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了不起的神豪

章第635章 夜探风铃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屋外是一片茫茫的夜色,金叹和周教授站着屋檐门口下,一时间无声沉默……

    周教授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试探性的问:“金总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还骗你不成。”赵灿指着田野对面的大山,“看到那个亮光没有,那儿就是风铃的家。”

    夜幕下的山腰上只能看到孤零零的一个昏暗的灯火。

    越看越觉得像鬼火。

    “……周主任我问你,风铃她妈给你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啊,就很正常一个人啊,噢,脸色白了点,好像得了病,并不是鬼,她递给我香包的时候,我触碰到她手背,有温度的。而且,简单的交流风铃妈人很热情的,说要是喜欢,再给我做几个。嗯……她穿着很普通的衣裳,就是披着一个黑色风衣,盖着头上。她说自己身体不好,夜晚风大,所以才穿的风铃。对了,她还感谢你照顾风铃,说要是病好了,就亲自登门感谢你。……就这样,没觉得她是鬼啊,既有温度,又有影子,噢,还有一点,长得还不错,不像牛大婶那种老太婆。”

    “……等等,周教授关注点不是人家长得看不好看,ok?……你想,人家风铃妈十年前过世,当时也就30岁左右,对吧,当然年轻了,还有谁说鬼没有温度没有影子,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金总你的意思是我刚才看到的是一只鬼咯?”

    “当然。”

    “就算刚才那个不是风铃,或者是其他村民冒充的,也有可能。”

    “这个有可能,不过你想啊,你都说长得不错了,这村子里的人我可是没见过有比牛大婶更漂亮的大妈了。”

    “这个……呃……或许是我没戴眼镜,总之我是不认可这世界有鬼的,绝对没有,我们要相信科学啊,金总!鬼神之说万万不可信,我看你应该是这里待久了,听那些老人说些乱七八糟的鬼故事给吓到了。”

    “草!我金叹会被几个鬼故事吓到?”

    “随你咯。”周教授骨子里还是有傲气在的,总是知道跟前站的年轻人是大名鼎鼎的金叹,依旧不服软,直面硬钢,反驳对方鬼神之说,绝对不会在原则问题是妥协一点点。

    金叹有点懵了。

    他没想到这个周教授竟然质疑自己。

    而且质疑,好像很久没人敢质疑金叹了,这个周教授是第一个,金叹愣了愣,方才笑了起来。

    周教授皱眉:“金总为何发笑,是觉得我可笑吗?金总我说的都是实话,站着科学的角度上看待问题,任何事我们都听信谣言,凡是都得在科学基础上探求真理,金总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读过大学的高材生,你怎么能相信这种事情呢?”

    “……”

    我这是被教育了吗?

    周教授说得很认真很失望,万万没有想到金叹身为宁大高材生竟然对这种事执迷不悟。

    周教授深深的惋惜。

    金叹深深的懵逼。

    “老周,竟然我俩有分歧,那么你说的探究事情真理是科学的基础对吧?这样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跟上来就知道了。”

    金叹回屋拿上手电筒,两人抹黑上了山,在一处不满荆棘的山道上停下,金叹用手电筒指着不远处,“看到没有这坟就是风铃父母的,我没说错吧,她父母的的确确是死了的。”

    周教授走进看了看墓碑,的确是风铃父母的坟墓。

    “竟然确定风铃父母已经死了,那么就只剩下第二种可能,有村民假扮戏弄我。”

    “……我去,你以为你是周润发啊,人家戏弄你,一把老骨头有什么戏弄的。”

    “反正我是不相信有鬼。”

    “其实我也不相信有鬼,但是怎么说呢,总之我看的那个人绝对不简单,村子里的女人我都见过,就风铃一个年轻女孩子,其他的都是牛大婶那种级别的……这样,有胆子跟我去风铃家探究真相吗?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去就去,我怕啥啊!”

    “……呃……行吧,你走前面。”

    周教授毕竟第一天来万古村,知之甚少。

    “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金总我给你科学分析……”

    “停停停,别给我谈科学,要是科学行得通,那你把我脑子里的系统给我取消了。”

    “……系统,什么系统?金总你脑子里长肿瘤了?这……要不我带你去江宁看看,要不然阿柔小姐得伤心死了。”

    “……周教授,我服了你了,i服了u,行了吧!少逼逼走快一点。”

    一老一少沿着山路一边互相调侃,一边往风铃家去。

    金叹服了周教授了,那个啥来着,教授就是不一样,骂人都不带脏字,软刀子慢慢捅,你还无言回怼,这就急得金叹哭笑不得。

    不过这一路互怼,倒是把紧张压抑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没过多久,两人轻松的来到风铃家外面。

    站在杂草丛生的小道上,金叹关闭手电筒,两人望着前面十多米远的泥巴房子,静静的屹立在惨白的月光下,显得很荒凉。

    “风铃家住这种房子?怎么搞的,扶贫工作没做好啊!”周教授痛心疾首,难以想象一个年轻女娃娃住在这种危房里面。

    “……你行,你出钱给风铃修楼房啊。”

    “我……我一个教授就那点死工资,哪里够得了。倒是你金总,你少去一次夜店,少睡一个妞,这钱就够了!”

    “呵呵……笑话,我金叹现在出去找妹子还需要花钱吗?少废话,风铃家就在这儿,敢不敢去看看?”

    “有什么不敢的。”周教授跨步走进院子,喊了两声风铃,没人应答。

    房门是掩上的,没有锁,屋子里没有灯照出来。

    “风铃,风铃……”

    又喊了几声,依旧没有回应,倒是旁边狗窝里面的小白汪汪汪的叫了几声,扑过来,看到是金叹,这才摇摇尾巴。

    “这么大一条狗?”

    “女孩子都喜欢喂大狗。”

    “呃……金叹不能这样说风铃,人家还是个孩子。”

    “……我去,周教授你要记住你是个人民敬仰的教授。”

    金叹老早就想再次来风铃家了,碍于之前是一个人,不敢来,这次有了个爱活跃气氛的周教授,金叹毫无心理压力,大步上前推开掩着的大门。

    沉闷的咯吱声响起,大门缓缓被推开……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香料的气息,很香,和金叹他们的香包气味一模一样。

    屋子没有开灯,很黑。

    金叹打开手电筒。

    手电照在门口的桌子上,一个竹编制的大簸箕里面放着很多晒干的香料,簸箕里面还有一把剪刀。

    簸箕旁边还有一些丝绸,红色的丝绸,大致是用来制作香包的布料。

    手电移动照在那间用帘布遮住的房间,这就是金叹最为好奇的房间,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里面。

    周教授全然不知,不过周围阴森森的气氛还是让他有些胆寒的站着金叹身边,不敢轻举妄动。

    金叹举着手电筒走在前面,一步一步的靠近那间屋子,越走进一步,脚步就变得特别沉重,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

    “等等……”

    “我去……吓死我了,周教授你呀说话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好吗?”

    “不好意思,我让你受惊了。”

    “你才受精了。”

    “……金总这样好吗?人家风铃在屋子里睡觉,万一人家喜欢裸睡,对吧,这看到了,传出去,说我们两个大男人,大晚上的跑到人家姑娘房间里,传出去那还得了?”

    “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走吧,我们回家睡觉。”

    正找不到脱词的金叹觉得这理由很棒。

    刚走一步,金叹停下来,还是想不通,既然来了,什么玩意,要是看到风铃裸睡,那我把眼睛挖出来总行了吧。

    金叹咬咬牙,心一横,转身跨前一步,抬手抓住布帘就要掀开走进去。

    突然一只冷冰冰的手搭在金叹的肩上。

    “老周你又……”话还没说完,金叹发现老周站着自己的左边,而这只手在自己的右边,最关键的是屋外的月光把影子投倒跟前,金叹看了一眼,是三个影子,最右边的影子是个女人的影子。

    而且地上还有水,好像是那女人身子在滴水,空气突然凝固一般,能听到滴答滴答的水从她身上滴下来的身影。

    金叹叹息一声,“哎……”心里五味杂陈,有点想笑,“百密一疏啊……”

    说完,转身,速度极快的抓着那湿身的女人胳膊一拧,按到在方桌上,双手给她控制在后背。

    周教授见此场面,“啊这……金总别上人家。”

    “……我去,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要上她了。”说着低头一看,把那女人按在方桌上控制住,自己站在她后面,呃……好像这场面的确很熟悉。

    “喂,你谁啊!”

    “村长是我,风铃,你弄疼我了。”

    “风铃?”

    金叹拨开那女人湿漉漉的头发,的确是风铃,这才松手。

    “风铃你大晚上的不睡觉,一身湿漉漉的装鬼吓人啊?”

    “我……我在外面小河里洗澡,就,就看到有两个人朝我家走,我以为是进贼了,所以就,就……”风铃扔掉剪刀,“村长,你们怎么来了?”

    “这个……”金叹欲言又止,有点说不出口,索性改口道,“我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

    “想我……”风铃的脸上有些惊讶,又有些羞涩的红了,微微低下头,“哦”了一声,心里应该是挺高兴的。

    周教授心里暗叹一声,这人浪逼就是浪逼,这种时候还撩妹,我们是来找真理的,真理!

    “……咳咳,那个金村长,别忘了我们是来找真理的。”

    “噢!真理!呃……真理对吧……”

    周教授见金叹支支吾吾的,果然是网上说的那样,见到女人都就发晕。

    周教授索性直接问:“风铃姑娘,这个香包是一个自成是你母亲的人递给我的,你看看是不是?”

    “我妈妈?我妈妈?我妈妈?……”风铃口中反复念着这句话,表情也变得恍惚起来。

    “风铃,风铃……”金叹喊了几声,又扭头呵斥周教授,“都跟你说了,别当面提,草!”

    “这有什么,要勇于接受现实。”

    “……”

    风铃傻乎乎的笑了起来,“我妈死了……呜呜呜……都被车撵死了,是他干的,对,就是他害死的我妈,我杀你个凶手。”

    风铃说着就要朝周教授扑去,金叹一把将风铃抱住。

    风铃狠狠的在金叹胳膊上咬了一口,金叹也没松手。

    “愣着干嘛,还不快走,别刺激她了。”

    周教授这才回过神,跑出院子。

    不一会儿,风铃晕倒在金叹怀里。

    此时的屋子里,两个人一条狗,风铃晕了,神秘的屋子就在眼前,人都有猎奇心,越是如此,金叹越好奇里面有什么。

    迟疑片刻,金叹打算讨个究竟,风铃猛然伸出手一把拽着金叹的隔壁,摇摇头,“别进去……行吗?”

    眼神中充满了哀求,像是那间屋子里是她值得保密的一切,不能让外人看到。

    说完那句话,风铃再度晕了过去。

    金叹迟疑了片刻,还是坐了回来,看着倒在怀里,依旧死死拽着金叹胳膊的风铃,金叹叹了一口气,心里五味杂陈。

    金叹再次望去那间屋子,目光从布帘放下移动,移动到最下方,看到一双脚站着哪里,脚是半透明状态,透着幽蓝之光……

    金叹没有慌,只是回过头,心里暗骂一声啥玩儿,阿凡达吗?

    金叹抱起风铃,面对着那间屋子,鞠了一躬,“打扰了,风铃我带走了。”说完转身就走,刚走了两步,听到身后那间屋子里传来声音。

    “谢谢。”

    金叹顿了顿,没有回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此时的他心里慌得一批,不是不回头,而是他妈的不敢回头,哪知道回头能看到什么玩意儿。

    依旧装出一副高冷的样子,“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总之这样缠着风铃不好……好自为之吧……别留恋了……”

    说完大步离去,走出院子,所有系统应急逃跑设备全部打开,直接回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