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下第一道长

第两百五十四章,参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如今的叶枫已经彻底没有了过去的稚嫩和青涩,宛如像一个真正的仙人一般,长发披肩,出尘若仙。

    这画风也让李果一阵高兴,说明他没有走陶元信的路子,若是当真一直使用陶元信的感悟的话,这叶枫如今应该是一副铁甲莽汉的画风,而不是如今这样。

    李果笑道。

    “恭喜。”

    “只是略有感悟而已。”叶枫当然知道李果在恭喜什么,只是笑道:“从此也知道仙路漫漫不易行走啊,有几次我都差点动用陶元信的感悟了。”

    “可你还是坚持了下来不是吗?”

    李果笑道,面对一步登天的诱惑能够坚持下来,叶枫的心境修为也没有落下,而且从气息来看,应当又获得了一些机缘。

    叶枫算是接受了李果的褒奖,随即说道。

    “此次川蜀之行也算是观朱道友剑破金丹,以辅自身道路。”

    “贫道也是为此而来的。”李果顿了顿说道:“不过武破之路和我等道破之路还是有些微小差距的,学他者生,像他者死。”

    在和叶枫上蜀山之前,两人先交流了一下互相的武道之路,八九玄功和灭法玄功处于同源,两人互相交流道路,于对方都有裨益。

    和‘袁洪’修的变化系的无相神功不同,灭法玄功注重的地方并非肉体,也并非变化,而是衍化。

    一根毫毛,衍化血肉生命,化身千万。

    此时,叶枫就给李果表演了一番灭法玄功的血肉衍化,路边拾起一根雨燕掉落的尾羽,吹一口气,这尾羽便化为了一只成年的雨燕,如同真实生命一般,神奇无比。

    “化身的雨燕不拥有自我意识,只相当于是我的分身,它看到的就相当于我看到的。”叶枫控制着灵活飞行的雨燕,笑着说道:“但脱离我超过一定范围后,这雨燕就无法存活,化为血肉灰霾。”

    说着,雨燕飞高,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后,这雨燕好似无根之水一样,失去了生命支撑,化为一缕尘烟,不存于世上。

    和‘蓬莱’内的情景不同,‘蓬莱’内的干尸道人,吹一口气当真是衍化生命,直接将生命的进程化为一口气之间,而且那些生命还有完整的魂魄意识。

    但即使如此,叶枫的这一项神通技能都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神异,这一口气衍化雨燕的能力,当作探查工具简直是神技啊...

    “我还差得远呢。”叶枫感慨道:“目前我也只能衍化这些小型生灵,大一点的话我的灵力根本无法支撑。”

    “仙路漫长,无论走多远,脚下都有路...”

    李果笑了笑道。

    谈笑之间,已然落于蜀山山门处。

    今日守山道人居然是白无忌。

    此时,这位年轻剑客仿佛和山门融为一体,山门即是他,他既是山门。

    这让李果有些意外。

    “看来如今白无忌的剑路也扩宽了许多...”

    门乃进出之所,为关隘之处,相当于‘弱点’。

    以往的白无忌剑路一往无前,锋锐如斯,即使自身有‘门’也不会去管顾,只会一往无前,若是一往无前之势被破的话,很容易功亏一篑。

    如今他认识这一点,算是难能可贵。

    “不错。”

    李果没掩盖声音,白无忌也听到了,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李果还有叶枫,淡淡道。

    “李真人。”

    语气依然有‘傲’,却没了目空一切的傲,而多了一份清高的傲。

    “早就听闻剑子白无忌剑道修为精湛,如今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叶枫笑道。

    此时,白无忌也看着叶枫说道。

    “这位道友也是进山?”

    “对。”

    白无忌手握青锋长剑,说道:“师叔欲破关,剑引同辈高人,蜀山暂不接外客。”

    而叶枫只是笑了笑道。

    “我虽未入地榜,但自付实力不差,若是同辈高人的话,可有我一个?”

    白无忌目光灼灼的盯着叶枫。

    这些日子如此自称的人来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能够接下他一招半式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如此实力,也想赴朱子恒剑破天门之盛?

    即使叶枫是李果带来的,白无忌的态度也是相当的明显。

    想要过去的话,先过我这一关吧。

    若连人榜中人都敌不过,就别想着过去了。

    即使敌过了,胜的不漂亮也别想过去,此番就是为了阻止一些自称未成名却有实力的阿猫阿狗。

    叶枫当然明白白无忌的想法,自然没多反驳,只是缓慢的掏出手中的长剑。

    看着这长剑,白无忌意外道:“官方的人?”

    叶枫佩剑乃是宝钢1125号,相当稀少,是宝钢系列的究极品,即使是官方也鲜有人拥有。

    这一次白无忌是相信叶枫有真本事了,没真本事根本不配获得这一把佩剑,握着手中青锋长剑的手也变得谨慎紧致了许多。

    叶枫抖动手中长剑笑道:“算是官方人士吧。”

    “请。”

    “请。”

    叶枫为客,先出一剑,携者青色的真气平斩而出。

    力量并不算强,剑路却是异常精妙,刚好就朝着白无忌的‘门’处斩去。

    这一剑当真是让白无忌意外,本来无我无畏的一剑瞬间变成回防之守。

    叶枫微微一笑,单手持剑,剑路飘渺,每一剑,每一击都循着白无忌的门刺入斩入。

    原本擅长进攻的白无忌瞬间只能狼狈回防,剑路完全被逼得张不开手脚。

    “够了吗?”

    最后叶枫给足了白无忌面子,看他乱了剑路以后便收手,归剑入鞘。

    白无忌沉默片刻后说道。

    “够了。”

    白无忌看出来了,叶枫别说没使用全力了,三分力气都没使上,完全是技巧上的完胜。

    “承让。”叶枫拍了拍掌,原本盘旋在天空的飞鸟化为尘烟,这飞鸟是叶枫血肉衍化出来的‘眼’。

    在和白无忌对阵的时候相当于开了全视野,自然知道白无忌的罩门在哪。

    望着李果和叶枫上山的情景,白无忌内心有些挫败,自己作为剑子,人榜第一,享受风光不知多少。

    然而如今却被两个年龄相仿的人花式吊起来打...

    白无忌呢喃道。

    “我还差得远呢...”

    一阵挫败后,白无忌的斗志更盛。

    “我的‘门’还是太明显了...”

    静思打坐,再行悟道。

    路在脚下。

    ......

    李果和叶枫结伴而行,一路走走看看,也算走马观花,看看这蜀山光景。

    “看来叶道友对于‘人前显圣’一道颇有建树。”

    “彼此彼此。”

    李果和叶枫对视一眼,大笑三声。

    刚刚叶枫表现的当真是颇有少年高人的风范,性格也有些许跳脱。

    李果还有叶枫快步行上蜀山。

    蜀山上,冷冷清清,人迹罕至,看来如今蜀山也没有改变收徒的策略,依然是走的精品路线,即使山下求机缘的人那么多,却也没有被看上的。

    有天赋便是有天赋,无天赋便是无天赋。

    “无上天尊...”

    负责接待的是一位清丽的女冠,长相颇为清丽,年纪也是不大,最多也就16岁上下,表情甚冷,李果甚至多看了一眼,这女冠总是给人一种‘藏剑于身’的感觉。

    而这年幼小师妹招待李果去偏厅坐着,等一会儿朱子恒自会来见面。

    不久,朱子恒从练功房里出来,鹤发童颜,身背锈剑,腰间挂着一葫芦,看起来颇为潇洒飘逸。

    剑神朱子恒,已然没了之前的剑气冲霄之感,反而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厚重,甚至还有一些莫名的香火气。

    他要突破金丹期了。

    李果拱手道。

    “恭喜道友,将破通天大道。”

    “承了众位前辈的机缘罢了。”朱子恒微微笑道:“前辈战友们没能完成的愿望,由老夫代为完成吧,看一看这前方天路如何。”

    李果顿时恍然,难怪这身上有香火气息,原来是这蜀山剑冢中残剑锈剑在相助。

    他们为保家卫国而死,是战士,但同时他们也是剑客。

    没有生在这灵气复苏,百花齐放的时代,作为一个剑客实在是过于可惜了一些,带着这样的执念死去,化为一地残念。

    而这一丝残念终究在如今绽放,依附于朱子恒身上。

    保家卫国,看通天前路走到何处,既是朱子恒的‘道’。

    他的路,相当明确。

    而面对叶枫,朱子恒也是认识的,毕竟当初一起探寻的蓬莱。

    李果也知道了,自己和叶枫算是人榜前强悍武者中比较快来到的了,其他人都还在路上,待到酒会开启,大家便以剑会友。

    “没想到他身上居然缠绕着如此重的国运龙气,隐隐与国运,人道相合。”叶枫看着朱子恒的背影感慨道:“他这样的剑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护国安邦惩奸恶,道法自然除心魔,习得屠龙技,护国安天下。”

    李果三两下把朱子恒的路形容出来,说道:“这便是朱道友的路。”

    朱子恒再来时,三人坐而论道,朱子恒的武道剑道于修真一路上也有裨益,大家是宾主尽欢,聊的正酣之余,朱子恒甚至还摆出酒水来,三人对酒当歌,以剑为曲。

    此时,李果也算知道了朱子恒的性格并非外表看起来那么冷淡,其实这性格是年轻时内向的习惯,若是相熟以后,观感便会好上许多。

    在对酒当歌后,朱子恒也终于告辞,回到练功房里,打算打磨自身,为那金丹之宴做准备。

    李果则和叶枫下榻于蜀山之上,山外既是绝巅美景,对月对云,美如山画之中。

    在山上,李果吞吐灵气,心血来潮,提起刀剑,演练着‘一剑藏空’和‘千刀不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果感觉在蜀山上修炼刀法剑法得到的感悟甚至比在方寸山上修炼还快上许多。

    可能是因为蜀山为‘剑门圣地’,受了香火之力,于是这山头也逐渐有了辅助刀剑修为的功用了吧。

    李果手握刀剑,感慨道。

    “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修炼之时,李果隐隐的感觉到,这千刀不尽还有一剑藏空,虽为刀剑之技,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却有一丝奇妙的互通之处。

    仿佛同时修炼参悟过后,能从这一门剑法和刀法中衍化出别的‘法’来...

    这一参悟便是一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