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由639自欺的理由(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手段已经想好了。

    契机呢?

    顾先生动手的时候!?

    ……

    最后一个问题,还需要商议,郁初北觉得不是一天两天能安排好的,而且需要夏侯执屹配合。

    如果夏侯执屹觉得一件事不需要她知道,恐怕还有的拖。

    郁初北短期内不报什么希望,为了避着顾君之本来也不会多快。

    ……

    郁初北第二天趁顾君之出去换刻刀的时候,缕缕头发,点开了叶医生邮寄过来的资料。

    郁初北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父母的伤势她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当看到他上楼的监控画面,依旧他沉默的踩断父亲的手腕骨的时候。

    郁初北胃里的食物下意识上涌。

    郁初北脸色苍白的急忙翻过,不想再看,确换成了一张顾君之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他面无表情,目光空洞,手里像拖死猫死狗一样的托着一个人。

    郁初北下意识的看眼下面的文字介绍,神情难以置信,因为这条走廊是三十八层的走廊,顾君之穿着是去年她新给他买的毛衣!可——这怎么可能!她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些事!

    最令她难以置信的是!资料显示,他拖着的是信息推广部入职三年的员工!理由是,对方在顾君之从洗手间出来,递给了顾君之一张纸,他就扣住对方的头撞在了玻璃上,拖了了出来。

    画面非常惊悚!不提事情开始的经过结果,就是画面,让胃液瞬间上涌。

    郁初北极力忍着呕吐的感觉,手指颤抖的将画面关掉,深深的呼吸,手指几次握不住鼠标,依旧努力将资料删除。

    回收站清理一遍。

    确定没有任何残留,才脸色发白的扶着桌子起身,走入洗手间,扶着水龙头呕吐,那些换面好像不用挑角度,每一张都击打在她的神经上,让她犯呕!

    水声哗哗响起,郁初北让冰凉的水冲上她的脸,她没有再往后看,后面的内容她也不想知道!

    如果……如果他……就是这样的人,至少不要看……她以为他只是动手……她以为动手的时候他至少是害怕惶恐不安的,她以为他更需要安慰,她以为……

    水哗哗的冲过她的手背,冰凉的感觉仿佛刚才‘轻描淡写’的某人神色,顺着手指滑上她的手背。

    郁初北像突然别人扼住喉咙,那个画面中的人,正用同样的目光阴冷残忍又平静的渗人的看着她。

    郁初北克制的冲破喉咙的惊恐,才没有尖叫出来!

    郁初北受惊一般快速从水流中抽回手,脸色更加苍白,身体不知因为寒冷还是害怕,隐隐发颤。

    郁初北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狼狈的笑了,笑容比哭还难看,她终于懂夏侯执屹为什么说,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不知道总比知道的好。

    她努力想去敲开的真像,到头来她自己只看了三张就不敢翻下去!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千方百计想看的,怎么?这么几张就退缩了。她的争取还真是不值钱!

    郁初北让自己冷静,那还是发生过的事,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他想怎么动手就怎么动手的习惯,让其心有敬畏!而不是让她在这里吓的不敢面对他!

    郁初北捂着胸口,她……

    “初北?”声音清澈,微带疑惑,他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她:“你怎么了?”天真无邪的像个孩子。

    郁初北发现自己竟然不敢回头看他,不知道自己背后站的是人还是……

    “初北?”顾君之走过去,弯身,将头凑过去与她对视,笑。

    顾君之的笑容犹如初升的太阳,像绽开的桃花,甜美又充满力量。

    郁初北抬头,瞬间被吹散了笼罩了心头的恐惧和害怕,他是一道光,执着明亮,不容忽视,人任何企图掩盖他的都是污点和罪恶。

    所以那些怎么会是他做的,他笑的多温暖,多自在,眼底的关心和情感表达的多么丰富、充盈,那些人、事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是诬陷、是嫉妒。

    郁初北都要佩服自己的不要脸了!“没事,产后抑郁而已。”说的像吃的早餐一样随便。

    顾君之立即紧张不已,站直,伸出手不能相信的抱住她,传递自己的关心和不知所措。

    郁初北被温暖包围,心底入赘冰窖的害怕在真是的拥抱面前一点点被溶解,他的出现,轻易就能驱散悲哀和紧张。

    但下一刻郁初北就想打自己的嘴,只能说抑郁,万一他一个不高兴去找福宝算账怎么办。

    郁初北苦笑,到底她是信,她的顾君之有病,且病的比她想象中更严肃。

    郁初北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又平常:“被你抱一会,就觉得好多了,还是君之好,对我最重要,你多抱我一会好不好?”

    “好。”顾君之心疼的将她紧紧抱进怀里,他垂头时她眼底的水意还留在他脑海里,心像被紧紧的攥起来,害怕又不安,她……怎么了?真没短的时间内出了什么事?

    顾君之眼底的情绪一闪而逝,双手抱的她更紧更温柔,唯恐她手一点委屈。

    郁初北恍惚自己真的错了的错觉,如此温暖的一个人:“我刚才就是随口说的,想看看你着不着急我。”

    他当然着急她,她突然说这个做什么:“你是不是哭了……”

    “嗯,看到你雕刻的东西,想起了很多很多,就太感性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脆弱。”郁初北拦住他的腰,向后仰,撒娇的看着他。总之不能让他想起福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