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子夺唐

第六十六章 蛊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师父乃是父皇挚交,我大梁臣子。

    萧月仙的话传如李恪的耳中,李恪哪还不知萧月仙的身份。

    萧月仙既口称大梁,口称父皇,以她的年纪,自不会是南朝时的那个大梁,而是萧铣所主,前后存续了不满五载的南梁,那萧月仙自然就是萧铣之女了。

    李恪没想到那个当初与自己同床共枕月余的仙娘竟是萧铣之女,心中诧异,但脸上还是故作淡然地对萧月仙问道:“萧铣有子女数人,仙儿又唤作何名?”

    李恪的神色看上去倒还算是平淡,也出乎了萧月仙原本的预料,萧月仙对李恪回道:“我唤作萧月仙,乃父皇幼女。”

    李恪听了萧月仙的话,慢慢地点了点头。

    隋末乱世,能称得上雄者,除了李渊外,只有窦建德、王世充、李密三人,他们分居关中、河北、中原、山东,也唯有这四家有一统天下之力,余者诸如萧铣、徐元朗、孟海公之辈不过是稍强些的地方势力,就连雄踞江淮的杜伏威也不过是个添头。

    李恪对于萧铣其人本就不甚熟悉,李恪对于他的了解还大多是自岑文本口中得知,其实对于这个旧主,岑文本也提及甚少,所以李恪对他的子女便所知更少了,至少岑文本绝没有跟他提过萧月仙这个名字。

    不过纵然李恪不知萧月仙的身份真假,这些于李恪也无甚影响了。

    李恪强笑道:“想不到仙儿竟是故萧梁王之女,还留在本王宫中伺候,每日随本王左右,倒是委屈你了。”

    萧月仙道:“殿下乃人中龙凤,当今天下罕有能与比拟者,我随侍殿下身边时日虽短,但却也受益良多。”

    李恪听着萧月仙的恭维之词,道:“仙儿率众人围我,本王的性命已危在旦夕,仙娘此事尚能有这番话,本王也算是知足了。”

    李恪话音放落,萧月仙一旁的左游仙道:“殿下尚且年少,尚有大好时光,又何必一心求死呢?”

    李恪不解地问道:“哦?听你之言,本王竟还有活路?”

    左游仙回道:“那是自然,贫道今日在此,非是为了取殿下的性命,而是为了助殿下一臂之力,为殿下解忧。”

    左游仙的话不禁叫李恪觉得好生不解,李恪问道:“你今日引来本王麾下卫率,率众在此围我,也算得是为本王解忧?”

    左游仙笑道:“那是自然。”

    李恪问道:“不知阁下要为本王解何忧?”

    左游仙道:“殿下虽贵为亲王,但与林远图郁郁不得志何异?殿下文武双全,更大功在身,却一直久居人下,甚至被逼出长安,外放地方,岂非是忧?”

    李恪听了左游仙的话,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左游仙的意思,左游仙之言意在挑拨李恪对朝廷的不满,以为他们所用,而左游仙看上李恪的,无非就是李恪的官职和他手中的兵权。

    不过纵然李恪心中已有猜想,但却仍旧故作不知地回道:“阁下的意思,本王听不明白。”

    这是,萧月仙上前道:“殿下手握东南十六州兵权,横行一方,何必去看旁人的眼色,与李承乾争那储君之位。殿下若是有意,大可振旗举兵,再立新朝,以殿下仁德,必定四方响应,届时殿下金陵称帝,与唐划江而治,岂非美事?”

    再立新朝,划江而治。

    萧月仙的话传入李恪的耳中,李恪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讥色。

    萧月仙话说的容易,又怎知这背后的代价。大唐立国之初,正是长安禁军兵锋最盛之时,普天之下莫有敌手,更何况,李恪以子反父,本就与道义相悖,东南百姓会心向与他才是怪事,李恪若是如此作为,便是自寻死路。

    李恪虽有野心,但他也不是李佑那般利欲熏心之辈,还不至全然失了理智。

    李恪双手轻垂,在不经意间轻触着手边的佩剑,对萧月仙笑道:“起兵反唐,仙儿莫不是在同本王玩笑?”

    萧月仙道:“殿下非但为唐皇之子,更是前隋炀帝之孙,天下正朔,殿下登基称帝,本就是顺理成章之事,只要殿下还愿同我等合作,殿下便还是主子,妾身还愿随侍殿下左右。”

    李恪闻言,摇了摇头道:“起兵之事,岂是儿戏,你想的未免也太过简单了吧。我大唐光是关中便有百战精锐十余万,李靖、李绩、侯君集、秦叔宝等俱为当世名将,谁能当之。”

    “如此说来,楚王也是有心无胆之人了?”李恪话音方落,萧月仙便对李恪道。

    李恪摇了摇头道:“本王对父皇,对大唐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纵是身死此处,也绝不会动半分谋逆之心,本王方才所言,不过是规劝你等,还望你等知难而退,好自为之。”

    左游仙方才所言,本就是为了借眼下之势,威逼、诓骗李恪,以李恪之力为己用,可李恪既不识抬举,左游仙当下便生了怒。

    左游仙对李恪道:“李恪,你当真好大的心气,莫不是你真以为没了你,我们就成不了事了?只要我们拿了你,还不是一样。”

    李恪不屑道:“拿了本王?你们以为拿了本王东南半壁便是由得你们做主了吗?本王心腹马周奉本王之命坐镇扬州,有便宜行事之权,只要本王失了踪迹,便可暂代本王之权,稳住东南。更何况王玄策和本王的楚王府卫率尚在盱眙城,若是本王失踪,他自会警惕。本王可以告诉你,莫说大了,就连这盱眙城,你们都做不得主。”

    李恪有夺嫡之心,声望这种东西自然就至关重要。为了皇位,李恪可以起兵戈,但那一定是在最合适的时候,为了他自己,而不是现在,为了萧梁余子。李恪没有同他们虚与委蛇的心思和余地,当场便回绝了他们。

    李恪的反应,倒也在左游仙的意料之内,左游仙冷笑一声道:“就算你不助我,只要我拿了你,取了你的亲王金印和御赐节钺,一样能代掌你之权柄,调动东南府军。”

    十几年的苦侯,左游仙的执念岂是李恪三两句话能够破开的,李恪看着左游仙笃定的模样,心中清楚,他口中所言之事已是势在必行。

    李恪对左游仙道:“左游仙,枉你自称道门中人,却起水灾,兴兵乱,行人屠之事,你这是要整个东南给你陪葬。”

    此时的左游仙早已近乎痴狂,摆了摆手,对麾下道:“不必多言,给我拿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