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旺夫农女超超超好命

,第243章,达成共识(3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

    洛景初愣住。

    他自问武艺不俗,却不想被席西洲一拂,就站不稳。

    刚要出手。

    勇毅侯的声音传来,“景初,不得无礼,这是昭王殿下!”

    “谁?”洛景初惊愣。

    仔细去看席西洲。

    倒是有几分九皇子小时候的样子,可,可……

    他忽地瞪大了眼睛,似想到了什么,怒骂一声,“你卑鄙,竟敢利用我妹妹!”

    对于霁月光风的洛景初来说,利用一个女子算不得真男人。

    席西洲冷笑一声,“利用南风什么?得到你们勇毅侯府的势力么?你们也太瞧得起自己了!”

    “你……”

    “从一开始认识她,并动心动情对她好,并不知晓她身世,只是偶然知晓,想着为她寻到家人,让她有个家而已!”席西洲沉冷低声。

    “真爱一个人,就算我是好心,亦提心吊胆,就怕她误会。再者若我要问鼎帝位,有没有你们勇毅侯府、国公府并无差别,别在这里大喊大叫,觉得自己多重要!”

    席西洲这话是跟洛景初说,亦是跟勇毅侯说。

    洛景初要反驳。

    勇毅侯再次开口,“景初,你进去陪着你母亲!”

    又看向席西洲,“昭王殿下,作为父亲,臣有知晓自己女儿身体状况的真相!”

    “嗯!”席西洲应了一声。

    他不想这样子跟勇毅侯对上,虽然他根本就不怕。

    但万一南风将来某天想要回侯府,那么勇毅侯就是她的父亲。

    雅间内,香炉里燃着香,清清寥寥,在雅间内弥漫着。

    席西洲、勇毅侯相对而坐,两人都沉默着,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事关南风(女儿)都怕开口说错话,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到底还是爱的深、爱的真,天大地大,只有南风一人的席西洲先开了口,“当年侥幸活下来,我曾回过京城,想回宫,但是半路再次被人追杀,我吓坏了……”

    这是假。

    但想要取信于勇毅侯,想要得到元承帝的怜惜,这些谎言必须说。

    席西洲亦说的毫无压力。

    这个世上,唯一能让他心疼、怜惜,除了爱她、宠她、疼她、对她好的姑娘,就睡在隔壁雅间,命悬一线。

    而他要带南风走,不引起太多人注意,必须得到勇毅侯首肯。

    “我和南风相隔很近,我每日回家的路都要经过她家的那个村子,我很早就知晓有她这么一个人,不得父母疼爱,时常被磋磨,因为同病相怜,我关注她许久,也曾动过带她离开的心思。但每一次我偷偷带她走,她都会生重病,送回郁家就会好起来!”

    “期间我曾遇到一个大师,大师为她批命,是早夭之像!”

    勇毅侯忽地坐直了身子。

    洛爱出生的时候,护国寺方丈也为她批命过。

    ‘盛极必衰,早夭之命,若得帝皇之人舍命相互,尚有一线生机,但命格已改,她是她,亦不是她。’

    “我也曾暗中帮助过她,但不管我做什么,都会反噬到她身上。至此我再也不敢妄动!”

    “我一直在等,等她自己冲破锢桎,然后带她离开,直到冬至那日,机会终于到来,她的反抗,昭示着她的反抗。离开郁家,她一无所有,住山洞,进山挖草药……”

    “侯爷此刻见到的南风,那是我费尽心思悉心养了半月多的结果,早前的她浑身伤痕,瘦成皮包骨,脸上、受伤都是冻疮,唯有那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透着希冀!”

    “大夫说若是迟一些,她最终会命不久矣,我才带着她前往神医谷。知道她身世是个意外。看到那肚兜、玉佩我便知道她身世非富即贵,综合种种,我猜到她的身世,未经过她允许,便往京城飞鸽传书!”

    “我也怕,怕她真的就此死去。来神医谷的路上,她的眼睛莫名其妙肿了起来,什么都看不见,然后陷入昏睡。知道遇见无相子,用我心口血画了符纸,才保她能够白日清醒,夜晚沉睡。但睡过去的她,无论发生什么都醒不过来。先前侯夫人抱着她哭,想来是泪水湿透了那符纸……”

    勇毅侯吞了吞口水,心口疼的厉害。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继续活着?送回郁家吗?”勇毅侯问。

    “送回郁家,以道门秘术,为她更改命格,而我是这个引子!”席西洲幽深低语。

    “你是帝王命格?”勇毅侯问。

    “是,我是帝王命格,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我要做皇帝,将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人踩在脚下,我要让南风好好活着,昨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席西洲说着看向勇毅侯,一字一句说道,“这个世上,并不是只有侯爷情深!”

    他席西洲前世为爱赴死。

    这一世重生归来,费尽心思的寻觅,是做人还是做鬼,做流芳百世的明君,还是遗臭万年的昏君,只为南风一人。

    她生他生,她死他相随。

    前世心甘情愿,今生得了她的情,他更是无怨无悔。

    “你的话有几分可信?”勇毅侯问。

    “这不重要,我从不在意侯爷的看法,我只在意南风的看法,我有几分真心,她知道就好。至于侯爷,待我回京后,你支持也好,不支持也罢,并不重要,我布局数十年,早有随时可以登基称帝的资本!”

    “而我要与侯爷说的,便是带南风离开回郁家村去,希望侯爷不要阻拦,两败俱伤并不好看,若是南风好了,得知丈夫、父亲为她大打出手,只能选择其中一方,想来她不会选择侯爷!”

    席西洲这话就是威胁了。

    “……”勇毅侯沉默不语。

    看向席西洲的眼神里有探究,又寻思。

    他看得出来,他这个女儿并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傻姑娘,相反她应该很聪明,也很有主见。

    与席西洲相处,她倒是有几分强势。

    随后示弱,想来是因为爱着他,舍不得放弃他。

    “我答应你可以,但你什么时候带她回京?”

    勇毅侯退让了。

    为了女儿,他必须退让。

    帝王舍命相救,以自己的命格为引子,击退妖邪污秽。

    “明年秋试,我定会回京,在此期间,等她身子好了,我要带她四处游历,这是我答应她的,必须做到!”

    两个男人倒是很快达成了共识。

    勇毅侯退一步,不阻拦席西洲带南风回郁家村,但洛景初、赵瑜、洛景念必须跟着,他还会派人随行伺候、照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