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眼里只有金子

第78章 疼7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翌日,金翎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

    有日光透过窗纱照在窗前的君子兰上明艳艳的。

    她素来早起的,怎么睡到这个时候才醒?

    头昏脑胀的,金翎扶着头才要坐起,蕊儿就端着药走了过来:“姑娘快躺下,唐大夫上次就说了您不能劳神的。偏偏不听,这才几日就病倒了……”

    上次她是装病的。

    这次可是真的头晕头疼啊。

    怎么就真的病了?

    “唐大夫说您是这几日熬夜熬的,三更半夜的不睡觉,天不亮又起来,这么起早贪黑的根本不适合养病……”蕊儿一双眼睛哭的红红的。

    “你哭啥呢?”金翎揉着头问。

    蕊儿也不回答只将药碗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前扶起了金翎,“唐大夫还说了,姑娘气血不足的,要注意保养的。还有啊……”蕊儿说着端过药碗一小勺子一小勺子的喂着金翎,“唐大夫也说了,你每日起的太早了,再晚起半个时辰才好,还说让我提醒你呢。”

    她习惯于凌晨四点钟就起的,晚半个时辰就是要五点了。其实她也是专门查过的,凌晨四点是脊髓造血的时间,五点是大肠排毒的时间,这个时候起最好的。只是太多事情要处理,不早起一个小时事情就处理不完,仗着年轻,以为早起个几年应该没什么问题,平时饮食上注意补血就好了。

    她的确是有头晕的毛病,不过每每的浓咖啡一喝上也就精神抖擞了。

    会不会是这个原因使得她庆功宴喝点酒就英年早逝了。

    过来将近一个月了。

    在心里她已经接受了穿越的这个事实了。

    居然连头晕都可以穿越。

    哎,罢了养着吧,她可不想再次英年早逝。

    金翎安静的躺着等着蕊儿喂完了药。

    金翎喝完了药转头一看蕊儿竟然是一脸的泪水。这是一边给她喂药一边哭了。

    “你这是怎么了?”金翎眯眼看了看蕊儿想到昨晚刘逸来了无奈笑了笑,“不是刘逸又给你讲将什么感人的事情了吧?你怎么这么好骗呢?他说什么你就信啊?”

    蕊儿也不擦眼泪对着金翎一撇嘴抽抽噎噎的哭开了:“蕊儿是感动的。齐王他太感人了......”

    “说说!”

    蕊儿吸了吸鼻涕:“蕊儿只能告诉你,刺杀你的那个女凶徒是齐王的恩人。他为了救那个恩人,不惜单枪匹马,不惜遍体鳞伤,不惜差点死掉......总之他是一个可以为了自己在乎的人拼命的那种。到时候姑娘嫁过去了,只要入了齐王的心,那齐王肯定会对您好的,会把您当成生命一样疼惜的.......”

    “你等等!”金翎不由就坐了起来侧头看了看蕊儿,“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刘逸告诉你了?”

    蕊儿连忙摇头:“蕊儿什么也不知道,刘逸也没说。不过蕊儿知道姑娘不是金家亲生的。”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金翎暗笑,“我也是这个月才知道的,你比我知道的早?”

    “嗯!”蕊儿点头,“老爷给姑娘定亲的那年我就知道了。反正姑娘不是凡人。”

    “噢......”金翎笑了笑,难怪这个小丫头和别人不一样呢。知道她和广毓好了,就连金翔都激动万分的,这个小丫头从始至终都是阻拦的。她一个小丫头怎么就看不上广毓了?

    “姑娘!”蕊儿抹了抹眼泪,“只要齐王真的是刘逸说的那样,他就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姑娘既然和他有了婚约,那么就好好和他相处,他也必定不会负了姑娘的。”

    “你方才说那个女凶徒是齐欢的恩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是前朝太医的女儿叫李燕秋。”蕊儿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当年齐欢和他的母亲被人追杀躲进雪山,差点冻饿而死,是那个太医和李燕秋救了齐欢。那个时候齐欢的母亲已经死了,当时他只有六岁。”

    “后来才知道当年追杀他们的贼人其实是他父亲的小妾如今的王太后派人干的。他父亲宠妾灭妻......”

    “别说了!”金翎一扬手,“我头晕,歇会。”

    她从心里面讨厌这样悲情的戏码,下意识的就想逃避,不想听。

    “那好!”蕊儿连忙道,“你再睡会,李厨娘陪女儿去选美了,我还要看着下一副药呢。唐大夫说了这药要一天喝三次,一连喝三日。若是姑娘头晕的毛病还不好,他就要加药了。”

    蕊儿走后,金翎又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会儿。

    实在是肚子饿了,这才一个起来。

    她是看出来,古代的医者给病人治病的时候,只喂药,连饭都免了,这样可不好。

    再说了,她这头晕也是间歇性的,过了一阵子就好了。

    金翎胡乱的穿了件外裙[嘀嗒小说 www.mt1988.com],披散着头发就下了楼。

    厅门大开着。

    门外蕊儿拿着小铺扇正煽着一个小炉子。

    小儿对面是半躺在椅子上的刘逸,他正拿着个酒壶悠悠的喝着,有一句没一句的给蕊儿说着话。

    药香和酒香使得金翎的肚子越发的饿了。

    蕊儿听的入迷连金翎下来都没有注意到,直到金翎走到门口,蕊儿才惊呼道:“姑娘您怎么起来了!”

    蕊儿说着连忙对刘逸道:“你快去把唐大夫叫来,让他再给姑娘瞧瞧。”

    刘逸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金翎披头散发睡眼朦胧的走了过来,嘴角一斜站了起来,这是真没把他当成外人了。

    刘逸起身,金翎则坐在了刘逸半躺的椅子上对着蕊儿道:“我饿了,有吃的没?”

    “等唐大夫瞧过的吧。”蕊儿抬头道,“唐大夫说了,这汤药也顶饭的。”

    “唐大夫这个时候也在啊?”金翎懒懒的问。

    白天还要出诊,唐进德都是晚上过来指挥着众人配酒的。

    好在原来还剩了些酒,选美初赛的启动仪式上,她只让人送过去一百瓶子。这些新配的酒要七日后才能好的。好在唐进德每晚都过来,指挥众人配酒,日后是不会再断货了。

    “您病了!蕊儿让刘逸去请的。唐大夫给您瞧了病就去园子里看酒了。医馆那边让他徒儿顶班了。”

    很快刘逸就带着一身酒香的唐大夫走了过来。

    看到金翎披散着头发的坐在躺椅上,唐大夫笑道:“姑娘这个样子可像个酒仙子了。其实有时候老夫真的怀疑你是就酒仙转世了。”

    仙酒大卖唐大夫至今还觉得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生意好了他也有了一大笔进账了,一想到这一点,他心里对金翎就是满满的感激。

    “没错!”金翎对着唐进德眯眯眼一笑,“我就是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