配置成功率大概就有保障了。

    “铿锵”一声,紫影刀出鞘!

    乔渊在树枝上翻身,脚底一踏,直接飞跃而起,朝着那个玉盒落去。

    周围还有两三人也冲过去抢那个盒子,乔渊翻手几个弹丸夹在指尖,一一弹飞出去。

    她还有一招玲珑骰呢,此时自己还未靠近,花神七式暂时不考虑使用,远程就是玲珑骰了。

    她也很少用玲珑骰,就那么一招,在花神七式面前,真没什么用,这个时候倒是意外派上了用场。

    那几人被弹丸击中,向后倒去,其中一人还被身后之人借机砍了一刀子。

    此时也有人注意到了突然出现的乔渊,目瞪口呆,没想到暗处居然还有人藏着。

    乔渊落下地来,附身抄走地上的玉盒抱在怀里,便又飞身而起,落到了一棵树上。

    原本混战着的两方,顿时都停了下来,看向了乔渊。

    乔渊咧了咧嘴角:“借此物一用!”

    当然,她大概率是不会还的,也还不了。

    主要也弄不清楚这伙人,是一方夺宝后被追杀呢,那是另一方纯粹为了夺宝而追杀,她要归还相应的钱财也不知道还给哪一方。

    说完,那些人变了脸色,都往作势要往乔渊这边冲杀而来。

    乔渊身法轻盈灵活,还不忘喝下一口御风神水,在枫树见来回跳跃,朝着自己拴马的那处而去,看看马还在不在。

    不少暗器朝着自己射来,乔渊侧身躲避,躲不开的反手执刀将之击落。

    那些人速度都没乔渊快,很快就被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见到自己树边的马,乔渊落于马上,抬手一刀劈断了拴着的缰绳,便调转马头准备奔袭返回烟雨庄。

    反正抢完东西之后的影响,之后在处理,这东西太难寻觅,她决不能就此放手。

    然而不等她驾马提速,一人飘然落于前方,双手背在身后,沉着脸看她。

    有些眼熟,乔渊想了下,是自己先前在寒山寺外竹林边遇到的男子。

    难不成此人,就是在等这味药材?

    也不知道他是要作何用处,乔渊抱紧了玉盒,思考着要不要冒险将之放进背包离去。

    男子给她的感觉有些危险,看她的目光也无比冰冷,她可能有些麻烦了。

    “劳烦姑娘放下手中玉盒。”男子声音低沉柔和,却带着威胁之意。

    身后也传来诸多脚步声,那些人随着乔渊的驻足,也靠近过来。

    见男子没有直接出手,乔渊还有空回头望上一眼,追兵之中,有一部分人停下了脚步,随后返身意欲离开。

    另一部分的人倒是还在往她这里来,乔渊也看到了先前护着玉盒的人也在其中,就是受了伤,身上的衣服带着晕开的血迹。

    再回头与男子对峙,游戏面板的实力对比也显示了出来,红色,意味着此人实力超过自己不少,大概率是打不过的,她麻烦大了!

    紧了紧怀中的玉盒,乔渊持刀挡在身前,开口说道:“阁下尽管开价,只要我能付出的代价都可交于阁下,交易如何?”

    “交易?我若是不出现,姑娘可就直接夺走此物了,此时来与我谈交易?”男子神情淡泊,向着乔渊逼近了一步。

    “先生,此人趁我们与人交战的时候,夺走了宝物。”其他人也冲了过来,挡在乔渊身后,如今的乔渊进退两难。

    但手中的药材对于她的意味也十分重要,见男子没有直接暴起出手,那就还有的谈,乔渊不会轻易放下。

    “先前局势混乱,我也不知该向何方交易此物,才出此下策,此时是我冒犯了。此物对我极其重要,还望阁下能将此物交易于我。”横竖应该是打不过,不论是游戏面板显示的实力对比,还是乔渊自己的感知,她为表诚意率先收起了自己的刀。

    男子也认出眼前马上的女子,是寒山寺外一面之缘的路人,没想到这一刻竟是以这等形式再见。

    那把伞男子也还有印象,看着像是外域的锻造手法,思及此处,男子面色更冷,已是有出手之打算:“外域之人?此物对我亦是极为重要,更不会将此物交给外域之人,姑娘还是叫出来吧。在下君子堂石砚冰,你可以试试,能不能活着将此物带出这片地界!”

    “等等?你是石砚冰?”乔渊一脸的错愕,搞什么,这不是魔幻了?

    脑中灵光一闪,响起先前听到的那句喊话,喊的可不就是石先生。

    可是石砚冰为何要寻找这味药材,曦池应当不曾求助于石砚冰,不然自己不会一点都不知道。

    若这是石砚冰为夙絮找的,他又是怎么得到的消息?移花宫将此事可瞒的很紧,之外顶多也就是九姑娘那边知晓,但九姑娘更不可能透露给石砚冰知晓。

    况且自己抢了石砚冰的东西,乔渊背脊一凉,被夙絮知道了会不会挨揍。

    温柔的人发怒的话,更加可怕的。

    “姑娘看来是知晓在下的,现在可否交出玉盒?”石砚冰看乔渊脸上变幻莫测的神情,有些许疑惑,不过那玉盒他自然是势在必得的,还不交出来的话,也就别怪他以大欺小出手了。

    若不是见眼前女子还年轻,石砚冰早已出手夺回玉盒了。

    乔渊皱起脸,抬手拧了下自己的眉心,想了想,下马将手中的玉盒抛给了石砚冰。

    石砚冰的东西,管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给夙絮找的,她也得还。

    况且看这样子,自己再不还,就得挨石砚冰的揍了。

    “是在下冒犯了。”乔渊也不忘拱手道歉,又有些犹豫,要不要告知自己的身份呢。

    接过玉盒,石砚冰解下腰间一个袋子,甩手丢给了那群先前的护宝之人,那些人接过东西打开来查看之后,便干脆的离开了。

    乔渊看了一眼,估摸这些人只是帮石砚冰寻药材的,反正肯定不是君子堂的人,石砚冰也动用了不少力量的样子。

    那些人远去,身影渐渐消失在枫林之中,石砚冰看着还停留在原地的乔渊,没有再理会,返身欲走。

    “先生且慢。”乔渊叫住了他,急忙问道,“晚辈有些好奇先生要此物作何,可否告知一二?”

    她还是很好奇石砚冰怎么得到的消息。

    虽然思来想去,石砚冰应该是为夙絮寻找的,但总要确认一下以防万一,万一石砚冰就是有自己的用处呢。

    若不是为了夙絮,乔渊不惜亮出墨玉梅花令,以移花宫的名义,再与石砚冰谈一谈交易。

    “这与你无关!”石砚冰显然并不想搭理先前企图抢夺此物的乔渊,没动手已经不错,更别提解答乔渊的问题了。

    见石砚冰腾身要走,乔渊没办法只得喊道:“在下移花宫弟子!”

    听到移花宫三字,都已经腾身跃起的石砚冰顿住,复又落下地来,转身狐疑的看向乔渊:“花宫弟子?”

    乔渊干脆亮明身份,拿出了墨玉梅花令:“在下乔渊,移花宫两位宫主的亲传弟子,先生年节送的披风,还是我与烟迟师姐带进的花宫,若是不信寻那位送礼的弟子一问便知,风铃谷也可验证我的身份。”

    石砚冰沉默片刻,乔渊能说出自己送的是披风,他便已经信了大半,却是没想到与自己夺药的,会是她的弟子。

    这闹得倒是有几分尴尬。

    “现在先生可否回答晚辈的问题?”身份亮出来了,乔渊自然也直接以晚辈自居。

    石砚冰却是又走了回来,审视着乔渊,直截了当的说道:“为夙絮,我听闻,你们只差这最后一味药材了。”

    乔渊:“您,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这个问题乔渊真的好奇,她反正不觉得曦池会向石砚冰求助。

    “我与穆神医有些交情。”石砚冰说道,“只是不知道,曦池大宫主,接不接受我寻来的这味药材。”

    “我与师父踏足西域,也未能寻到,如今近在眼前,不论师父接不接受,反正我替她接了。师父已经返回花宫,黑玉断续膏一事,由我负责。”不管曦池什么想法,反正这药材石砚冰愿意给,乔渊就肯定收,大不了就是再挨曦池两下,反正……也不是很痛,吧。

    而且曦池估计也是会接下来的,顶多心里有些挣扎,对夙絮如此重要的一物,曦池再骄傲,想来也会愿意让步,顶多,会给石砚冰支付不少代价,当做是交易此物。

    “好,如此,我便与你一道去寻穆神医,将这药材交予他。”石砚冰如今还是相信了乔渊的身份,只是他也要亲手送到穆神医手里才放心。

    看样子自己游览苏州的计划是夭折了,但此番收获出乎意料,也算是圆满。

    “那,先生先请吧。”乔渊拱手俯身。

    石砚冰点头,直接运起轻功便向着烟雨庄行去:“你驾马跟上吧。”

    乔渊再度翻身上马,在石砚冰身后快马追着他,石砚冰这等实力修为,那速度可快得很。

    其实还是轻功要快些,毕竟有御风神水和神行无踪在呢,但轻功一路跑回去可累得很,内力也不一定烧的了这不短的路程,还是驾马合适。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烟雨庄,石砚冰停在院门口等了片刻,乔渊赶上来,下马引石砚冰进门。

    穆神医刚刚研究出替代品,此时还在处理其他药材,并未开始配制黑玉断续膏,这药材送来的正好。

    得知石砚冰找到了最后一味药材,穆神医也喜出望外,这下他更加放心了。

    他也担心替代品效果不如意,最后配制出的黑玉断续膏不足以医治夙絮,那太砸他招牌了。

    得到了药材,穆神医立即钻进了他的药房中,继续研究配制黑玉断续膏。

    乔渊安排花宫弟子给石砚冰上茶,面对石砚冰,郑重的拱手行礼:“乔渊在此,谢过先生相助!”

    不管石砚冰是否心甘情愿动用自己的人脉物力寻找药材,她都该谢上一声,乔渊又抱歉的笑笑:“也再为晚辈先前的无礼举动,向先生赔罪。”

    “不必了,我只是为了夙絮,至于你先前的举动,想来也是关心则乱,我自然不会怪罪。只是日后行走江湖,此等行径还望你能慎重。”石砚冰摆了摆手。

    “晚辈记下了。”石砚冰的为人,乔渊自然清楚,这等教诲也受下。

    石砚冰将药材送到,也无意久留,夙絮又不再此处,只意思下饮了口茶,便准备离去:“回花宫为夙絮医治之时,可否知会我一声?”

    乔渊点头应了:“自然可以。”

    一株珍贵药材,就换这一声知会,乔渊可没有拒绝的理由。

    随后石砚冰便转身离去,乔渊将之送出了门。

    站在院中,她勾唇笑起来,这下子,药材是全齐了。

    当然,至于石砚冰找到药材的消息,她准备先压下,回宫之后再跟曦池说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