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锦绣田园:农家小妻有点甜

第九十八章 九找机会献殷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壮啊,桃子是个好孩子,咱家就算是拿出所有积蓄,娘也愿意娶桃子过门,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的桃子不再是胆小怕事的女孩子了,她长大了,勇敢又独立,而且还有想法,又遭人喜欢,现在才十岁,再等两年娘怕她视野广了,咱家小庙容不了她,你还是收收心吧。”

    李大壮何尝不知道,杨桃自从她爹受伤以来,对自己刻意疏远了,身边的人不是有文化就是外面一些有权有势的朋友,自己根本不和她在同一个等级。

    但是这几年,自己亲眼看着她受苦,受累,心里早已经暗暗发誓长大了要待她好,心里一直有她,虽然她年纪小,但是自己愿意等。

    现在看着眼前的丫头和那县太爷的儿子打打闹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自己的姐姐翠花也放下话,“娶谁都不许娶那个扫把星,她已经不是那个唯命是从的丫头了,日后若是在朝三暮四和别人不清不楚,你看她那看着男人不设防的样子,就连她前姐夫卖货郎都勾搭,不信有你后悔的时候。”

    一声声的反驳让他心底有点动摇,是啊,若是她还是之前的桃子,他一定不为所惑,坚持到底。

    可是现在看着桃子,有能耐医治爹爹,请的动回春堂的坐堂郎中,请的动辞官返乡的太医,结交上县太爷的儿子,还有能力有魄力分家成功,这样的女人不是自己这样的人家能够收拢住的。

    最最主要的的一点,桃子的眼里没有自己,反而还在尽量避免和自己接触,这点是他动摇的最大的理由。

    他退缩了,认识到了和她之间的距离,回头看着谈笑风生的桃子,心里突然感觉到一种失落感。

    杨桃看着李大壮失魂落魄的离开,本想上前安慰,但是惧怕人多让他难堪,自己也不是什么玛丽苏圣母,自己从来没有招惹他,也就不存在什么愧疚自责。

    若是因为以前求着他办事让他误会,那就只能说明他这个人办事不讲究,答应办事是有目的而为之,那这样的大壮更让自己看不起。

    看了看身边的尹慕轩,若不是杨莲知道他的身份,自己还真没特意问过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现在连想起来,能和李太医沾亲带故的叫着伯伯,家里肯定也是有点背景,就是没想到,他是县太爷的儿子。

    或许自己真的是不听老人言,也对,自己没有能力还强出头,现在反思一下,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不会再鲁莽从事了,这个小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暂且就这样吧,日后为了自己的声誉还真要谨言慎行,毕竟人言可畏,人都是自私的,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只有以身作则才行。

    正想回去看看井挖的如何,却看见小姑杨香巧拎着果匣子走来,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还真是会找机会,自己不牵线搭桥,她还真是会找机会献殷勤。

    “桃子别走,给小姑介绍介绍这位是……”杨香巧不要脸的拉着桃子看着李太医假意的问道。

    杨桃不想再和别人起争执,便客气的介绍道:“这位是小姑父的师父,李伯伯!”

    杨香巧在刚刚杨莲和桃子争吵的时候听的真真的,说是尹公子是这老头的侄子,没想到陆麒玉的师父竟然还能和官府的县太爷有联系,她便想着先巴结巴结,先攀上关系再说。

    “师父,小女是您徒弟的未婚妻,虽然现在他不在家里,但是您来啦,怎么样也要到家里去做客。”

    李太医看着穿的花姿招展的杨香巧,眼里一种感觉,就是这个女孩比不上杨桃,乍一眼看这姑娘长的清秀,时间长了便觉得也就是长了个好脸蛋。

    但是杨桃是属于耐看型的,而且越看越欣赏她内在的价值。

    杨香巧正要开口继续,却听到里面有人喊道:“出水了,出水了!”

    杨桃听了哪还有心思应付她,飞奔进院里,往里面一看果然出水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本以为今天再不出水就换个位置,真是老天保佑。

    这些足以让杨桃高兴,剩下的便是砌墙掺上石灰浆,别的村子几乎都是村口一口井,供着整个村子饮用。

    但是就杨家村特殊,因为他们依山傍水,水源充足,所以家家户户都有优越条件,只要找对了地下水线,就能吃上地下水。

    杨桃看着乡亲们热火朝天的干着,内心都掩藏不住喜悦,终于可以不用求人担水,吃上甘甜的井水了。

    看着李太医神清气爽的走回院里才想起来小姑好像拿礼物来的。

    看着他们主仆两手空空,有点疑惑,是徒弟媳妇孝敬长辈的,怎么没收。

    李炫航看出了杨桃眼里的疑惑,开口说道:“怎么,谁拿来的礼物我都要收吗,再说她还不一定能成为我的徒弟媳妇,吃人嘴软,我可不想被人抓到小尾巴。”

    杨桃不懂,婚都定了,怎么还能听到李太医这样评价小姑,那不就是意味着她要是想进陆家大门,还要继续努力才行。

    孙叔见桃子还在纳闷干脆解释道:“我家老爷说了,这次来的身份是作为大夫看诊的,若是想要攀亲戚的话,就下次专门做客的时候再去拜访,至于东西,我家老爷从来不收礼物,果子也不行。”

    杨桃伸手佩服,难怪会这样两袖清风的辞官回家,原来也是为让人敬佩的老头,她竖起大拇指道:“佩服,有原则。”

    水井打完了,杨桃竟然意外的发现,这口井里挑出来的水,甘甜清凉,做出来的饭菜特别的香。

    夜晚闲暇的时候,和爹爹商量,借着村里的雇没走,再继续把院子里盖个耳房,用来建座豆腐坊。

    杨俊山听了,就是一惊,这孩子哪来的想法,刚刚打好了井就又要折腾,杨桃为了说服她爹便道:“爹爹,咱们一家三口仅凭着卖草药和画画根本解决不了温饱,还要支出一笔不小的医药费,现在咱分家了,不该继续赖着陆大夫的诊费,所以平日要有进项,就要想着做点什么,不能坐吃山空。”

    杨俊山其实心里都懂,但是自己的这双腿扎了针之后虽然有感觉,但是却动弹不得,也不知道这医治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