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子夺唐

第第六十七章 阶下之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自打李恪从突厥南归之后,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竟还会面临如此处境。

    往昔,李恪贵为亲王,哪怕是外放扬州,也是常人莫近。入则深宅大院,戒备森严,出则扈从如云,卫率随身,可今日竟被旁人钻了空子,以致有如此危局。

    “殿下,请紧随末将之后,末将必誓死护殿下冲杀出去。”席君买见左游仙麾下众人上前,自己策马上前,当在李恪的身前,对李恪道.

    李恪看着团团围上来的众人,不过短暂的一瞬,心中却已经有了计较。

    今日之局,乃是左游仙精心布置,席君买固然了得,勇冠三军,李恪自己武艺了俗,也非弱手,可纵是如此,李恪想要跟随他身后杀出去,还是天方夜谭。

    左游仙所图甚大,纵使他不能成事,恐也会使得整个淮南动荡,于李恪的声誉必也有极大的影响。

    若是左游仙当真借着李恪的名头做出什么叛逆之事,此事传到朝中又该是何等风波,李恪也难独善其身。

    李恪看着作势欲要上前的叛逆,在脑海中迅速地权衡了片刻,竟做出了一个连左游仙都根本没有预料到的举动。

    李恪拉住席君买的马缰,对席君买道:“他们有意生擒本王,想必不会动箭,而且就以本王的身份而言,于他们尚有助益,想必纵是本王落入他们的手中,也不至死。”

    李恪行事一向颇有胆略,李恪之言一出,席君买先是一愣,他全然不知李恪所言何意,毕竟以他对李恪的了解,以李恪的性子,断不是自辱求生之辈。

    席君买不解地对李恪问道:“不知殿下何意?”

    李恪回道:“今日之局已然如此,你我想要全身而退绝无可能,唯今之计,为不使逆贼得逞,唯有你先行杀将出去,把消息待回盱眙城,那里还有州郡府军和王府卫率,届时你和玄策告知此间情状便可平乱,稳住淮南大局。”

    席君买担忧地问道:“末将杀出去,那殿下如何?”

    李恪回道:“本王持剑与你背道而冲,他们的目的在本王,为了擒下本王,必定必定重调人手来拿本王,届时便是你的机会。”

    席君买之勇武,乃百人敌,当世少有匹敌者,尤其是马战,便更是如此,若是没有李恪需要随时照应,以席君买之能,想要独身杀出去,未尝不能。

    不过席君买闻言,却断然回绝道:“殿下深陷危局,末将岂能独出,末将定当与殿下共进退,同生死。”

    席君买本是军中一郁郁不得志的无名小卒,是李恪恩遇于他,将他一路提拔,乃有今日,李恪对席君买的知遇之恩自不必赘言,席君买的眼中已满是决然。

    不过李恪心中已有打算,却道:“左游仙所图,乃我大唐之淮南,东南半壁之安稳,与本王一己之身相较,孰轻孰重,难道你也分不清楚吗?”

    席君买坚持道:“末将乃殿下亲卫统领,非淮南官吏,淮南之安危与末将无干,末将只知殿下之安危是为末将职责所在,绝不容有失。”

    席君买之职,在楚王府,非在淮南地方,淮南事务自也与他无干,仔细计较起来,席君买之言倒也在清理之中。

    不过李恪听得席君买之言,看着已经步步逼近的叛逆,却急道:“你若是依本王之言,先行冲杀出去,他们投鼠忌器,本王尚能活命,可若是你顾及本王,与本王一同陷于此处,那本王便是必死之局,难道你也想要陷本王于死境吗?”

    席君买闻言,忙道:“末将不敢,只是...”

    李恪猛地一挥手,当即以不容置喙的口气吩咐道:“若不想本王死,便依本王的意思,此乃上命,若有违逆,立斩。”

    眼下的局势李恪看的很清楚,在李恪看来,无论席君买留下与否,李恪都绝无脱身的可能,而若是依李恪之言,至少席君买还有机会逃出去,带出消息,他们俩实在不必尽数陷在此处,李恪的心里自然就有了权衡。

    李恪态度之坚决,席君买看在眼中,李恪话中之意,他自也明白。

    席君买咬了咬牙,应道:“既如此,末将领命。”

    “正当如此。”李恪说着,便如方才所言,手握佩剑,猛地一夹住马腹,直往小路的右侧冲去。

    几乎就在李恪往右侧冲去的一瞬间,席君买也依命行事,转调马头,取下挂与马背上的银枪,往与李恪方向向背的左侧冲杀过去。

    李恪与席君买,一君一臣,一左一右,趁着左游仙麾下正欲合围的时候,仗着马势,往路的两侧冲去,这一幕倒是出乎了左游仙的意料。

    他万万没有想到,席君买竟会舍弃李恪的安危,独自突围。

    李恪与席君买孰轻孰重,左游仙岂能不知,他见两人同时策马往往突围,当即本能一般地对麾下人等吼道:“快围上去,切莫走脱了李恪。”

    左游仙之言一出,麾下得令,当即纷纷围向了往右侧突围的李恪,反倒忽视了往左侧去的席君买。

    若是这些人再勇猛些,尽数去挡席君买,兴许尚能将席君买拦下,可眼下因李恪的缘故,左游仙七成的人,都赶去擒拿了李恪,席君买的压力自然就小了许多。

    席君买气力骇人,平地之上光凭着一双肉掌便能力格猛虎,如今银枪在手,又仗着马力,左游仙麾下的这些小卒要挡住席君买的去路又岂是易事。

    席君买手持银枪,势如奔雷,枪只一挑,手中的银枪便挑飞了贼人手中的短刀,顺带着银枪从贼人的身上穿胸而过,便有一贼人血溅三尺,被席君买取了性命。

    贼人死状极是凄惨,随着一声痛呼,鲜血喷涌而出,也溅在旁人的身上,席君买只是这一挑,便力压众人,叫贼人为之胆寒。

    左游仙的这些麾下,不过是些亡命之徒,争勇斗狠倒是他们所长,可论及军纪,还远远谈不上。

    左右席君买不是正主,李恪才是他们的目标,故而也不会豁出了性命去阻拦席君买,只是稍稍的一个晃神见,便给了席君买突围而出的机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