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第一百五第十八章 青龙偃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阎罗王府。

    苏阳被两个阴差推着进门,待到走入阎罗王府,迈上明堂,只见里面阎罗早早落位,在阎罗的身边还站着他的好友单道士,随后是阎罗殿中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

    “进来!”

    身上有着锁链枷锁的苏阳被阴差一推,进入到了阎罗殿中,抬头看着阎罗,但见阎罗王高高在上,脸上冰冷,眼中灼热,左右四望,看这阎罗殿中摆放着油锅刀锁,正有小鬼在那里热油。

    “周叔。”

    苏阳匿怨而友其人,亲亲热热的对阎罗叫道。

    “你先站在一边,随后再说你的事情。”

    阎罗冷冷淡淡,先让苏阳站在一边,由黑白无常将苏阳之前抓的骷髅押了上来,直按正堂,跪在其上。

    “蒋亮!你可知罪!”

    阎罗伸手一拍,厉声喝道。

    骷髅名叫蒋亮,跪在地上,口呼冤枉,说道:“小人真的是被逼的无奈,才行此凶路,在进入地府之时,已经被虚肚鬼王剥削殆尽,浑身上下的所有皮肉都被割去,现在人嫌鬼厌,拿不出虚肚鬼王的份额……”

    原来是被虚肚鬼王给剥的。

    苏阳看向骷髅,还以为此人是被凌迟处死,方才一身白骨。

    “是你中了狐毒,烂了肺腑,虚肚鬼王如此是为救你。”

    阎罗王在上面淡淡说道:“此时看来,这狐毒已经沁入你骨髓中了,既然如此,你这一身骨头也不必有了,来人,将他押下去喂狍鸮!”

    狍鸮?

    苏阳挑眉,没想到这种怪物至今仍有,狍鸮在山海经中曾有记载,据说是一种吃人的怪物,身体长的像羊,却有人的面孔,眼睛长在腋下,牙齿和老虎一样,长着人的指甲,声音和婴儿很像。

    根据苏阳在转轮王府看的书籍之中,曾经说了许多远古时期的怪物,而后天帝上位,那些神话传说中的怪物多被灭绝,例如苏阳在考城隍之时曾经所写枭鸟为何而绝,便是因为枭鸟在出生之后,会吞食母亲,天帝认为其不孝,便将枭鸟灭绝。

    像狍鸮这种怪物也是在远古时期被天帝灭绝的怪物之一。

    天帝灭绝狍鸮的原因,是其性贪。

    “等一下。”

    苏阳打断了阎罗审判,说道:“阴司广大,容人忏悔,就算是十恶不赦的恶徒,在这阴曹地府也能依律打入十八地狱,让恶徒在地狱煎熬之中魂飞魄散,将人拉去喂狍鸮,这刑罚我是没有听过的。”

    跪在地上的蒋亮本以为必死无疑,忽然听到苏阳为他开释,转过脸来,在空洞洞的骷髅眼中,苏阳感受到了一丝感激。

    “你都自身难保了,居然还有异议。”

    阎罗王看着苏阳,冷笑说道:“眼下油锅尚未烧热,我不妨多说两句,这个蒋亮在人间原本也是一个青年才俊,但是他中了狐狸毒此事也真,若非狐狸蛊惑,他也不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这骷髅名叫蒋亮,南阳人,原本也是一大户人家的公子,遇到了一个女子,名叫黄艳儿,长得千娇百媚,两个一见钟情,聊斋速度遂于寝处,之后蒋亮将女子领到了家中,这女子貌相虽佳,对于炊烟井臼一窍不通,吃喝均要有人伺候,对于家中父母,哥嫂也多有不满,一来二去让他和家人分开,而又因这女子开销极大,让他支撑不住,在这女子端上酒来,几番撺掇,就让他为盗为贼,没多久便在绿林上闯出了名声,但是他无论抢回来多少银钱,都会被黄艳儿挥霍一空,待到再后来,官兵来了,蒋亮看到黄艳儿化作了一个狐狸驾风跑了,而他则被官兵乱刀所杀。

    死后的蒋亮没有人发葬,也没有什么银两,到了阴间就被虚肚鬼王割了干净,接着将他发配出去,月月需要交纳一定钱两,蒋亮也是当真没有办法,才做起了这个勾当。

    直至苏阳将虚肚鬼王收拾一顿,他才有了一点好日子过,本想存钱买个房子,安身落户,没想到又碰到了苏阳这个煞神。

    “所谓的狐狸毒,就是黄艳儿给他端的酒?”

    苏阳听到之后哑然失笑,说道:“酒是性情水,是他自己修养不够,意志不坚,被人一蛊惑就走上犯罪道路,这种人在人间历历皆是,这个人就是个心肠坏尽的家伙,在阴司按律,下放地狱,千年万年,也有出期,阎罗何必如此呢?”

    蒋亮听到苏阳为他说话,看向苏阳连连叩拜,而对苏阳来说,其实这蒋亮是死是活,完全不被他挂心,眼下为他说话,只是为了拦拦阎王。

    “回阎王,油锅热了。”

    一鬼差到前面,对阎罗汇报。

    苏阳转过脸去,看到油锅上面青烟直冒,各色刑具已经全都摆出。

    “本神为阎罗,如何评判,自然由本阎罗评说,你不过一个城隍,在这阎罗殿中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阎罗看着苏阳嘿嘿冷笑,说道:“你该不会还以为,自己是转轮王的女婿吧!”

    “我和锦瑟感情甚洽。”

    苏阳表面成竹在胸,实则试探口风。

    “哈哈哈哈……”

    阎罗看着苏阳哈哈大笑,说道:“苏阳啊苏阳,你确实应该是个青年才俊,但是你太过花心了,你要入赘这转轮王府,自然应该对锦瑟敬着,对锦瑟捧着,但是你在外面居然另找一个女官……我将这事情写信告诉了薛兄之后,薛兄果然大怒,你这女婿身份也就没了。”

    我这女婿的身份是这样没的?

    苏阳撇了撇阎罗。

    “单兄,这左右无人,你就请狍鸮出来吧。”

    阎罗看向旁边的单道士,说道。

    单道士点点头,抬步走到了后面,过不多时,单道士回来的时候,在他后面便跟着一怪异的兽,这兽在山海经中说,身如羊,但在苏阳看来,这身体和牛几乎一样,一身黑毛,头上是人的面孔,眉毛鼻子嘴巴皆在,唯独没眼,在这狍鸮张开双手的时候,才能看到有两只眼睛分别在腋下。

    怪物并非是用四肢走路,而是用后肢,这个狍鸮出来之后,打从苏阳的内心深处,感受到了一股惊恐,让苏阳双腿一颤,差点站立不稳。

    “呼……呼……”

    苏阳喘了两口气,他已经点开了心神肺窍,这心神稳定,呼吸顺畅,在这狍鸮面前却感觉如同泰山压顶,究其根源,是这狍鸮的身上,有这如渊的元神力量。

    不是阴神,不是阳神,是比这更高的力量。

    胳膊上的青龙纹身收缩起来,苏阳感觉背后有着支撑他的力量,让他脚步又稳了起来。

    “咯吱,咔嚓……”

    狍鸮走到了蒋亮面前,伸手抓着蒋亮的骨头,一把便塞入嘴中,咯咯吱吱,咔咔嚓嚓,蒋亮的骨头全部进入到了狍鸮的口中。

    蒋亮的哭嚎声在这狍鸮的口中时时传出,伴随着一阵阵的咀嚼,蒋亮的声音最终止息了。

    “把他也给炸了吧。”

    单道士挥挥手,让阴差拉着苏阳,要将苏阳推入到油锅里面。

    阴差拉着苏阳身上的锁链,拽着苏阳便要往油锅里面去。

    “我就用一个女官,罪不至此吧。”

    苏阳看着阎罗君王和单道士,舔舔嘴角说道。

    “你的罪过大了!”

    阎罗王看着苏阳,嘿嘿笑道:“你扰乱了我的考弊司,弄得我凑不够……”

    “阎君!”

    单道士叫了一声,不让阎罗继续说下去,抢口说道:“这罪过是大是小,便看你在油锅里面如何了,你也读过不少书,可知道这扶南王判罪一事?”

    扶南王修建了虎山,鳄鱼池,还有一锅煮沸的水,遇到罪犯,便将人投放到了虎山,鳄鱼池,以及沸水之中,人若有罪,就会有老虎,鳄鱼撕咬,就会被烫伤,人若是没有罪,老虎不咬,鳄鱼不伤,就算是伸手在沸水里面,这沸水也不会伤及罪犯。《搜神记》

    单道士如此说,就是要将苏阳推入到油锅里面,这罪责大小,看火候够不够了。

    “且慢!”

    狍鸮声音尖细,如若婴孩,忽然就口吐人声,在这腋下双眼看着苏阳,两只眼珠滴溜溜飞速旋转,打量着苏阳,不知不觉就凑到了苏阳五步之内,如此近距离的打量苏阳,片刻之后,忽然嘴巴一张,对着苏阳啃了下来!

    “哗啦啦……”

    在苏阳身上的锁链忽然间四散纷飞,全然崩裂成为一寸大小的铁块,乒乒乓乓向着四面八方随便打去,打入房柱,入木三分,打上房顶,瓦块随之落下,一旁的刑具乒乒乓乓倒了一地,油锅也被这力量掀翻,和下面的火焰绘在一起,让这阎罗殿成为了一片火海。

    “唰!”

    一刀扬起,正劈狍鸮下颚,关圣帝君的青龙偃月刀在苏阳手中,只此一击便将狍鸮下颚劈出巨大豁口。

    “啊~啊~”

    狍鸮飞身后退,口中连连发出怪叫,如同婴儿哭嚎,双手捂着下颚,两只眼睛在腋下阴晴不定的看着苏阳,眼见青龙偃月刀光再度而来,狍鸮丝毫不接,怪叫一声,驾风而起,化为了一道黑烟,冲出了阎罗王府,径直跑了!

    这怂的也太快了吧!

    苏阳看去,眨眼功夫都不及,这狍鸮已经了无踪影,这阎罗大殿之中,唯有苏阳手持青龙偃月,面对着冲天火光,围上来的阴差,以及在阎罗宝座上前,瑟瑟发抖的阎罗王和单道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