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百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第二百三十六章声东击西,调虎离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沐晴,别再生气了,平儿他一定能够好起来的,你都能把我从鬼门关给救回来了,就算是天花这样的病,对你来说也很容易。”

    萧霖烨看不得她一会歇斯底里疯狂的样子,一会又伤心难过,差点跪在平儿的面前,他心里难受,忍不住柔声安慰道。

    她直接跌坐在椅子上,幽幽地说道,“为什么想要过安稳的日子就那么难呢?明明是他们想要来伤害我们的,为什么一直要跟我们过不去,我们做错了什么?”

    萧霖烨拍了拍她的后背,对于她的问题,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没有错,然而她身上流着圣女的鲜血,人家说她的心头血是做长生不老的药引,那她就算是没有错,也会变成有错的了。

    有些人为了权势和欲望,什么都能够做得出来,哪里会去管别人的死活。

    “我们的平儿会没事的,他想要看到娘亲的笑脸,沐晴你别哭了,孩子们还需要你的照顾呢。至于季莹月,还有南越那些探子,我不会放过,继续严加搜查的。”

    许沐晴忍着心疼说道,“他们一定是戴上了薄薄的面具,不然就是换了脸了,查不出来的。皇上,想办法拦住整个京城的出口,别让那些南越奸细逃走,我不信他们能一直当缩头乌龟,一直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皇上,母后那边你亲自去跟她解释一下,这段时间就不要让平儿和盼儿到她那边去了,等到平儿的身体彻底地康复了再说。另外熬了能够预防天花的药,你让宫女送过去给母后喝下。”

    萧霖烨听了妻子的话,竟然忍不住一阵心酸和难受。

    沐晴和他在一起,承受了多少痛苦和难过啊,她要是嫁个勋贵人家,是不是就不用担惊受怕,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没有烦恼了。

    “母后那边我已经让人去过了,至于平儿,我和你一起照顾,他一定会好起来的。”萧霖烨很是坚定地说道,他的儿子,必然也会像他一样,哪怕饱经风霜和磨难,也依旧铁骨铮铮,不会倒下。

    凤鸾宫里折腾了大半夜,直到天边露出了鱼肚白,萧霖烨要求上朝了,一切才都平静了下来。

    稚嫩的平儿承受着病痛,身上和脸上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疹子,看起来分外的恐怖。

    白薇和茱萸已经取了神龟的血回来了,唐维卿不放心平儿的病情,在天刚亮的是就跟来了。

    许沐晴看到她最信任的师父,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她眼睛里涌上了一层泪意,哽咽着说道,“师父,平儿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他还在发着热,身上的红疹子越来越多了,后面的日子他会更加难受的。”

    她好恨,恨季莹月真的太狠心了,为什么非要跟她作对,不让她有好日子过。

    唐维卿翻开平儿的衣服看了看,眉头皱得几乎能夹死苍蝇,他又给孩子探了下脉象,很是虚弱,体内还有气息瘀滞了,很不乐观的样子。

    “把你开的药方给我看看,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许沐晴将揉成一团的皱巴巴的纸递到了师父的面前,她已经用了最温和也是最安全有效的草药了,不过草药见效慢,天花发起来又需要一定的过程,想要将病情压制住不是那么容易的。

    唐维卿温和地安慰道,“你放心,平儿他不会有事的,但是病发的过程会很痛苦,受苦是少不了的。等到痊愈以后,你想办法用玉露生肌膏给他涂抹印子就不会留下疤痕了,长大依然会是倾国倾城的美男子。”

    她低垂着眼帘,轻声地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心疼平儿他受的苦,他还那么小,不应该承受这些不属于他的磨难,他是被人害的,背后的人想要他去死啊。幸亏我发现得及时,再晚一些,平儿说不定就有性命危险了。”

    唐维卿中气十足地对她喊了起来,恨不得将她心底的疑虑全部都打消掉。

    “你是神医啊,这点小病都治不好,那你跟我学了那么多年的医术算是白学了。

    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十天的时间平儿就能痊愈了,到时候肯定活蹦乱跳的。

    平儿是男孩子,受点苦也没事,要成大事者肯定要经受磨难的,你看皇上就是。你也别太心疼了,熬过这几天就好了。”

    道理许沐晴都懂,但被人害得生病的是她的孩子,还不是头疼脑热,感染了风寒这样的疾病,天花这种病在这个朝代就像是洪水猛兽,稍微不慎真的就要去阴曹地府报道了。

    “我想放点神龟的血在煎药的时候,看能不能让药发挥最大的功效。等到疹子化了脓会很痒的,神龟的血清热解毒,会让平儿好受一些。”

    她说这句话是征求师父的意见,那只神龟是师父的师尊给传下来的,她又不太敢确定用神龟的血入药,对于稚嫩的幼儿来说会不会有危险。

    “两滴,别乱放太多了,小心适得其反。”唐维卿给了她肯定的答复。

    “多谢师父指点,那我这就让白薇去煎药,希望平儿能够快点好起来。”她眼睛里迸射出了希望的光芒来,忙不迭地站了起来。

    “盼儿呢,她染上天花了没有,把她抱过来让我看看。”唐维卿看她跟丢了魂的样子,语重心长地劝道,“别遇到事情那么沉不住气,你还有师父和师兄呢,有我们在,怎么也不会让你的孩子有危险的。”

    许沐晴脸上流露出了羞愧的神情来,道理她都懂,然而她却控制不住心,她的孩子身体染病,还是那么严重的病,她没有办法沉稳淡定,她不好意思地说道,“让师父见笑了。”

    宫女立刻过去把盼儿给抱过来了,粉嫩的玉雪可爱的孩子睡得香甜,她的哥哥发高热染了天花,她被放在了偏殿里养着,却身体强壮得很,吃得香睡得香,哪里有半点不舒服的样子。

    唐维卿没敢把盼儿带到平儿的宫殿,他站在花园里仔细认真地端详了盼儿,脉象平稳,眼神清透,在看到熟悉的老人的时候一扫昨天晚上的哭闹,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拽师尊的胡子。

    “盼儿她倒是身体强壮,没有染病。不过沐晴你也不能大意,给盼儿服下预防的药水,不能让盼儿染上天花了。女孩子就不用受这样的罪了。”

    许沐晴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师父,你有没有觉得奇怪,那些人既然想要害我和皇上的孩子,为什么平儿染上了天花,盼儿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呢,这中间会不会有着怎样的阴谋诡计。”

    唐维卿也觉得意外,然而两个孩子都一样是宫女抱着,奶娘喂着,并没有差别啊,难道是盼儿的身体比较强壮。

    “但是盼儿并没有被人喂下什么药,她的脉象健康平稳,看不出任何的异常啊。”

    许沐晴摇了摇头,将她脑海里那种荒谬的想法给甩去了,也许是她想多了吧,那些人哪有那么好心,想要害死她的孩子又怎么会轻易地放过盼儿。

    “多派些人照顾平儿和盼儿,防守上也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别让那些隐藏的余孽找到下手的机会,你也别太担忧,这种病虽然可怕,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有了唐维卿坐镇,许沐晴放心多了,她的眼眶红红的,看起来有些狼狈,声音也沙哑,“师父,对不起,让你还跑了这么一趟。”

    她也没想到在宫里竟然还出了这样的事情,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防不胜防。

    “你说的是什么话?别忘了你师父也是皇室中人。每天按时煎药给平儿喝,几天以后他就康复了。”

    唐维卿在看了一圈以后离开了。

    许沐晴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继续守着孩子,为了避免引起恐慌,她和皇上已经想办法将消息彻底地封锁住了,不让别人拿孩子的病情来做文章。

    京城里一座很不起眼的院子里,霍书敬和上官般若收到了宫里传来的消息,得知了小皇子染上了天花,很有可能命不久矣的消息,满意地笑了。

    霍书敬想到之前在萧霖烨和许沐晴手里吃下的暗亏,心里的恨意好像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很好,般若,再想办法制造混乱的时候,在许沐晴她儿子的药里下毒,彻底地结束那个孩子的性命。就在她的女儿被偷走的时候,整个皇宫里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那是最好下手的时机。”

    上官般若尝到了甜头,心里有着报复的快意,“太子殿下,还是你的办法管用,许沐晴她再厉害又怎么样,她还不是眼睁睁地看着孩子痛苦却无能为力。只可惜我们没有办法杀了她和萧霖烨,不然整个梁国必然大乱。”

    霍书敬按捺不住急迫了,“让淑太妃的眼线和探子行动吧,她想要替儿子报仇,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总不能在旁边看着,什么都不愿意做吧。”

    上官般若眼神瞬间变得阴沉了下去,“她说只能帮我们一次,让我们想好了再和她说,错过了机会那不是她的错。”

    霍书敬都没有再想,当机立断地说道,“不用再想啊,我对她的要求只有一个,让她想办法将小公主从凤鸾宫里抱出来送到我们的手里,我带回到南越国去。”

    这是他来梁国的目的,至于萧霖烨和许沐晴伤害他的那些事情,等到真的炼制成了长生不老的药以后,他有的是时间慢慢地收拾。

    上官般若想到许沐晴那么幸福,她心里的嫉妒和恨意就像是山洪一样奔腾着,几乎要将她给逼疯,“太子殿下,圣女的心头血那么重要吗?许沐晴她的女儿,真的能做那么重要的药引吗?”

    霍书敬又怎么会不明白她有着怎样的小心思,无非就是想要弄死那位小公主,以消心头之恨。

    他锐利的目光几乎要将上官般若给冻结了,“收起你那些恶毒的小心思,无涯祭司有多想要拿到药引你也知道的,你要是坏了他的好事,小心被扔下去喂蛊王,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

    想到拜月教里那些可怕的虫子,上官般若脸色变得惨白,身体更是控制不住得瑟瑟发抖了起来,脑海里那些被虫子啃咬着血肉的可怕的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昨天,她承受着在地狱里几乎要灭亡以往的痛苦的烈火。

    “殿下你别生气,我就是随口问一下,既然小公主的血那么珍贵,自然是要保护好的,没有人敢伤害小公主的,请你放心。”

    霍书敬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多了一些温情,“你能想明白最好,般若,要是真的炼制成了长生不老药,你就能永远像现在年轻漂亮,何乐而不为呢?那些仇恨不着急,慢慢地报。等真的到了那种时候,你拥有的是很长的寿命,还怕收拾不了萧霖烨和许沐晴吗?”

    上官般若心里不痛快,那些落在她身上的耻辱和伤痛,她这辈子都忘不掉,“殿下说得对,我只是忘不掉过去的耻辱和伤痛,许沐晴和萧霖烨他们夺走了我所在乎的一切,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一切给抢回来。”

    “那有何难?等你立了大功,回到南越国,没有人会知道你的过去,你想要嫁怎样的权贵都可以,照样能够风光无限。你想要找萧霖烨和许沐晴算账,我也一样的。

    你想啊,他们儿子夭折,女儿被掳走,那时候还能像现在一样感情很好吗?感情破裂,就算不用你亲自动手,京城里那些想让女儿趁机而上的贵族们都迫不及待地想办法把许沐晴拉下马来,让她痛不欲生。

    等到许沐晴失势,想要弄死她就容易多了。

    不过萧霖烨倒是比较难对付了,谁让人家是皇上呢,手握重权,成精得就跟老狐狸一样,谁能忍受住他的攻击。”

    上官般若不愿意去想怎么弄死萧霖烨的事情了,“先把如今手上的事情处理了再说吧,我只想看到他们痛不欲生的模样。”

    霍书敬略带玩味地看了她一眼,“你该不会还想着萧霖策,放不下他吧?般若,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痴情。”

    “谁还爱着他?他当初对我有多嫌弃,我心里就有多厌恶他,那样的废人哪里值得我爱的?是他眼神不好,非要觉得方雯容才是他爱的女人,事实上,他的选择有多错误只有他自己明白。”

    上官般若不想再继续说萧霖策的话题下去,“我去做准备,太子殿下,也请你做好退路,别淑太妃的奸细内应把小公主抱出来了,我们却在半路上被萧霖烨的人给追上了,功归一篑,那才是最让我们觉得痛苦难过得事情呢,你觉得是不是?”

    霍书敬之前几次在萧霖烨的手里受挫,让他的心里就跟长了一根刺一样,“这次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大可以放心好了,抓紧时间吧,能够快点把小公主掳走,回到南越去,我们的希望就能更大一些。”

    “对了,需不需要把小皇子感染了天花的事情传出去,让大臣们攻击萧霖烨和许沐晴,哪怕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恶心膈应他们一下也是好的啊,最好让他们忙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

    上官般若做梦都想要看到许沐晴倒霉,她不愿意放过任何能够让许沐晴受伤的机会。

    霍书敬算是看透她了,也就随着她去了,“你高兴就好,但是别让人查出来是从我们这里传出去的,我不想节外生枝,没能将小公主带走,就已经先被萧霖烨给盯上了。”

    “那还是等我们把许沐晴和萧霖烨的女儿给弄出来以后,再想办法传播那些流言吧,我也不想再承受失败了。抢走小公主,不光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上官般若她也不想冒险了,只想要快点将小公主弄到手,赶紧离开梁国,后面的帐慢慢算。

    霍书敬流露出一个你长进了的眼神来,“那就去忙你的事情去吧,对了,让淑太妃那边的人动作快一点,别让萧霖烨和许沐晴先查出来就不好动手了。”

    “太子殿下你放心好了,她比我们更想要看到萧霖烨和许沐晴倒霉,她比我们更加小心。我这就去传递消息做好准备了,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三天的时间之内我们就能离开京城回到梁国去。”

    上官般若信心满满,这次要是弄死了许沐晴的儿子,掳走了她的女儿,回到南越国以后,她就能够彻底地安定下来,还是南越国的贵族呢,等真的到了那时候,她爹和哥哥就能到南越国去享福了,而不用留在梁国受尽别人的嘲笑。

    平儿的病情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哪怕有药物的控制,然而天花发出来,他的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长了很多的疹子,有些都开始流脓了,看起来触目惊心,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有些地方已经结痂脱落,奇痒无比,孩子难受想要用手去抓,许沐晴就在旁边寸步不离地守着,按住了他的手,“平儿,别抓,会流血留下疤痕的,你忍着点,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平儿还不到一岁,哪里能听得懂她说的话,身上难受,他控制不住地哇哇大哭了起来,小脸憋得通红。

    许沐晴心疼得要死,含着泪轻声地说道,“娘去拿止痒的药膏来给你擦上,擦了就不痒了,你别抓别挠,不然娘真的放心不下。”

    整个宫殿里想起了孩子委屈的哭声,她没有办法,拿了膏药轻柔地涂抹着,缓解了平儿的痛苦。

    白薇和茱萸看她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眼睛底下一片乌青,心疼得厉害,忍不住说道,“娘娘,你去睡一会吧,小皇子让奴婢们来照顾,你太累了。”

    许沐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想去睡觉,我就想在这里陪着平儿,让他能够快点好起来。是我的疏忽才让那些余孽得逞了,我害得平儿受了这么多的苦,我也想要让他快点好起来。”

    白薇看她温柔,没有丝毫嫌弃和害怕的样子,心里酸涩不已,忍不住问道,“娘娘,你真的不害怕过了病气吗?天花这种病真的很严重的,娘娘你身份又这么尊贵,奴婢实在担心。”

    许沐晴摸着儿子又软又嫩的小手,目光落在长满疹子的平儿脸上,哪怕就是有些疹子都化了脓,她依然不觉得孩子难看又或者是可怕,在她的心里,平儿依然是那么的聪明可爱,是她最重要的珍宝。

    “不害怕,这些病不会过到我的身上的,我是大夫很清楚这一条。我的孩子受了那么大的苦,我去因为害怕而躲到一边去,那还像话吗?我不会寒了孩子的心,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他们最坚实的后盾。”

    “对了,皇上那边搜查了宫里的余孽没有,有查到更多的宫女和太监出来吗?”

    她想到萧冽和那些太妃身边的妖孽,心里的怒气就控制不住地涌了上来,让她想要将人千刀万剐的心都有了。

    白薇认真地回答道,“凤一和凤二两位大人已经查到了不少余孽出来,但是奴婢觉得想要一下子全部清理干净是不可能的,有些余孽藏得太深了,奴婢这段时间会多注意看的。”

    “娘娘,对不起,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太过疏忽了,才让那些余孽有了可趁之机,害得小皇子遭受可怕的疾病的折磨。等到小皇子身体彻底地康复以后,奴婢甘愿受罚。”

    她跪在了许沐晴的面前,愧疚让她这几天寝食难安,就害怕小皇子的性命会遇到危险。

    “你和茱萸都是师父留给我的最有用的心腹,你们是怎样的人,我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些人太狡猾太狠毒了,谁能想得到他们竟然从贴身宫女和奶娘的身上入手,别说你们想不到,就连我这个医者都想不到,我不怪你们。”

    许沐晴她的确心疼平儿遭受的病痛的折磨,然而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她再去怪最信任最重用的丫鬟,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们别胡思乱想,我和皇上都是明事理的人,要怪要恨也是那些对平儿下毒的人。让我在这里陪着平儿一会,你们退下去休息吧。盼儿那边,你们多检查一下,进去之前要用药水消毒,别让盼儿也染上天花了。”

    她虽然能够治得好,但也不想让女儿承受这样的痛苦。

    “皇上已经安排了凤桐,凤蔷和凤盈照顾小公主了,由她们的悉心照料,奴婢们就不过去了,省得引起潜在的危险。娘娘你想吃什么,奴婢让小厨房的人去弄,你这两天都瘦了很多了。”

    白薇看着许沐晴瘦削的小脸,明明是精致漂亮的女人,这几天硬是疲惫了很多,她看了都觉得心疼,更别说皇上了。

    “随便弄点清淡的清粥小菜就好了,平儿这边倒是需要一些补身体的汤,不要发物,你让小厨房的人弄些好消化吸收的饭菜端进来吧。“

    许沐晴陪了孩子很久,这才发现已经到了下午了,她连午饭都没有吃,肚子早就控制不住地叫了起来。

    等到厨房弄了饭菜过来,她吃了不少,又继续照顾平儿了,帮他擦汗,不厌其烦地喂他吃药喝奶,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平儿你快点好起来。

    等到晚上的时间,萧霖烨终于忙完了手里的事情,批阅了奏折以后过来了。

    “平儿他的病情好转些了吗?”萧霖烨看着身上和脸上都是疹子的孩子,同样心疼得不行,然而他并不懂医术,只能干着急。

    “头部还是发热,喝了药就退下去了,过段时间又烧起来了,反反复复。好在疹子全部都发出来了,等到这些疹子流了脓,结了痂再掉落,平儿的身体就能康复了。但是短时间之内平儿的脸上会有密密麻麻的疤,我想办法用玉露生肌膏给他涂抹,应该容貌能恢复当初。”

    她盯着孩子的脸,想到了什么,忽然眸子里升起了强烈的担忧来,转过头来锐利地看着萧霖烨,有些凝重地问道,“皇上,你该不会嫌弃平儿丑,所以就不喜欢平儿了吧?”

    要是萧霖烨敢嫌弃她的孩子,她铁定跟这个男人没完,不信就等着瞧好了。

    感受到妻子身上压抑着的寒冷的气息,萧霖烨瞬间头皮发麻,有不好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求生欲很强地立刻说道,“怎么会嫌弃,平儿他现在只是生病了,过段时间就能够好了。他是我们的孩子,我爱他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他丑。”

    他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许沐晴稍微放心了一些,“你要是敢嫌弃平儿,我跟你没完。平儿和盼儿都是我费了很大的力气,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才生下来的,谁都能嫌弃他不好看,不可爱,唯独萧霖烨你不可以。因为平儿是我们的孩子。”

    萧霖烨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他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很凝重,“沐晴,你受的苦我都明白的,不光是你爱平儿,我也和你一样爱,不会嫌弃他的。我以前毒发浑身恶臭的样子你也没嫌弃过我啊,我也不会嫌弃孩子的。”

    许沐晴眼底涌上来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这才是好父亲应有的表现,萧霖烨,你不要让我失望。人心一旦凉了,就再也捂不热了,我不希望你伤我的孩子们的心。”

    萧霖烨将她的话都听进去了,“我理解你,你相信我会一直爱着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们。你先去睡一会,平儿让我来守着,这几天辛苦你了。”

    许沐晴摇了摇头,“我一点都不辛苦,只要能让平儿快点康复,不管是怎样的苦怎样的累,我都能忍受,只要我的孩子能够健康平安。”

    萧霖烨却不赞同,“所以这种时候你更应该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你是医者,最能看得到平儿病情的变化,你要是病倒了,谁来照顾平儿。不管是御医照顾,还是苏慕景,又或者是老祖宗,都不如你能够放心。”

    “别人你不放心,我是平儿的亲生父亲,我在这里照顾平儿,难道你还不放心吗?要是平儿哪里不舒服,他又烧起来了,我会叫醒你的,这样还不行吗?”

    她醒了萧霖烨的话,觉得有些道理,随即同意了,“那我就睡在旁边的软塌上,要是平儿烧起来了,又或者是哭了,难受了,你把我叫醒。”

    有了萧霖烨的照顾,她躺下来很快就睡着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了有两个时辰,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时分了。

    她骨碌一下就从软塌上爬了起来,萧霖烨正在旁边看着奏折呢,看到她醒了,揉了揉她的头发,“好些了吗?”

    许沐晴有些睡眼惺忪,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滴漏,已经是子时了。

    “我竟然睡了那么久,皇上,我休息够了,你回去用药水沐浴消毒,也早点休息吧,明天你还要上早朝呢。”她有些愧疚地说道。

    萧霖烨心疼怜惜地看着她眼睛下面的乌青,用风轻云淡的语气说道,“这段时间朝堂除了南越探子,并没有大事,我已经让人在回南越必经的道路上设下埋伏,还有京城的各个城门口也严加审查了,明天不上早朝也没什么的。”

    许沐晴的脸上流露出不赞同的表情来,她想要说什么,外面有昭阳宫的大宫女急匆匆地赶来了,“皇上,不好了,太后忽然昏迷过去了。”

    萧霖烨和许沐晴同时站了起来,眸子里涌过了显而易见的担忧,“太后怎么会病倒了,严重吗?”

    宫女泪眼婆娑,因为一路跑过来,紧张得上气不接下气,“奴婢也不知道,晚饭的时候太后明明好好的,然而刚才太后醒过来,说她头很疼很难受,喝了一杯水以后,直直地朝着地上摔下去了。”

    许沐晴眉头紧锁着,然而她要守着平儿,寸步不离,她根本舍不得离开,想了想说道,“皇上,不然你去看看母后吧,先让御医过去,顺便让凤一他们去定国公府请苏慕景进宫来,要是御医看不出太后的病情,就让师兄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