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爹地快来,巨星妈咪住隔壁

第845章 是我就是条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宁染打开微博,搜索了一下‘荣二爷’。

    头像果然就是荣季林,一小时前,他刚更新了一条微博,大概内容就是南氏为了和荣兴控股旗下的荣耀视频争夺dba的网络直播权,南氏的最高决策人竟然贡献出了自己的女人。

    荣季林虽然没有直接点名南辰,但目南氏的最高决策者就是南辰,这是谁都知道的。

    微博已经被上千人转发,已经排在了热搜榜上,但只排在二十几名。

    宁染被气得心口疼,这个荣季林真是无耻,竞争不过就乱喷粪,荣家竟然有这样的人。

    这时王小欧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问宁染看到那条微博没有。

    “看到了,那个小人太无耻了,竟然这样诬蔑我,我是和唐小姐一起去见的大卫,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不妥的行为。”

    宁染气道。

    “这我当然知道,但现在的网友就喜欢这样的狗血事件,很多人会相信的,我们得考虑要不要澄清一下。

    你的意见如何?

    要不要我让公司帮你起草一份申明,对于对方的污蔑将采取法律行动?”

    宁染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肯定是不能和那个混蛋对骂,事件闹大了,对宁染的名声更为不利。

    “小欧姐,那你们看着办吧,我现在脑子也很乱,我得想想。”

    王小欧表示理解,“那行,你好好休息,我们来处理这件事,放心吧,我们会处理好。”

    凌晨两点,京城‘一号街口’俱乐部。

    荣季林的微博被很多人转发之后,他感觉出了口气,心里很高兴,就和身边的女郎多喝了几杯。

    从包间出来,他一手搂着一个妖艳女子,摇摇晃晃地往电梯口走去。

    穿着服务生制服的男子弯腰给他摁了电梯,两个女的扶他进了电梯。

    电梯来到了地下三层,荣季林的车就停在这里。

    出了电梯,走向他的车,发现司机并不在。

    此时那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请问是荣二爷吗?

    你家司机临时有事走了,吩咐我们找代驾送二爷回酒店。”

    “妈的,他有什么事竟然先走也不通知我一声,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荣季林骂骂咧咧地上了车,两个女的也上车,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在车上厮混起来。

    穿着制服的男子发动了车,看了后排不堪入目的画面,抬头看向前方,认真开车。

    “二爷,是在哪家酒店,哪号房?”

    司机问后面正在忙的荣季林。

    荣季林随口就说了酒店名和房号,然后和两个女的继续忙。

    离酒店的路有些远,约半小时后才到达。

    此时的荣季林已经玩累了,酒劲上来,躺在一个女的腿上睡着了。

    车开到酒店门口,制服男下车,对两个女的说,“你们先回去吧,我送二爷上去。”

    但两个女的不肯走,“二爷可是说了,今晚让我们陪他的,他要是醒来看不到我们,那他会生气的,而且我们的小费也还没拿到。”

    制服男想了想,“那行,你们扶他回房间吧。”

    但荣季林喝多了,两个女的根本抬不动,只好请制服男帮忙。

    制服男将荣季林扛在肩上,看起来很轻松地走向电梯。

    来到荣季林订的总统套间,制服男从荣季要包里拿出房卡开了房门。

    灯亮起,两个女的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她们发现这房间里竟然有别人。

    那个‘别人’是一个男的,他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长发扎起,面容清秀苍白,白色的衬衫包着一个瘦弱的躯体。

    听到声音,他闭着的眼睛蓦地睁开,发出狼眼一样的幽光。

    “你是谁?

    你怎么会在二爷的房间里?”

    一个女的指着阮安西问。

    阮安西上下打量了两个女的,见她们穿着暴露,浓妆艳抹,大概猜出了她们的职业。

    “你们离我远一点,你们不干净。”

    阮安西嫌弃地说。

    那女的被骂不干净,也是火起,“你个病恹子,你以为你是谁啊?

    竟然嫌弃我们不干净?

    你滚出去,这是二爷的房间!”

    阮安西眉头皱起,这女的太吵,他有点烦。

    这两天暗中跟着宁染来到京城,京城水深,他这个贼头一直不敢露面,心里一直憋着。

    现在还被一个风尘女骂街,心里更恼。

    “把她舌头割了!别让她吵!”

    阮安西冷声说。

    “是,医生。”

    手下走过去,一把捏住那女的嘴巴,手上多了一把匕首,准备伸进那女的嘴里,绞烂她的舌头。

    女的吓坏了,她没遇到过这么残忍的人。

    “饶命,求你……”    “算了。”

    阮安西挥了挥手,“绑起来扔厕所里去,然后把这个混蛋弄醒,办完正事就走。”

    手下将两个女的绑起来,脱下她们的丝袜塞进她们的嘴里,拖到了厕所关了起来。

    阮安西站了起来,然后蹲在躺在地板上的荣季林身边,看了两眼。

    “医生,他喝多了,我把他弄到洗手间用水冲醒。”

    手下说。

    阮安西没有说话,手上多出一把手术刀,往荣季林的脸上一划,血就冒了出来。

    喝多的荣季林也被疼得醒了过来,眼前出现一张苍白的如死神一样的脸。

    脸上疼痛,用手一抹,有血。

    荣季林惊得大叫:“你是谁?

    来人呐……”    “别叫,再叫割断你的动脉。”

    阮安西细声细气地说。

    荣季林想从地上爬起来,但阮安西出手如电,锋利的手术刀一下子就贴在了他的脖子上,“我说了,你再动就割断你的喉咙。”

    荣季林不敢动了。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你要钱是不是,我给你钱……”    “别吵,你就是荣二爷?”

    “我是……”    “你的手机呢?”

    阮安西轻声问。

    “在我包里。”

    阮安西示意手下把荣季林的手机拿出来,“用你了的手机发微博,删掉之前那条微博,然后发一条新的,就说之前发的是不实言论,纯属放屁,并诚挚向宁小姐道歉,再加一句,我不是荣二爷,我就是条狗,一条乱咬人的狗,以后不再乱咬了。”

    手下一番操作,然后把手机递给阮安西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