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V264】修罗来了(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女君府,两名侍卫接到了小郡王派遣给他们的任务,竟然是去赫连府抓一个女人。

    抓女人倒是没什么,问题是赫连府并不容易潜入,万幸小郡王派了帮手给他们,有那位大人在,他们应当是能轻松避过赫连府的守卫。

    二人去了修罗的院子。

    修罗在打坐。

    每日正午天地阳气最强烈的时候便是他体内狂暴之气最难以压制的时候,他筋脉断裂的速度快了两倍,罡气也暴涨了好几倍,这是一日之中最痛苦的时辰。

    侍卫一路护送南宫璃回南诏,自然也明白这个节骨眼儿上不能轻易上前打扰。

    二人耐着性子等了一下午,等到日头落山了那位大人才总算从屋子里出来了。

    二人壮着胆子走上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左侧的侍卫道:“修罗大人,郡王请您随我们去一趟神将府,我们需要抓一个人,不过大人请放心,您只用送我们进去,抓人的事不牢大人费心。”

    只要进了府,他们自有法子藏匿自己。

    修罗不想去。

    侍卫与同伴面面相觑。

    同伴拿出一瓶清心丸:“小郡王说,这是新调配的口味,您今日可以多吃一瓶。”

    修罗嫌弃地看了那瓶子一眼,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怎么办呐?”同伴小声问,“他压根儿不听咱们的?要不要去禀报郡王一声?让郡王亲自给他下令?”

    修罗脾气古怪,寻常人使唤不动他,只不过以往若是看见清心丸,修罗便知道是南宫璃的意思,绝大多数时候都会配合。

    今儿是怎么一回事?

    是他对清心丸不感兴趣了,还是不那么想听小郡王的话了?

    侍卫叹道:“罢了,还是去请小郡王示下吧。”

    二人去了国师殿,将修罗不肯动身的事如实禀报了南宫璃。

    南宫璃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与国师商讨到一半的政务,乘坐马车回了女君府。

    修罗这两日都不对劲,可南宫璃问他,他又不肯说。

    南宫璃只当他是不习惯女君府的院子,一时间倒没太往心里去。

    南宫璃笑了笑,和颜悦色地说:“你是不是不想在屋子里闷着?你把他们两个送进赫连府,回头我带你去游湖,你想吃什么、玩什么都随你。”

    修罗的神色有些松动。

    南宫璃接着道:“把这条衣服换上,压制住自己的气息,别让人察觉出你的身份,我在府里等你。”

    修罗嫌弃地换上了那套赫连府的侍卫衣裳,抓住两个同样换了装的两个侍卫去了。

    赫连府守卫森严,然而在绝世修罗的眼中与进一个菜园子也没什么不同,他一手一个,嗖的跃进了府邸。

    两名侍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进了赫连府,和做梦一样啊,赫连府出了名的难进易出,他们进来需要修罗的帮助,出去却是靠自己便够了。

    “多谢大人了,大人请回吧,小郡王一定在等着您了。”侍卫说罢,与同伴一道往梧桐苑的方向去了。

    修罗打算离开了,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霎,他捕捉到了一股私有还无的动静,他蹙眉,望了望动静传来的方向,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却说三个小黑蛋在老夫人面前刷足好感后,终于开始出来作天作地了,三人先是将花房里好看的小花小草祸祸了一遍,又去鸟园把鸟笼子里的鹦鹉八哥祸祸了一遍,没东西祸祸了之后几人开始爬树了。

    大宝爬得最高,一口气爬上了梧桐树的树顶。

    他要去掏树顶的鸟窝,哪知脚底一滑,整个人凌空跌了下来!

    俞婉做完手头的事便出来找几个小家伙了,刚到花圃外便看到如此惊险的一幕,她想飞扑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她心都提到嗓子眼时,一道快得只剩下虚影的侍卫将大宝稳稳地接住了。

    俞婉目瞪口呆,方才发生了什么?那侍卫是哪里冒出来的?她就眨了下眼大宝在他怀里了?

    这功夫……太、太厉害了啊。

    若早知赫连府有如此强大的高手,当初去救阿畏就把他叫上了啊!

    俞婉在赫连家住了这么久,东府的死士与护卫基本见过,但这人她瞧着有些面生,还披着头发。

    此时,某“侍卫”怀中的大宝认出了自己的好奶友,兴奋地在他怀里扭了扭。

    俞婉见儿子一副明显认识他的反应,暗道自己多心了,他一定是府里的侍卫儿子才会认得他。

    “多谢你了。”俞婉将大宝抱了过来,余刚一扫,瞥见了地上的小奶瓶。

    小奶瓶本在修罗怀里,救大宝时身形太快,导致奶瓶掉了出来。

    俞婉躬身将小奶瓶拾了起来,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是掉在府里的呀,我还当是落在林子里了……亏我上午还新做了一个。”

    大宝抓过小奶瓶,递给了修罗。

    俞婉愣了愣,这孩子,怎么把自己的奶瓶给了别人?就算想答谢他也该送点别的礼物啊。

    俞婉将奶瓶拿了过来,大宝将奶瓶塞回去。

    俞婉拿过来,大宝塞回去,一来二去的,本就摔坏的瓶塞嘭的一声裂开了,一块细小的木片飞进了修罗的袖口,紧接着俞婉闻到了一股徐徐散开的血腥气。

    “你受伤了?”俞婉错愕。

    这是修罗的旧伤,修罗轻易不受伤,可一旦受了便十分难以愈合,他一直用纱布绑着,方才木片飞进去,撞开了纱布,鲜血便流出来了。

    俞婉将大宝放在地上,抓住他的手腕,撩开袖子为他检查伤势。

    修罗不喜人靠近,本能地就要暴发出一股可怕的狂躁之气,大宝却忽然抓住了他的一根手指头。

    大宝抬起头,睁大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修罗将狂躁之气压下了。

    俞婉看着那惨不忍睹的伤口,蹙眉道:“你伤了多久了?没治疗过吗?这种伤是不能捂着的,容易感染,你随我来。”

    俞婉要带他回院子治疗。

    修罗没动。

    大宝拉拉他的手。

    我娘亲是神医。

    很厉害的哦。

    他原本伤的并不深,但因没得到及时的治疗,导致伤口都溃烂了,再这么下去,鬼知道这只手还能不能要了?

    俞婉替他着急,一回头,却见他一副踌躇不前的样子,俞婉当下来了火气,一巴掌拍上他脑袋:“让你走就走!磨蹭什么!这只手不想要了!”

    传闻中杀人如麻的修罗大人竟被一个女人拍了脑袋瓜子,他整个人都懵了。

    下一秒,修罗的眸光冷了下来。

    他周身爆发出强大的杀气。

    他探出冰凉的指尖。

    他抱起自己的小奶友,气呼呼地走到俞婉前面去了!

    俞婉将修罗带去了栖霞苑。

    江海一行人全都不在院子,阿嬷与老崔头也出府去买(看)药(戏)了,俞婉将他领去堂屋,打开医药箱,取出消毒的药汁与棉球,开始为他清洗伤口。

    修罗讨厌药味,转身就要走。

    “坐下!”俞婉厉喝。

    大宝小大人似的地拍拍他肩膀。

    修罗委屈巴巴地坐下了。

    俞婉小心翼翼地将他的袖子卷了起来:“你伤口溃烂的程度很严重,我要一次性给你清理干净,可能会有点痛,你忍着点。还有,我手有点重,你忍不住可以叫出来。”

    哼!

    千锤百炼的修罗不怕痛!

    俞婉用棉球蘸了药水,一把擦下去——

    “……”修罗痛晕了。

    阿畏是第一个回院子的,他走到门口,看看正在给人清理伤口的俞婉,再看看被阿婉清理的病人,两眼一翻,晕倒了!

    俞婉挑眉,看看自己血糊糊的双手:“没这么吓人吧……”

    月钩是第二个回院子的,他比阿畏反应迟钝,直到进了屋才看清被俞婉翻来覆去折腾的男人,随后也两眼一翻白,倒下了。

    随后是青岩与江海,不出意外,二人也双双晕倒了。

    最后到家的是听戏归来的老崔头与阿嬷。

    二人正回味着戏曲的精彩调调,一瞥见倒了一地的阿畏等人,再瞅瞅被俞婉用针扎来扎去的人——

    阿嬷没立刻倒下,他死死地撑住了。

    淡定。

    他是鬼族祭师。

    他可以的!

    就在此时,修罗幽幽地转醒了,他一睁眼看见自己手上的金针,好奇地去拔。

    俞婉凶巴巴地打开他的手:“不许动!”

    阿嬷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华丽丽地晕倒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