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对钱真没兴趣

第63章6 盖个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开门的并不是南怀谷,而是一个丰腴的中年女人。

    尹鹤看到她,不禁一怔,“酱婶。”

    酱婶是尹鹤小学同学赵德柱的妈妈,真名叫什么他不知道,因为她擅长做黄豆酱,还经常去集市上卖酱,比店里卖的都好吃,因此得名。

    这名字叫了二十年多年了,都快成她的商标了,无论辈分高低都这么叫。

    酱婶脸蛋微红,像是有点紧张,“那什么,我给大师送点酱。”

    “哇,您还开展外卖业务了,厉害厉害!”尹鹤笑笑,又问,“柱子最近在哪儿工作啊,我回来后还没见过他呢?”

    “哦,他在京城打工,送外卖的,还要过几天才回来。”

    “结婚了吗?”尹鹤又问,如果结婚了,以他和柱子的关系,怎么也得补一份礼金的。

    说到这个话题,酱婶就忍不住叹息,“没呢,真是愁死个人。”

    尹鹤忙安慰,“没事,我也没结呢,有我垫底,他不用急。”

    酱婶心想你们能一样吗,你是精挑细选挑花了眼,他是被别人精挑细选挑剩下的。

    酱婶离开后,尹鹤跟妹妹进了这个小院,前两天雪地上的少女画像早就消失了,在院子里,尹鹤可以看到非常精美的石雕、木雕、根雕。

    这些在他看来已经是非常精良的艺术品了,但却被南怀谷随意地扔在院子里,尹鹤都想顺两个回去了。

    而且在墙上还有很多喷绘作品,很狂放的那种,看上去像是个嘻哈老大爷啊。

    南怀谷打开门,用略带粤语腔的普通发道,“小鹭,欢迎欢迎啦,这就是你哥吧?”

    “是啊大师,”尹鹭介绍道,“这是我哥尹鹤,最近刚从米國回来。”

    南怀谷七十来岁的年纪,头发都是花白的,但还很茂密,身形微胖,脸上自然带着笑意,没有一般艺术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但他喜欢人们叫他大师。

    他身上罩着一个灰色的兜子,上面还有一些油彩,手上也有,像是刚刚还在作画。

    跟他聊天的时候,尹鹤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开始看房间里的画。

    这个房子从外面看破破烂烂,跟普通的农村老房子没什么区别,可是里面装潢非常上档次。

    就是房间里显得有点乱,因为画太多了,而且还有一些半成品的木雕、石雕、沙雕。

    “咦,这幅画,好像是画的我们村吧?”尹鹤指着客厅最大幅的那张画。

    这幅画由不同的线条组成,线条有的笔直,有的弯曲,有的交错形成一个个或规则或不规则的方格子。

    “对的啊,我在这里也住了快两年了,每一条街道小巷都走过,所以创作了这样一幅画,你看,我们在村子的西北角,周围都是农田,在你没搬过来之前,我身边都没什么邻居。”南怀谷介绍着这幅画的创作动机。

    尹鹤问,“那这幅画要怎么画呢,需要无人机辅助吗?”

    南怀谷摆摆手,“我走过之后,就知道俯瞰画面是什么样的了,不需要真的俯视。”

    这就是画家的想象力了,有时候尹鹤他们在做几何题的时候也需要用到这种能力。

    看着这样一幅画,尹鹤越看越喜欢,虽然全画没有图形,只有线条,但不同于让人摸不清头脑的意识流神作,这幅画是美的,通过粗细不同,颜色不同的线条的交错制造了美感。

    而且这幅画对于尹鹤很有意义,这是他的家乡,看着一个个线条和交叉点,他就能想到这是谁家,那是谁家,在这里自己曾发生过什么故事。

    非常有趣。

    尹鹤忍不住问,“南大师,这幅画您卖吗?”

    南怀谷哈哈一笑,把问题丢给尹鹤,“那你愿意花多少钱买呢?”

    “您的作品,100万应该是值的。”尹鹤道。

    “啥!”小鹭差点喊出声,哥,你不能当冤大头啊!

    南怀谷笑得更开心了,“倒是个公道价。”

    “当然。”尹鹤也笑。

    和黎落不同,她在查过南怀谷没有案底后,就没再接着查,但尹鹤却特意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个老头。

    这也是个有百科的人,官方介绍,他是香江某著名珠宝公司的老板,身家过亿,也是公司的首席设计师。

    在自己开公司之前,他曾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在李超人的地产公司任职,跟香江的那些地产大亨都有交情,很多香江地标建筑都是他的作品。

    前些年南怀谷退休后,把公司交给儿子打理,自己则专心钻研画技。

    虽然他在画坛还没什么太大名气,但就凭在香江珠宝、建筑设计领域的权威,还有帮自己指点设计房子,100万绝对是值得的,说不定将来还能升值呢。

    尹鹤问,“那您是同意了?”

    “有钱能赚,干嘛不同意。”南怀谷非常开心道,虽然他不差钱,但100万一幅画,足够他跟那些同行吹牛了!

    而且他很好奇,眼前的年轻人说100万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于是他又道,“我这里还有很多画,雕塑,你如果有喜欢的,也可以拿走,一并算账就行。”

    尹鹤没客气,“那我就看看。”

    他觉得京城四合院里也需要一些有品位的艺术品来装点一下。

    客厅里有一个蒙着布的画板,尹鹤掀开看了一眼,立即放下。

    “什么啊?”小鹭没看清。

    尹鹤把画板放到一边,不让小鹭看,“没什么。”

    其实很有什么,那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还是熟人,就是刚刚出去的酱婶,虽然是半成品,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不过尹鹤到不觉得有什么,毕竟酱婶丧夫多年,这里不存在绿不绿的问题,所以无论是为了赚钱做模特,还是为了艺术献身,这都是酱婶自己的事。

    不过回头还是要提醒一下南大师,不要再让别人看到,酱婶虽然丧夫了,但她公婆还在呢。

    客厅里的画尹鹤都兴趣不大,除了写实风格的关于农村风貌的刻画,还有一些写意的意识流作品,如果画家不能成神,那些意识流画作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因为没人会去解读你的意识。

    倒是几个木雕作品尹鹤看着很喜欢,有一组是龙生九子的九种神兽。

    尹鹤问了南大师,据他说,这九只神兽是他独立设立出来的全新形象,没有参考其他已有的画师作品,不过那是非卖品,他答应送给别人了。

    尹鹤觉得挺遗憾的,形象新颖不说,根据山海经的文字描述,一看就知道谁是睚眦,谁是狻猊,谁是狴犴,谁是负屃,而且造型比较q萌,如果送给小仙、小麦她们,应该会很讨她们喜欢吧。

    另外几个房间也堆满了各种作品,尹鹤甚至在这里看到了在当地很有名的年画作品,用油画方式呈现的年画。

    恒鼎市下属的一个县以年画闻名,南怀谷解释道,他当初选择在恒鼎市租房子住就是因为这里的年画、内画都很有名,他通过跟当地一些画师的交流让自己的技艺精进了不少。

    后来连他的卧室,都让尹鹤进去看了。

    这里面的作品明显要比外面的更精品一些,最吸引尹鹤眼球的是一副少女的画像。

    少女大概十几岁的样子,一头修长黑发,头顶有一根呆毛,五官更是美的挑不出毛病,咬着嘴唇,有种纯纯的小姓感。

    刚开始他甚至以为那是一幅照片,离近了才看出是油画,不过跟冷军那种细致入微的画还有些差距,细节上差点意思。

    最关键的是,这画上的少女跟前两天南怀谷在雪地里画的女孩一模一样。

    尹鹤问,“这幅画您愿意出手吗,也是100万。”

    见尹鹤发愣的样子,南怀谷摇摇头,脸色突然布满悲伤,“这是我的女儿,她,她已经已经……”

    说到最后,老先生哽咽起来。

    尹鹤忙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他立即退出房间,南怀谷则对着画像双手合十,脸上表情古怪,嘴里嘀咕着,“莫怪莫怪。”

    最后尹鹤又拿了两件大件根雕,分别是卧龙和大熊猫的造型。

    大师还附赠了一枚玉石印章,现场刻上尹鹤的艺术字体。

    尹鹤一共给南大师转了150万,这里面还有感谢他的成分,对于新房子的外观和庭院设计,他很满意,不愧是大师手笔。

    回到家里,小鹭抱怨个不停,怪他给的太多了。

    尹鹤笑笑,“这点钱对我或是对他都不算什么,就当交个朋友了,而且人家也不是小气人,你看这枚印章。”

    “怎么了?”

    “这可是一块品质极佳的田黄石。”

    “田黄石是啥?”

    “田黄石是寿山石的一种,被誉为印章三宝之一,古今中外很多帝王名人都喜欢用田黄石打造印章,但因为产量问题,田黄石真品已经很少问世了,用一点少一点。

    “所以又有一两黄金一两田黄的说法,但其实田黄的价格早就超过黄金好几倍了,我上次听说田黄石的时候,一克田黄石材料要价是3000块。”

    “纳尼!”小鹭掂了掂印章的重量,随即道,“这也就几万块嘛,撑死不超高10万。”

    尹鹤笑笑,“还有艺术价值呢,你看这印章身上的雕工,像是一条盘在金箍棒上染了血的敖丙,还有下面的字体设计~”

    尹鹤在印泥上按了一下,随即在妹妹手腕上戳了一下,“这两个字组合起来像不像一只腾空的仙鹤。”

    小鹭仔细打量,“你这么一说,好像还挺值的。”

    两人正说着,这时黎落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

    “你还没走呢?”尹鹤诧异。

    “今天我休班,”黎落嬉皮笑脸道,“而且听你家厨娘说中午有大餐,我就先不走了。”

    现在才上午十点多,不过林祥已经开始准备午饭了,只不过还在备菜阶段。

    “你们聊什么呢?”黎落又问。

    尹鹤看看手上的印章,又看看黎落,“黎所,你脑门这是怎么啦,负伤了?”

    “没有啊,谁能伤得了我啊!”黎落疑惑地撩起额前的头发。

    因为是短发造型,额头上总是会有一些刘海的,撩起刘海后,黎落露出令程序员羡慕的发际线,尹鹤凑过去,上手了,“我看看……”

    然后,“啊!”的一声。

    “你干什么,你拿什么戳我一下,那么硬!”黎落中了招,捂着额头纳闷道。

    鹤鹭兄妹笑得前仰后合,连大芳都受感染了,只有晓圆和二狗子一脸看幼稚鬼的冷漠。

    小鹭靠过去,秀出自己手腕上的“尹鹤”字样,“就是这个啊,盖了个戳。”

    黎落生气了,却没有立即清洗,而是一把冲到尹鹤面前,往自己腰上一摸,就拿出一副手铐,将尹鹤双手一折,就背身铐了起来,然后把他压在沙发上。

    这幅画面让还是个孩子的小鹭不忍再看,忙上了楼暂避锋芒。

    黎落似乎也觉得这个姿势不太文雅,于是松开尹鹤,“你这个破印章没收了。”

    “100万买的。”尹鹤道。

    黎落:“你指定是遇到骗子了。”

    “那你还没(mo)收吗?”

    “哼!”黎落松开手铐,表明了态度,还要在他这蹭饭吃呢,不好得罪太深。

    尹鹤接过印章,晓圆盯着看了一会儿。

    “怎么了圆儿?”

    晓圆指着那通体明透,润泽如蜜的田黄石玉章,“盘它啊!”

    ~

    “林姐,大概几点开饭啊?”黎落问。

    林祥道,“大概再有两个小时吧。”

    她关着门,防止二狗子进去捣乱,毕竟里面有肉。

    见到二狗子在厨房门口徘徊,大芳忍不住告状,“刚才你们走的时候,它也跟出去了,还追着前面的几只草鸡满天飞,是真的飞起来了!”

    尹鹤招呼二狗子过来,在它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揉,“哟,它还有这本事呢,是野性复苏了吗。”

    二狗子:“汪汪(跟它们闹着玩呢)。”

    尹鹤看着愈发活跃的二狗子,看着郁闷地用刘海遮挡印戳的黎落,还有百无聊赖的圆芳,他突然提议道,“要不咱们去外面抓野兔子吧,说不定晚上还能加道菜呢!”

    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黎落立即来了兴趣,她虽然是所掌,但终究也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哇,地里还有野兔子吗?!”

    尹鹤:“当然有,小时候经常见,我爸还抓过一窝小兔子呢。”

    黎落问:“可是咱们抓的住吗?兔子跑的多快啊。”

    尹鹤指着二狗子,“这不是有它的吗。”

    本来很有激情的黎落突然泄了气,“那还是等着吃饭吧。”

    这时小鹭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另一架无人机,“可以用这个啊!”

    众人一拍即合,天上观测靠无人机,地上追捕靠二狗子,实在不行还有大芳呢。

    因为尹鹤家就在村子边缘,出门就是田野,村里的雪化的差不多了,不过田地之间的雪都还在,厚的连麦苗都看不到。

    黎落有个疑问,“兔子是白色的,在雪地里应该很不好找吧?”

    “你是不是傻,野兔子几乎都是灰色的,在雪地里才好找呢,而且因为雪层比较厚,所以很容易就被狗子撵上。”尹鹤嘴上说的头头是道,其实他也没在冰天雪地里抓住过野兔子。

    小鹭解释道,“就跟《疯狂动物城》里的兔朱迪一样,都是灰色的。”

    黎落秒懂,“可你这么一说,突然有点不忍心吃兔兔了呢。”

    小鹭:“也是哦,兔兔那么可爱。”

    尹鹤又开始科普了,“野兔子最喜欢的就是打洞,这样会对土地造成伤害,而且特别能生,所以吃它们没商量,如果兔子数量太多,甚至会影响到生态平衡,澳洲就深受其扰,所以对兔子完全不必心存善念。”

    做好她们的心理建设后,四人已经步行至远离村庄的地方,二狗子非常开心,昂首挺胸的走在乡间雪路上。

    尹鹤拉住它的牵引绳,对小鹭道,“放无人机。”

    无人机的续航时间只有半个多小时,如果这段时间没有发现兔子,就要考虑回家了。

    黎落立即凑过去欣赏小鹭的操作,两人都是新手,还时不时地探讨一番。

    毕竟是最顶尖的小型无人机,大疆升空后,视线非常好,看的非常清楚。

    小鹭遥控着无人机向前巡视,他们也慢慢地向前跟着。

    尹鹤把牵引绳交给大芳,自己拿着单反相机咔咔一顿乱拍。

    他还没怎么好好看过雪后的家乡田野呢。

    这个时间的田间地头几乎是没人的,秋天种下了小麦,现在小麦破土,又被积雪盖住,不需要其他劳作,这个时期的农民很多都会去大城市打工。

    家里的工作机会也有一些,适合那些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对工资要求不高的人。

    还有些丧失了劳动能力或意愿的人会三三五五凑在一起打麻将。

    以前全都是打麻将,现在多了一批抱着手机刷快手的。

    身处华北大平原,尹鹤镜头下的家乡给他最直观的印象就是辽阔,一眼望不到的平坦,连个小土坡都没有,偶尔有一些果树田或者温室大棚,会稍微遮挡一些视线。

    这时小鹭发出咯咯的笑声。

    “怎么了?”

    黎落解释道:“刚才一只鸟追着无人机,结果我们掉了个头,就把它吓跑了。”

    尹鹤:“傻鸟。”

    黎落又问,“刚才那是什么鸟啊,个头不小。”

    “应该是野鸽子吧。”尹鹤信口胡诌,他对这些不太熟,但他知道,黎落更不熟。

    “怎么还没发现兔子啊?”小鹭操作无人机的手有点酸了。

    黎落立即兴致勃勃地接替她,“我来我来!”

    黎落刚接过无人机,无人机的镜头就剧烈抖动了一下,差点翻下来。

    “你行不行啊!”尹鹤道。

    “仁民警察不能说不行!”黎落又道,“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不是好像,是真的被撞了!”小鹭看着摄像头的显示屏,发现有一只鸟正在扑腾扑腾地下落,个头还不小,比刚才那只被尹鹤称作野鸽子的大鸟还要大。

    尹鹤:“走,过去看看!”

    看着天上的无人机,几人很快就找到了事发地点,黎落也控制着无人机缓缓落地。

    只见一只似鹰非鹰的大鸟在地上扑腾着,好像翅膀受伤了,可以看到血迹。

    这应该是撞到无人机的旋转叶片上了,够刚的啊。

    黎落问尹鹤,“这又是什么鸟?”

    尹鹤让大芳把二狗子牵走,拿出手机对着这只二十多厘米长的鸟拍了拍,然后遗憾道,“可惜,不能吃了,这是灰背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他用的是照片识图功能,很快就出现了关于灰背隼的词条。

    “隼啊!”黎落又来了兴趣,“这东西是可以驯化的吧,就跟熬鹰一样?”

    “应该可以吧,隼就是我们农村常说的瑶子,可以抓老鼠和昆虫,不过这个季节它应该去南方过冬的,不知道怎么留在这了,竟然还没冻死,真是不容易。”

    黎落更激动了,“我要养它,我要养它!”

    “也得养得活啊。”尹鹤道。

    黎落立即道,“镇上有兽医店,我带去看看,如果能救活,我再把它训练训练,以后它就是我的无人机了!”

    理想很丰满,然而以尹鹤小时候养鸟的丰富经验,难活。

    小时候老爹在地里给他抓过各种各样的野鸟,野兔,野刺猬,最后无一例外,都没有得到善终。

    野物终究是野物,跟宠物就是不一样,它们很难适应在狭小又不熟悉的空间生活,更何况这只隼还受伤了。

    不过尹鹤也没打击她,“那就带回去看看吧。”

    于是捕捉野兔行动暂时中止,黎落抱着灰背隼,大芳牵着二狗子,小鹭又把还有70%电量的无人机升空,然后她惊喜道,“好像是三伯!”

    这时二狗子也不淡定了,它闻到了好朋友的味道,开始冲着西南方向呼唤。

    在不远处,三伯正带着两只狗放羊,白小黑非常活跃地在羊群中跳跃,而大黑背则淡定地守在主人身边。

    大芳放开二狗子,它立即如狼入羊群,对着绵羊们大呼小叫起来,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白小黑出于职责,把它赶出了羊群,在羊群外两狗头抵头交流了一阵,二狗子这才消停了些。

    尹鹤笑着过去道,“三伯,这狗放羊还行吧?”

    三伯翘起大拇指,“不错不错,特别有责任心,哪只羊掉队了它都要赶回来,有些能力啊,就是天生的,就像女人会生孩子一样,哈哈。”

    尹鹤笑笑,“那这狗算是物尽其用了。”

    其实三伯准备了冬储草料,现在出来放羊也吃不到什么,他主要是考验一下白小黑的实力。

    现在他很满意,于是赶着羊群准备回家。

    尹鹤道,“去我家吃吧,今天午饭特别丰盛。”

    三伯摆摆手,“大勇正宝今天回来,没准已经到家了,改天吧。”

    这时三伯看到了黎落手上的灰背隼(sun),瞅它那隼色,“你们抓了只灰瑶子啊?”

    黎落:“不是抓的,是它受伤了,我打算救活它,然后自己养着。”

    三伯回忆道,“我记得小时候二哥就抓过一只灰瑶子,还训出来了,特别听话,成天立在他肩膀上,冬天还能帮我们抓兔子。”

    尹鹤小鹭大芳皆惊,没想到二伯还有这本事。

    三伯看了看隼身上的伤,“小伤,这样吧,我帮你治治,家里的鸡啊羊啊都是自己治的。”

    “那太好了!”黎落也觉得颠簸着去镇上对隼的伤情不好,“那老伯我就跟你回去一趟吧。”

    三伯看向尹鹤,意思,这是你啥人啊?

    尹鹤:“这位是隔壁镇上的派出所所掌,大官。”

    于是小鹭陪着黎落去了一趟,省的她找不到回来的路。

    回到自家,爹妈也来了,他们还是刚刚知道林祥的事,看上去不太高兴。

    尹鹤解释了一下,还承诺,“今天就是试菜,如果成了,就放她回去过年,年后在京城报道。”

    林祥忙道,“尹先生,我可以坚持到过年的,这段时间家里肯定更需要人手。”

    宋明慧道:“那感情好,我最不喜欢做菜了,以后又能省出时间看书了。”

    刚刚她只是觉得一个农村家庭,雇佣保姆太不像话,传出去叫人笑话。

    不过刚刚儿子也讲了林祥的难处,让她早点上班,早点拿到工资,对她的家庭非常重要。

    更何况他儿子这种身家,别说请一个保姆了,请十个也请得起啊。

    只是不用自己做饭了,感觉自己对于儿子的重要性又降低了一些,宋明慧难免有些失落。

    如果能帮他找一个好媳妇儿,那多少能弥补这种失落。

    只可惜京城的美姐一直没信儿,于是宋明慧问,“大鹤,你觉得黎落怎么样啊?”

    尹鹤:“黎所等会儿就过来,妈,你可慎言啊。”

    “啊,她还在咱家吃饭啊?”老妈脸上惊讶,但心里乐开了花。

    “妈,她纯粹就是蹭吃蹭喝,您可别多想。”

    老妈心想,难道这就是大龄未婚男子的娇羞,算了,自己就不说了,随他们自由发挥吧。

    此时厨房里已经传来了阵阵菜香,老六点评道,“确实比你妈做的菜好吃。”

    宋明慧怼道,“你吃着啦!”

    老六改口:“确实比你妈做的菜闻着香。”

    此时黎落也闻到了,她在院子里喊道,“开饭了吗?”

    尹鹤问:“灵灵的爷爷爸爸回来了吗?”

    ……………………

    回来了吗?

    1、都回来了。

    2、都没回来。

    3、只爷爷回来了。

    4、只爸爸回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