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一九七章 荼毒士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跳水的浪潮从前向后,以极快的速度蔓延着,所有那些拥挤在桥上的青壮全都跳了下去。

    “你们这些懦夫!”

    水面上一个老乡绅悲愤地嚎叫着。

    然后一个从头顶落下的青壮正好落在他的船上。

    剧烈的晃动让这个老家伙立刻落入水中,好在水里都快人满为患,两个最近的青壮赶紧把他拉住,他还不依不饶地打人家,一边打一边声泪俱下地嚎着,仿佛被抢了男人的怨妇,他就那么眼看着桥另一边的青壮也溃散了,而河面上更多和他一样的士绅,都在那里咒骂着这些他们眼中的懦夫。

    但一切终究无法挽回。

    溃散就像推倒的骨牌,以一种无可阻挡的姿态蔓延,那些已经失去斗志的青壮们迅速回到一艘艘船上,然后消失在那些水巷。

    “既然你们喜欢玩大,那咱们就玩的大一些好了!”

    杨信回头说道。

    高攀龙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哈,哈,哈!”

    然后杨信就像个大反派般得意地笑着走上了桥。

    不过前面还有人。

    “放开景逸先生!”

    大批原本躲在后面的青虫,这时候终于勇敢地站出来,迅速聚集在了这座拱桥的另一头,就在那些士兵的前锋到达桥中间时候,他们也到达并且堵死,很显然在那些青壮不能继续利用后,他们终于还是不得不自己上阵了。

    “你们用什么阻挡我,嘴炮?”

    杨信站在士兵的长矛林后面,看着他们鄙夷地说。

    “我等自有一腔凛然正气,今日尔等欲带走景逸先生,需从我等身上踏过去。”

    一个三十多岁的青虫愤然说道。

    “对!”

    “头可断血可流,就不能带走景逸先生!”

    ……

    数百青虫挥舞着手臂,一个个义愤填膺地高喊着。

    不过他们手中没有大棒了,完全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反正他们知道杨信不可能让士兵拿长矛钉死他们,这些应该是东林书院的学生了,之前他们在后面指挥,现在没有可利用的炮灰,又不甘心这样认输,索性就这样耍无赖硬撑着。

    “这就是你的学生?”

    杨信回头对高攀龙说道。

    “老朽平日以忠义教授,此刻他们能对得起这二字,老朽死而无憾矣!”

    高攀龙淡然说道。

    “你觉得他们能阻挡住我?”

    杨信冷笑道。

    “那你就请走过去。”

    高攀龙说道。

    很显然他也就是在装而已,事实上他也明白自己已经输了,哪怕现在也不过是撒泼耍赖而已,早就不复最初的气势。

    但不然又能怎样?

    认输?

    那就彻底完了。

    有时候撒泼耍赖也得撑着啊!

    “不见棺材不落泪!”

    杨信冷笑道。

    紧接着他推开前面的士兵,直接走到那些青虫面前。

    后者已经手挽手组成了密集的人墙,在这座并不算宽的石拱桥桥头,毫不示弱地和他对视着,尤其是最前面几个,更是直对着胸前的长矛。虽然对这些家伙颇为无语,但杨信对这几个人的勇气还是有几分赞许的,能这样近距离直面长矛林而不退缩,这在青虫中间也是出类拔萃。

    “你叫什么?”

    他看着那个凛然正气的青虫说道。

    “无锡生员马世奇,!”

    后者昂然说道。

    北京城破第一个自杀的,属于本地知名文人。

    “你!”

    杨信继续问下一个。

    “宜兴生员堵胤锡!”

    下一个同样昂然地回答。

    “呃,你!”

    杨信赶紧问第三个。

    这个名字让他的嘴角抽了一下。

    不过堵胤锡还不大,看样子也就二十左右,算是这些人里面最小的。

    “无锡生员王兰孙!”

    第三个一样昂然回答。

    张献忠还没到韶州就迫不及待自杀的知府,然而悲剧的是他自杀后人家张献忠半路上又回去了,最终他白死一场,不得不说这真悲哀。

    “你!”

    杨信问第四个。

    “无锡举子华允诚!”

    后者回答。

    明亡后不肯剃发被砍头的。

    不过他们华家是无锡顶级豪门,而且以有钱著称,这里世家太多,但目前论有钱程度邹,钱,华算是排前三的。

    相反高攀龙家算不上顶级。

    “很好!”

    杨信冷笑道。

    “很显然你们需要清醒清醒了!”

    他紧接着说道。

    几乎同时他一把抓住华允诚青衫的胸前,还没等后者清醒过来,一下子将其提到了半空。

    明年的进士华允诚惊叫一声,紧接着就被杨信拋了出去。

    然后他就那么尖叫着掉入河水。

    而这时候杨信又举起了王兰孙,堵胤锡和马世奇最先反应过来,他俩急忙抱住杨信的胳膊,用尽全力试图阻止他的恶行,但他俩的力量加起来也没拉住,倒霉的王兰孙还是尖叫着被扔了出去。

    而堵胤锡二人被带着同时向桥边冲过去。

    最先靠上护栏的马世奇伸手去抓栏杆,后面的杨信抬腿在他腰上一挑,还没能抓牢栏杆的马世奇立刻脱手,就那么惊叫着翻过去坠入了河水。

    堵胤锡急忙死死抱住栏杆。

    “都看什么,快上啊!”

    他焦急地朝那些青虫吼道。

    然而就像他原本历史上抗清时候一样,这些队友们逡巡不前,望着杨信身旁密集的长矛林,眼看着这个恶棍走到他身后,甚至还有人试图掉头逃跑。

    杨信狞笑着抓住了他的腰带。

    “你们这些懦夫!”

    堵胤锡悲愤地吼叫着。

    然后杨信直接拎起他,随手把他翻过了护栏,顺便在他脑袋上按了一把。

    原本还死命抱住护栏的堵胤锡终于抱不住了,带着无尽的恨意脱手坠落下面。

    看了看他在河面溅起的水花,杨信满意地活动了一下手腕。

    然后他将目光转向对面。

    对面的青虫们终于失去了抵抗的勇气,一个个惊慌地转身试图逃离桥面,然而后面堵了好几百人呢,甚至还有人根本没注意前面,这种情况下哪有那么容易迅速逃离。可怜的青虫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杨信走到自己身边,然后双手齐出一手一个抓住两个青虫脖子后的衣服,在他们的尖叫中拖过来,继而随手向着两旁抛出,两个青虫尖叫着各自飞出一丈多远,就那么划着抛物线在桥两边同时坠落。

    前面的青虫一片鬼哭狼嚎。

    “你们跟他打啊!”

    下面水里的堵胤锡崩溃般嚎叫着。

    谁听他的呀!

    杨信恍如冲进羊群的银背大猩猩般,画风狂暴地撞进了青虫里面,双手不停地抓起一个个青虫向外抛出,天空中一个个青色身影带着尖叫划过,然后在河水中溅起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水花……

    后面高攀龙长叹一声。

    不得不说这一幕真得很令人心塞。

    杨寰带着笑容推了他一把,这支押送的大军立刻继续向前。

    这时候衍圣公二人也终于从东林书院出来了,连同那老头一起,不无唏嘘地看着杨信荼毒士绅。

    这个混蛋已经扔得性起,不但把桥上能抓住的青虫全扔了,甚至就连那些逃跑的都不肯放过,仗着他的速度快,在岸边街道上亢奋地奔跑着,不断揪住一个个被追上的青虫直接举起来。任凭后者如何求饶都恍如未闻,然后就像抛一条死狗般对着河水抛出,好在他的力气够大,哪怕隔着三丈远,他都能把一个一百多斤的人抛进河水……

    当然,被抛者的感受就是另一回事了。

    转眼间这条小河就已经恍如盛夏的水上乐园,密密麻麻挤满泡着的青虫。

    好在江南水乡不会水的不多,倒也不至于担心会淹死在里面,但这可是初春季节啊,哪怕是江南,那水温其实也不高,就青虫们的体格,在里面泡着可不舒服。好在几艘小船挤在里面负责救助,不断把那些冻的瑟瑟发抖的青虫从水里捞出来,而最早下水的堵胤锡等人已经自己上岸,在另一边悲愤无言的看着几百同学被杨信殴打。

    呃,一个人殴打几百人。

    但无论如何,他们的这场阖城总动员,最终还是变成了笑话……

    “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然后那个恶棍还在嘲笑他们。

    终于找不到可扔的青虫后,杨信举起被他抓住的最后一个,就这样嚣张地仰天长叹一声。

    然后他把这个也抛向了十米外的河面。

    而此时后面的荡寇军也已经全部过桥,转到这条相对宽阔的街道上,尽管周围已经没有了敌人,但他们仍旧小心地保持着阵型,四百支长矛密集向外,一百名刀盾手夹在其间,中间两百弩手执弩警戒,而最中间是锦衣卫和戴着手铐的高攀龙。

    再后面是算尾巴的衍圣公和丰城侯。

    “走,抄叶茂才家去,今晚在他家过夜!”

    杨信嚣张地喊道。

    说完他昂然地走向前。

    下一刻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声,他恍如踩着了突然释放的弹簧般,一下子原地跃起了一丈半高。

    就在同时一枚炮弹从他脚下横扫而过。

    这枚明显不是弗朗机打出的炮弹,带着狂暴的威力掠过河面,然后在堵胤锡等人愕然的目光中,瞬间击穿了东林书院的外墙。

    “杀!”

    旁边的小巷內,喊杀声骤然响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